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审问

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审问

        囚渊塔内,夜菩萨已经绝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喊了多久,可能是三五个月,又可能是一年半载,她已经有些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知道自己一有力气就开始喊叫、求饶,直至声嘶力竭,直至没了力气,才肯罢休,然后如此循环往复,重复重复再重复,至于重复了多少次,她已经数不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从最开始怒吼、咆哮,慢慢变成示好、忏悔,直至现在的哭泣、求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该做的她都做了,能做的她也做了,可即便是这样,也没有人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如,对方抓她,并无所求,仅仅只是为了囚禁于她,折磨于她,让她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她已经不再喊叫,不再求饶,因为,她已经心如死灰,已然无奈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夜菩萨,这种日子,滋味如何?」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石屋内,双目无神、心如死灰的夜菩萨,听到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开始,夜菩萨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,没有理会,可旋即,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看来,你还挺喜欢这种日子的,既然如此,那你就继续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有人说话!」

        直至此时,夜菩萨才反应过来,麻木绝望的眼睛中,闪过难以言喻的激动与兴奋,仿佛抓住救命稻草的溺水之人,直接跪在地上:「不,我不喜欢这种日子,求求你放我出去,我什么都答应你,我什么都答应你,求求你了!」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夜菩萨说完之后,却没有听到有人回应,急忙哀求道:「不管你有什么要求,我都答应你,求求你不要把我关在这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夜菩萨,哪还有一点儿神灵的威仪与尊严,活脱脱就像是一条狗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说吧!」

        夜菩萨说完之后,又等了片刻,仍旧无人回应,夜菩萨心中不免再度生出一抹焦躁和绝望,刚准备再度开口祈饶,但就在此时,她的耳边响起一个淡淡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菩萨一喜,然后又愣住了,说,说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「不知,前辈要我说什么?」

        夜菩萨姿态放得很低,小心翼翼,不敢有丝毫不敬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有什么就说什么,说得好,就放了你,说不好,你就一辈子待在这里吧。」那个声音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菩萨:「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有什么说什么,什么叫好,什么叫不好,好歹给个条件、范围什么的啊?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这话她不敢说啊,万一惹恼了对方,那她岂不是又要过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了?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想,她一点儿都不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夜菩萨斟酌了一下,开始从她的出身、跟脚慢慢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没有要求与范围,那她就只能什么都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开始,她还很小心,生怕这不是对方愿意听的,但对方并没有阻止,于是夜菩萨放心大胆、事无巨细地讲了起来,不敢有任何欺骗与隐瞒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是她所能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万一因为自己的自作聪明而失去了这次机会,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?

        囚渊塔内,夜菩萨滔滔不绝地讲述着关于她自身的一切,而囚渊塔外,叶青与风倾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品着美酒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囚渊塔,约莫一尺高低,漂浮在半空中,微微逸散着神秘的光晕。

        囚渊塔是八景宗的至宝,虽然功能单一,无攻伐之力,可论及神秘与威能,丝毫不逊于囚渊符和劾神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时日以来,他们在返回南疆的途中,抓了不少诡怪关押于囚渊塔内,囚渊塔的力量也得以渐渐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能力,就是让塔内的时间流速大幅减缓,所以别看夜菩萨在

        塔内感觉过得很慢,什么三五个月,一年半载,可实际上外面仅仅只过了一晚上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他们感觉到囚渊塔内的夜菩萨已经开始崩溃、绝望,两人便开始审问夜菩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们没有一上来就问孟飞雪、祭坛等相关事情,这太容易暴露自己的企图,让夜菩萨生出不必要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们便干脆来了个故弄玄虚,让夜菩萨弄不清他们的虚实与意图,无可防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夜菩萨就讲到了关键的地方,在夜菩萨的描述中,她是被一个神秘人唤醒的,唤醒之后,那个神秘人控制了她,并交给了她一个任务,即暗中控制整个南疆王庭,修建一座祭坛,之后蛰伏,听候他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神秘人?」叶青与风倾幽相视一眼,果然,他们的猜测是对的,有人在暗中谋划更大的阴谋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一切都讲完之后,夜菩萨满心忐忑地等待着对方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神秘人,什么神秘人?」就在夜菩萨忐忑不安时,那个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菩萨急忙回答道:「我不知道那人是谁,她戴着面具,穿着青色道袍,看不清面容,也不知道其来历,我只知道她是一名女子,手段诡异莫测,十分可怕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女子?戴着面具?青色道袍?」叶青和风倾幽皆摇了摇头,从这些特点,根本无从判断女子的身份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倾幽继续问道:「那祭坛呢?她为何要你修建祭坛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人也没说。」夜菩萨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,然后生怕对方生气,复又补充道:「不过那种祭坛,是献祭生灵的祭坛无异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可知献祭的对象是谁?」叶青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菩萨摇了摇头:「不知道,但我可以肯定,那个神秘人绝对所图非小,所献祭的对象,亦绝不简单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这点叶青和风倾幽已然知晓,如此大规模的献祭,自然不可能是小打小闹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们在南疆地区如此肆意妄为,南疆王以及南疆王廷的高手就没有阻止吗?还是说,这就是他们的主意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绝对不是。」夜菩萨也不敢隐瞒:「他们之所以没有阻止,皆因南疆王廷上下,皆已被我控制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哦?你还有此本事?据我所知,南疆王廷的高手可也不少?」风倾幽旁敲侧击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是我,我刚苏醒,神力未复,而南疆王有龙气国运庇佑,以我的力量,自然无法控制南疆王,都是那个神秘人的功劳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夜菩萨如实道:「不知那个神秘人用了何种方法,暗中控制了南疆王和王廷大批高手,我也只是捡了个现成的便宜,轻易便控制了南疆王以及南疆王廷的高手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有些意外,听夜菩萨的意思,他好像并不知道现在的孟飞雪是假的!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