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出海

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出海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很危险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出海“你觉得他们,现在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疆,飞花寨,叶青与风倾幽坐在悬崖边上,眺望着远处的落日余晖、碧海清波,看着滩涂上那些忙碌不休的渔民,听着小孩子嬉笑玩闹、清脆悦耳的笑声,说不出的悠闲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飞花寨,是南疆最南端、靠近南海的一个小渔村,寨子里的人都以打鱼为生,他们是盏茶前来到此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,他们乘坐阴马车,到达魏国的太康城后,便立即使用事先准备好的挪移阵法,离开太康城,辗转到达南疆,随后两人又利用神通秘法,横穿南疆十万大山,到达最南端的飞花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叶青与风倾幽并未打算久留,只是想休息一下,便准备启程去往海外,避避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满世界找我们了,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海风吹拂着风倾幽的黑发,长长的黑发随风飘荡,仿佛晕染开的锦缎:“当然,还有你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颇为不屑道:“他们也就只有这点儿小伎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景润帝此前用这种方法对付过他,所以在找不到他与风倾幽的情况下,昊天鸿、景润帝等人定会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的亏,他可不想吃两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故早在行动之前,他就安排好了所有,方小慢、顾隋唐他们在沧浪城,有沧浪娘娘庇佑,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贫、李龙象等人,也早已离开了北幽,至于去了哪里,就连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来是想让一贫、李龙象也到沧浪城定居的,不过一贫拒绝了,说是要带李龙象游历一下江湖,他倒也没拦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贫打架的本事或许不行,可论及逃跑、躲人等,他还是比较放心的,既然他敢这么做,就一定有躲避昊天鸿、景润帝等的方法,所以他倒是用不着担心两人的安危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关系和他比较亲密的就是那些天魔眷属了,不过他们与叶青的关系都比较隐秘,谅昊天鸿、景润帝他们也不知道,就算知道了,抓住了,也问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,和他认识的大多数只是一面之缘,点头之交,昊天鸿、景润帝抓与不抓,和他有个毛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昊天鸿、景润帝想用这招来对付他,自然是打错了算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来此刻,昊天鸿他们和景润帝应该已经联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捡起一块石头,扔进海中,溅起一团浪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恒的利益,古来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倾幽不以为意,笑了笑:“再者说嘛,他们本来就是一丘之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么说,貉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笑道:“这绝对是对貉最大的侮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,你应该当着他们的面说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倾幽看着叶青,玩味道:“我想,他们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免了吧,我还想多活几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摸了摸鼻子,这话要是当着那几位的面说,不被碎尸万段才怪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倾幽起身,纵身跃下悬崖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亦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两人即将坠入大海时,风倾幽信手轻挥,一艘巴掌大小的船只落在风浪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船只迅速变大,眨眼就变成了一艘长约三十余米、宽约八九米的大型舫船。

        舫船雕梁画栋,上有房屋建筑,楼阁雅苑,周旁朵朵白云飘浮、点缀,和秦淮闽江河畔那些夜夜笙歌、金碧辉煌的画舫颇为相似,只是少了些许脂粉香气,庸俗粗犷,却更多了几分雅致清幽,仙气缥缈。

        舫船无桅无帆,按理说只能在那些风平浪静、水缓波稳的河流湖泊缓慢行驶,可偏偏眼前这艘舫船,乘风破浪如疾电,速度奇快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于那惊涛骇浪、狂风激流中,舫船既无颠簸,亦无摇晃,朵朵白云环绕在舫船四周,铺陈于风浪之上,狂风不及,骇浪不侵。

        远远望去,整艘舫船,就如行驶于云海之中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舫船,自然不是一艘普通的船只,而是一件天灾级诡器,名曰云舫。

        相传,云舫乃是百年前炼器大师巧手仙子采撷白云之精炼制而成,云舫虽大,却轻如鸿毛,飘于空如白云悠悠,浮于海而若鸿毛轻羽,无风而动,快如疾电,端得神奇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云舫之上的白云,还有隐行匿踪、防御护持之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总而言之,云舫除却无攻伐之能外,绝对是一件十分强大的诡器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落于云舫上之后,云舫之上白云飘飘,渐将舫船遮掩,犹如离弦之箭,穿行于茫茫大海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阳,很快就坠入了大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夕阳消失之时,那残留于天际海面的余晖红霞,亦也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则,大海之上,却非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一轮弯月,高悬长空,满天繁星,星罗棋布,洒落万千银霜,荡开无穷流光,在粼粼波涛中,起伏波动,明灭不定,端得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    茫茫大海之上,虽然只有叶青与风倾幽两人,却一点儿也不孤寂。

        夜晚的大海,是神秘的,同时,也是热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空中,有各种飞鸟盘旋,时不时如箭俯冲而下,溅起团团浪花;

        海中,各种光怪陆离、五光十色的蜉蝣鱼虾,游来游去,穿梭交织;

        海底,有庞大的阴影,浮浮沉沉,游弋不定,散发着恐怖可怕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于船上,一座红泥火炉矗立,火炉上温着一壶烈火烧,火光盈盈,酒水沸腾,香气四溢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火烧,是南疆一代有名的美酒,烈火烧冷饮苦涩,可若放于烈火之上温热,便会甘醇美妙,余味无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烈火烧不能以温火慢热,而是需以猛火、烈焰灼之,而且时间越久,温度越高,烈火烧的味道就会越好,越妙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,烈火烧有烈火滚三滚,神仙站不稳之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趁着温酒之际,叶青与风倾幽则一左一右,坐于火炉两侧,手持钓竿,正在钓鱼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叶青的鱼线微微晃动了一下,鱼线晃动的幅度很小,就如海风不小心拂动了鱼线一般,可叶青却眼睛一亮,猛得提起钓竿。

        钓竿陡然弯折如新月,一个庞然大物破水而出,叶青轻甩鱼竿,便见那个庞然大物落于甲板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