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斩命

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斩命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瞳孔微缩,死死盯着百丈外那个先前跟在西风老板身后的老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对方所站的位置,正好就是叶青先前所在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句话说,先前那两句话,就是此人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果仅仅只是两句话,并不值得叶青紧张与恐惧,真正令他毛骨悚然的是,刚才那两句话,差点儿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句话时,是地皇钟帮他挡下了一劫;第二句话时,则是长眉神僧所赠的钵盂助他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为可怕的是,明明那两句话差点儿要了他的命,可是他当时竟然一点儿觉察都没有,没有感受到杀机,没有感觉到危险,没有发现不对,甚至就连莫名出现在他耳边的话语,他也觉得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识海中的老君骑牛图录,可能到现在他还未意识到危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自然是眼前这个西风老板的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直到现在,他才意识到眼前老仆的神秘诡异与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明明是和西风老板一起出现的,可是出现后,他却下意识忽略了对方的存在,倒不是说因为对方是西风老板的仆人,他瞧不起对方,从而忽略了对方,而是他的意识中根本就没有此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来说,就是明明对方就在他眼前,他可以看到对方,可在他的意识、思维认知中,对方却不存在,就好似从来都没有这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如果不是老仆对他动手,

        他恐怕到现在都不会想起对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他如此,恐怕陶悠然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,都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对方的实力,不用怀疑,绝对是圣人无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老仆能瞒过他,甚至瞒过陶悠然,不是圣人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长眉神僧赠给他的那个钵盂,号称可以抵挡三次圣人全力一击,可现在仅仅只是承受了对方一次攻击,就彻底玩完儿了,可以想象对方究竟有多可怕?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可能,不下于西风老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身上的好东西还真不少,不过,它们能救你一次两次,不知能不能救你三次,四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仆缓缓说道,声音沧桑嘶哑,眼眸浑浊晦暗,没有任何光芒,仿若死水一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你绝对不是西风老板的仆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祭起地皇钟,悬浮于头顶,识海内老君骑牛图录洒下湛湛紫气,包裹着神魂,以防对方突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你也要死了,告诉你也无妨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仆缓缓说道:“我就是西风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西风老板,那他是谁?”他自然是指与陶悠然交手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?他当然也是西风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仆笑了笑,满脸皱纹挤作一团:“他是西风的老板,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西风的老板,怎么可能是两人?”叶青惊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是谁告诉你,西风的老板,只有一人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仆仿佛很满意叶青的反应,脸上的笑容愈发慈祥:“又是谁规定,西风的老板,只

        能有一人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被问住了,确实没人告诉他西风的老板只有一人,也没有人规定西风的老板只能是一人,可是整个江湖都认为西风只有一个老板,也只有一个圣人,现在一下子蹦出来俩,他不蒙才怪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如果你不方便区分,换个方式说,可能更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仆继续说道:“西风分西风客栈和西风酒馆,与陶悠然交手的,是西风客栈的老板,而我嘛,则是西风酒馆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世人只知西风客栈的老板,不闻西风酒馆的老板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明白了。”叶青叹了口气,很简单很直白,他没有什么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既然你明白了,就可以安心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仆,也就是西风酒馆的老板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”字出口,叶青陡然毛骨悚然,头顶的地皇钟不断晃动,钟声煊赫,玄光璀璨,识海中的老君骑牛图录亦显露湛湛紫气清光,护持神魂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的双眸中,黑白显化,天地分野,大千世界慢慢化作阴阳两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阴阳法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阴阳法眼之下,叶青终于看清了那个老仆的真身,亦终于看到了对方是如何动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老仆的身后,一尊笼罩在雾气中的法相长身而立,一手持命盘,一手拿短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命盘转动之下,空中出现无数虚无之线,那些虚无之线纵横交错,贯穿时空,无序混乱却又神秘

        玄妙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仆身后那尊神秘法相,低头俯视片刻,伸手一挑,从那无序玄妙的时空中,扯出一个虚无之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其抓住那根虚无之线时,叶青冥冥之中生出莫大的危机与恐惧,仿佛自己的命运被人抓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那尊神秘法相手持短刀,凌空斩向那根虚无之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让他斩,否则我会死,我会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忽有所感,脸色苍白,一股生死之间的大恐怖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低吼一声,头顶的地皇钟倏忽变大,叶青铆足全力,一拳擂在地皇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皇钟大如山阙,径直朝老仆和那尊神秘法相撞去,钟在半途,已是浩荡钟声裹挟着磅礴玄光荡漾而出,镇天地日月,定山河八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浩荡伟力之下,神秘法相的动作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地皇钟亦到了老仆身前,砸向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错,竟然觉察到我的斩命之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大如山阙的地皇钟,老仆衣袖轻挥,抽在地皇钟的一侧,地皇钟仿佛陀螺一样,滴溜溜地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地皇钟旋转,大如山阙的地皇钟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,等到对方身前时已如手掌大小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老仆伸出手,接住落下的地皇钟,笑眯眯道:“你的地皇钟,我就笑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怕你没这个本事拿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低吼一声:“灭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声落,而钟声骤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老仆手中的地皇钟先是一晃,继而有钟声骤起,有

        玄光骤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此刻的钟声,此时的玄光,比之先前更宏大,更璀璨,但也不仅仅只是宏大、璀璨,更多了几分霸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毁灭天地的霸道,湮灭万物的霸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