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九百八十六章 本王要杀你,亦如屠狗

第九百八十六章 本王要杀你,亦如屠狗

        “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暗道一声,扫了一眼北王妃、陆道翁等人:“我不想杀你们,希望你们,也别逼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落,叶青身影一闪,无视北王妃等人,向远处掠去,而京观锁天大阵所形成的红光,则如无物,未能拦阻其分毫,眨眼就消失在众人眼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北王妃、陆道翁等人神情复杂,想出手阻拦,可想起对方先前与大祭酒交手时的情形,双腿便如被钉在了地面上一样,无法动弹,亦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消失不见,待对方消失后,不知为何,北王妃等人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们不知道,在叶青掠出鹿台原的一瞬,双目瞬间变得混沌无神,一头栽入海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叶青周身的虚空忽然晃动起来,身影亦于刹那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鹿台原上,虚空一阵嗡鸣震颤,北王公的身影,出现在北王妃、陆道翁等人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甫一现身,北王公黑着脸,冷冷问道,看到几人目光闪烁,北王公厉呵一声:“说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禀主上,楚王孙死了,苏半城被大祭酒救走了,那个……那个叶青,走了。”几人相视一眼,陆道翁硬着头皮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祭酒,怎么回事?”北王公眉头一蹙,他先前虽然感觉到一股可怖的气息,但他并不知道对方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想起先前之事,北王公就一阵窝火,那个与交手之人,境界实力皆不如他,可偏生武功诡异莫测,擅长虚空变化、精神幻术,两者结合,真真假假,实实虚虚,令他不胜其烦,打了这么久,他除了知晓对方是一名女子之外,他竟然没看到对方的面容,不知道对方的武功路数,甚至连对方摸都没摸到,自他成为真人以来,还是第一次感觉如此憋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主上。”陆道翁拱了拱手,将先前发生的所有事情,简单向北王公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们就眼睁睁看着他走了?!”听完,北王公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下办事不力,还望主上恕罪?”陆道翁等人急忙单膝跪下,诚惶诚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群废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北王公脸色阴沉,身上杀意凛冽,这次他可谓是亏到姥姥家了,花费了这么大的功夫,不仅竹篮打水,没能得到十方浮屠,更偷鸡不成,损失惨重,想到这里,北王公脸色就阴沉得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上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数息后,陆道翁小心翼翼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还用问吗,不惜一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北王公神情狰狞,只是话还未说完,忽似觉察到了什么,抬头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笼罩于半空中的京观锁天大阵,脆如蛋壳,忽被一道杏黄光芒洞穿。

        洞穿京观锁天阵后,杏黄光芒兀自不停,落于大地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有星辰从九天而坠,以杏黄光芒为中心,大地破碎陷裂,向四周蔓延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本就千疮百孔的鹿台原,更于刹那之间,狼藉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诡异的是,破碎的大地,在蔓延至北王公脚下时,却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待烟尘散去,只见地面上,插着一面杏黄色的旗帜,旗帜之上朵朵杏黄金莲飘落,神秘玄妙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杏黄旗帜玄光大作,一个人影从玄光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影高冠博带、仙风道骨,翩然如谪仙人,正是楚寻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靖安王,你这是什么意思?下马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玄光中的人影,北王公眉头紧锁,脸露不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这么理解,也可以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寻仙神色漠然,却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:“楚王孙之死,你需要给本王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交代?笑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楚寻仙的话,北王公气极反笑:“楚王孙又不是本王杀的,本王何须给你交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若是不知事情的前因后果,你可回去问问你们的大祭酒,问问青帝之徒,等弄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,再来和本王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你提醒,事情的前因后果,本王自已然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王孙冷冷道:“本王并未说,楚王孙是死于你手,本王只是怀疑,你与那个杀害楚王孙之人是同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八道,本王根本就不认识那人,何来同谋一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北王公气急败坏道:“明明是楚王孙自己自作孽,得罪了那人,致其被杀,与本王何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没有干系,你说了不算。”楚寻仙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不成是你说了算?”北王公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本王说了算。”楚寻仙冷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北王公咬牙切齿道:“楚寻仙,你莫以为本王好欺负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王乃北海王后裔,燕楚齐魏四国共封之北王公,别以为你楚寻仙是楚国王爵,就可以随意诬陷本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一,本王并未诬陷于你,而是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寻仙目光冰冷,如视北王公如蝼蚁:“其二,别说你只是北王公,就算你是北海王,本王要杀你,亦如屠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北王公没想到楚寻仙竟敢如此说话,神色变幻不休,却无可奈何,别看他与楚寻仙都是半圣,亦都是王侯,可实力与地位,皆天差地别,楚寻仙真要杀他,确实轻而易举,事后也不会有人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,本王倒想听听,你有何证据?若是敢攀诬本王,本王就算拼得一死,也要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一,此间之事,你应该筹谋了多年,十分隐秘,楚王孙他们为何会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寻仙冷冷道:“此事,北王公你想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北王公一怔,他先前一直忙着寻找十方浮屠,没空想这个问题,现在仔细想想,确实疑点重重:“楚王孙他们如何会知道此事,这你应该去问他们,苏半城不是没死吗,此事你一问即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自然问过,楚王孙和苏半城是被凶手借用十方浮屠之名,引诱至此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寻仙说道,这倒不是他未卜先知,而是苏半城告诉他的,就在楚王孙死后不久,苏半城就联系了他,将鹿台原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知了他,这也是他能这么快赶到此地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他还是来晚了一步,没能抓到苏半城口中的叶青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他非要来此,毕竟楚王孙是大祭酒的弟子,大祭酒都没出头,他操这个闲心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楚王孙现在毕竟是楚国参加四海会盟的才俊之一,代表的是楚国的颜面,楚王孙出事,他若不管不顾,定然有损楚国颜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据苏半城所言,方暮云之死,似乎也与此人有关,如此一来,他就更不得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那个杀害楚王孙的凶手,又为何会知道你们图谋之事,出现在此地?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事,你是不是应该给本王一个交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