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七十九章 人皮脸

第八百七十九章 人皮脸

        “放羊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挑眉笑道:“一个真人,在这种地方放羊,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来人正是叶青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男子来到日泽外时,他就察觉到了,故隐藏在暗中,想看看男子究竟想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男子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养家糊口,养家糊口而已。”被叶青看穿境界,男子也不在意,憨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叶青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陶牧羊,见过前辈。”男子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陶牧羊?人如其名嘛。”叶青轻轻一笑,不置可否:“既然如此,那就和我待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谨遵前辈之命。”陶牧羊诚惶诚恐道,一副憨厚老实之相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话间,日泽内风倾幽的修炼,也到了关键时刻,阴阳两色流转,天地元气交汇,虚空异象纷呈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莫盏茶功夫后,所有异象尽皆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则是阴云密布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阴云中,显化无数仙佛神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仙佛魔云劫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心中震惊,怎么恢复个伤势,还能引来灾劫,就很离谱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仙佛魔云劫算不得什么大劫,非是地煞七十二劫之流,所以他倒不怎么担心风倾幽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面对魔云所化的仙佛,风倾幽抬手轻抚,如抚琴瑟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为琴瑟路作弦,素手轻抚仙佛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这一抚之下,虚空无形震颤,天地律动,魔云所化的仙佛,惊怒俱加,无声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叶青没发现,就在他将注意力放在风倾幽身上时,一旁憨厚老实、一直低垂着脑袋的陶牧羊,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光芒,手中的鞭子仿若活物,无声无息缠绕向叶青的脖颈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毫无反应的叶青,陶牧羊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狞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知对方很强,硬碰硬,吃亏的肯定是他自己,所以他没有立即动手,而是在等机会,等对方放松警惕,然后伺机而动,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所料,机会很快就来了,只要他的封魂鞭缠住对方,对方的神魂就会被封禁,任他鱼肉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就在封魂鞭即将缠住对方的脖子时,却再难寸进。不仅如此,封魂鞭上更传来一阵畏怯惊惧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诡器有灵,预警示险。

        陶牧羊大感不妙,扯回封魂鞭,准备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扯动间,封魂鞭却纹丝不动,陶牧羊这才骇然发现,他的封魂鞭不知何时,竟被对方双指夹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双指,却如山峦,任凭他使尽全力,亦分毫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陶牧羊亦是决绝狠辣之辈,见事不可为,立即弃鞭而退,同时手掐印决,意欲直接自爆封魂鞭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陶牧羊却瞪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就在他控制封魂便自爆时,就见对方手腕一转,封魂鞭就悉数落入其掌心,然后五指用力,低沉的嗡鸣声中,便见封魂鞭如朽枝腐叶,须臾化作齑粉。

        陶牧羊自爆诡器的意图,自然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封魂鞭乃陶牧羊性灵相修的诡器,封魂鞭被毁,他亦身受重创,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陶牧羊惊骇欲绝,实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,封魂便乃是天灾诡器,以天灾级诡怪吞魂蛟的龙筋炼制而成,端的坚韧结实无比,刀剑不伤,水火难侵,怎么可能直接被人捏成齑粉?

        可偏偏,事情就这么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陶牧羊便亡魂大冒,只见捏碎封魂鞭后,叶青直奔他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子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就见陶牧羊大吼一声,吼声未落,便见陶牧羊披散着的头发忽向两侧分开,脑后露出一张妩媚、娇艳的女子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便见女子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,瞳孔中有猩红诡异光芒闪烁,污人神魂。

        继而,猩红光芒中,一名女子若隐若现,十指如刀,容如恶鬼,无声无息扑向叶青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前行速度不减,周身玄黄光芒聚散,如山之重,亦如地之厚,诡异光芒,一碰即散,虚幻人影,一触即溃。

        眨眼之间,叶青就到了陶牧羊身前,一掌按在陶牧羊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鸣声中,陶牧羊如木桩般,被钉入地面,体内筋骨噼啪作响,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陶牧羊脑后的女子,亦惨叫一声,变得虚幻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……人皮!”叶青这才发现,陶牧羊脑袋后女子脸庞,竟然是一张人皮,那张人皮被缝在了陶牧羊的后脑勺上,看上去与真的女子面容一模一样,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令叶青好奇的是,那张人皮脸庞,仍保留有神志,在察觉到叶青的目光后,先是颤抖了一下,继而痛哭流涕道:“民妇乔翠花,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一切都是那家伙的注意,是他要打日泽中那位前辈的注意,也是他要突袭于你,一切都与民妇无关,民妇是冤枉的,前辈饶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陶牧羊由于被叶青拍了一掌,此时还头晕目眩,压根没想到自己的娘子,竟然倒打一耙,给了他一记背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你猜我信不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摸着鼻子,微笑道,要不是先前他于暗中听到了两人的对话,他说不定就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明鉴,求前辈救民妇一命啊!”人皮脸庞见状,又打起了感情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怎么说?”叶青饶有兴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……民妇本是一山野村妇,后被这恶贼瞧上,他不仅杀了民妇全家,更将民妇的脸皮剥下来,缝于脑后,将民妇的魂魄拘谨其中,日夜折磨驱使,生不如死,还望前辈大发慈悲,救民妇脱离苦海呐!”

        人皮脸庞痛哭流涕道:“若前辈能救民妇脱离苦海,民妇愿一辈子侍奉前辈身边,当牛做马,以报今日之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是一张脸庞,却妩媚娇柔,这一哭,更是梨花带雨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说得挺感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轻轻一笑:“陶牧羊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不敢多言,前辈慧眼如炬,一切自由前辈决断。”陶牧羊恭恭敬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倒是比她聪明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忽然冷哼一声,声如雷震,人皮脸庞忽然惨叫一声,扭曲狰狞:“都这个时候,还敢对我使用魅惑之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谢谢漠来兮去兮给《这个世界很危险》捧场了30000    纵横币!且为本书投了66张月票!谢谢大哥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,祝大家端午安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