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二十六章 明月当空

第七百二十六章 明月当空

        目盲道人只觉遍体生寒,急忙撤杖后退,但竹杖却被死死卡于胸骨间,无法拔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目盲道人只能弃杖而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目盲道人退,早在一旁准备多时的吃剑男子、油头粉面男子和娇媚女子同时出手,攻向上官红巾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剑男子吐气成剑,一口气便是一柄剑,眨眼就是数十柄长剑长空列阵,剑气森森。

        油头粉面男子衣袖拂出,劲气沛然,但每一缕劲气中,都裹挟着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,上面淬有剧毒。

        娇媚女子则于空中显化一头如山大小的九尾妖狐,九尾如九山,覆压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等着你们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官红巾咧嘴一笑,按着腰畔弯刀的左手,推刀出鞘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轮明月,当空而起,月光如水,清凉似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光即刀光,月光所及,便是刀光如瀑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官红巾有两把刀,一把名斩贼,名字杀气腾腾,自是杀人无数,最擅单打独斗;另一把嘛,则有一个十分文雅的名字,名明月,名字好听,样制不错,寓意更妙,明月当空,刀光如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她也有一式,曰明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叶青渡劫开始,她就养明月于刀鞘,蕴刀意于方寸,为的自然明月当空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剑男子、油头粉面男子、娇媚女子面色俱变,急向后退去,可为时已晚,被月光湮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方圆十数丈内,清光耀眼夺目,两处茫茫皆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月光散去,地面已是一片狼藉,刀痕密布,尸体横陈,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剑男子全身布满狰狞伤口,鲜血淋漓,虽未死,但亦气机萎靡。

        油头粉面男子和娇媚女子,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,早已变成了一滩肉泥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三五名实力稍逊、打算浑水摸鱼,但却被土夫子拦住之人,也一同命丧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来啊,你们不是想抢玄黄母气吗?杀了我玄黄母气就是你们的了,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上官红巾一把拔出洞穿胸口的那根竹杖,任由鲜血喷洒,染红本就是红色的衣服,脸色都未变一下,大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式明月之后,上官红巾显然消耗不小,再加上目盲道人那洞穿胸膛的一杖,受创不轻,仿若强弩之末,但凤三、目盲道人、吃剑男子却没有动弹,脸色比上官红巾的脸色更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官红巾是半步宗师,凤三、吃剑男子、目盲道人三人也都是半步宗师,油头粉面男子和娇媚女子虽然只是通玄后期,但两人联手却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们五人联手,不仅没有拿下上官红巾,反倒是被上官红巾杀掉两人,重创一人,就有些离谱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说他们实力不如上官红巾,只是上官红巾抱着必死的决心,而他们各怀鬼胎,所以才吃了闷亏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他们之所以没有立即动手,只是担心上官红巾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,或者与他们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一个抱着必死决心之人,就是一个疯子,做出什么事儿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只是为了机缘,可不想赔上自己的性命,为别人做了嫁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……废物,一群每种的废物,就凭你们也想抢玄黄母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上官红巾冷笑一声:“还有谁想抢玄黄母气,都出来,有一个算一个,老娘一并接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孬种……有本事都出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……”就在此时,一声冷哼响起,宛如惊雷,在空中炸开,上官红巾闷哼一声,身子晃了晃,嘴角有鲜血溢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娃娃年纪不大,口气倒是不小!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声音,一个矮小如童子之人,凭空浮现:“我倒想看看,你一个小娃娃,如何拦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六阴,别吓坏小姑娘了。”一名红发红裙、肤白如雪的女子,踏着血云,从天而降,笑嘻嘻地看着上官红巾:“小姑娘,我出来了,你打算怎么拦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六阴童子……血罗刹……”看着出现的两人,凤三、吃剑男子、目盲道人咽了口唾沫,心中微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待三人平复心情,又有一人,由远而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名中年男子,男子低着头、神情木讷,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一样,慢慢走了过来,虽慢,却稳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中年男子同行的,是一名身穿僧袍的年轻和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榜第七,败公子……人榜第十六,弥勒圣子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同时认出了两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我们也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阵哈哈大笑,于夜空中响起,笑声未落,便有两人从北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,一胖一瘦,肥胖之人满脸笑容,衣着华贵,仿若富家翁,瘦弱之人则满脸悲苦,衣着褴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古怪的是,那名满脸笑容、仿若富家翁般的肥胖男子,却背着那名满脸悲苦、衣衫褴褛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背着悲苦男子的肥胖男子,向六阴童子、血罗刹、败公子打了声招呼,又跺了跺脚,笑哈哈道:“穿山大王,提篮婆婆,来都来了,就别藏着掖着了,快出来,让这位本事不大、口气不小的小姑娘见见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说完,一个尖嘴猴腮、留着两缕老鼠胡、眼中凶光凛冽,但身上却穿着道袍之人,从上官红巾不远处的地底钻了出来,不善地看了两人一眼:“烦人,要不是你们,本大王早就宰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小丫头的脑袋,老婆子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名头发花白、满脸皱纹的老妪,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妪必玩里挎着个竹篮,竹篮精美雅致,小巧玲珑,花篮并不大,但里面却密密麻麻、放满了人头,乍一眼望去,不下十数个,颇为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喜来乐,丧门星,穿山大王、提篮婆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凤三、吃剑男子、目盲道人看着出现的人,皆神情呆滞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些人,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之辈,六阴童子、血罗刹不说了,都是宗师,且地榜有名;败公子,人榜第七;弥勒圣子,人榜第十六;一胖一瘦两人,胖的名喜来乐,瘦的名丧门星,是一对不太像的孪生兄弟,二人皆是半步宗师,但善合击之术,两人联手,足以抗衡在场的任何一名宗师武者;穿山大王、提篮婆婆,同样都是宗师,虽不入地榜,但俱是凶名在外、杀人无算的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真要算起来,人榜第十六的弥勒圣子、第七的败公子,反而是这群人里面,境界垫底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他们,就更不用提了,小虾米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都出来了,小姑娘,你打算怎么拦我们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