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六百零四章 人不如诡

第六百零四章 人不如诡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胜奎抱着拳头,语气诚恳道:“这个诡怪,并非邪祟,性情温和,不仅没有害过人,还做过不少好事,时常帮助我们这些过路的商旅,所以还望前辈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,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从先前妙长老等人的对话中,他轻而易举地猜到了小诡怪的身份,就是他们所认为的仙人泉的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仙人变成了一个诡怪,让他多多少少有些意外,但是意料之外,也算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个世上,哪儿有那么多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当他猜到小诡怪的身份后,就一直犹豫着要不要上天阻止,虽说马帮有规矩,不要多管闲事,但他亦有不得不多管闲事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先不提小诡怪的存在,让无数路过仙人泉的商旅、路人受益,单就于他而言,小诡怪就有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年前,他女儿得了一种罕见的疾病,需要一味药材做主药,而这味药材十分罕见,唯有荒漠深处才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为了救自家女儿,毅然决然,一人深入荒漠戈壁,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了那味主药,但在回程的途中,不小心遭到了一个强大诡怪的突袭,他拼尽全力才杀了那个诡怪,但他同时也身受重伤,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不甘心,因为他若死了,他的女儿,也活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靠着坚韧的意志,走了上百里路,但在到达仙人泉附近时,终于承受不住,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以为这一倒下,就永远站不起来,也再也见不到自家的女儿,可没想到第二天,他不仅醒了过来,还伤势尽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味主药,也顺利治愈了自家女儿的疾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当时还以为是仙人泉的仙人感念他救人心切,才救了他一命,后来他女儿痊愈后,他还专程带着她来仙人泉祭拜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祭拜时,女儿偷偷告诉他,有一个小朋友,正在水里看着他们,咯咯大笑,当然,他什么都未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,他还以为是自家女儿眼花了,可是后来女儿又告诉他,昨晚她和那个小朋友玩了一整天,可开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才隐隐察觉到一丝不对,只是并未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看到那个小诡怪,听到妙长老等人的对话,他才彻底明白,当初自家女儿看到的小朋友应该就是眼前的小诡怪,而当初救他的,自然也只可能是眼前的小诡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个小诡怪,不仅于他有救命之恩,于他的宝贝女儿,也有着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于情于理,他都不能无动于衷,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开口了,纵然知道这一开口,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,甚至是杀身之祸,但他还是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,不能活得连一个诡怪都不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身为人类,竟然为一个诡怪求情,可真是稀奇。”妙长老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诡怪,并不一定都是坏的,就如人,也不一定都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胜奎姿态放得极低,毕竟是有求于人:“而且,这个诡怪曾经救过我的性命,所以,我恳请前辈能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意思,只是我凭什么答应你?我们可是废了不少劲儿,才抓住这个小东西的。”妙长老微微一笑,只是这一笑间,恐怖的威压席卷天地,王胜奎仿佛看到了一条龙,盘踞于小姑娘身后,漠然无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胜奎只觉得呼吸困难,脸色苍白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王胜奎身后的孙博等人,仿佛并未感觉到什么,看到王胜奎吃亏,立即叫嚣了起来,脸色不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所以你凭的是你们人多吗?软的不行,就来硬的,想强抢啊!”对于孙博等人的叫嚣,妙长老丝毫没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住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胜奎强忍着心悸,制止了叫嚣的孙博等人,解释道:“前辈别误会,晚辈绝无此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且此事与他们无关,皆是我一人所为,亦是我一人所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妙长老很强,这个他早有预料,但现在看来,他还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,若是惹恼了对方,今天他们所有人估计都得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死了不要紧,但连累兄弟们,却非他所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你觉得,你有什么资格,让我答应你?”妙长老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晚辈自无资格要求前辈,晚辈只是恳求。”王胜奎抱拳,言辞恳切:“前辈有什么要求,尽可以提,只要晚辈能做到,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任何要求吗?”妙长老摸着下巴,饶有兴味道:“那我要是让你跪下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胜奎想也没想,直接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要是再磕几个头呢?”妙长老脸上的笑容愈发甜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头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头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孙博等人睚眦欲裂,王胜奎是什么人,铮铮铁骨,七尺大汉,从来都是跪天跪地跪父母,但现在不但给人跪下了,还要给对方磕头,这未免也太侮辱人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……你不是想救这个小东西吗?怎么,让你磕个头就不愿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妙长老身后的童川等人起哄大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磕……”王胜奎一咬牙,以头抢地,直磕了起来,每一下,都砰然有声,每一下,都撞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响头有声,人心亦有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童川等人大笑起来,唯有那个名为寒雪的弟子,面露不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听话呢,我们长老要死你,你也愿意死吗?”有人戏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前辈能放了他,我一死,又何妨?”王胜奎抬起头,额头兀自还残留着石子和泥沙,看上去有些狼狈,但目光,却坚毅清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水,如冰,亦如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日你救我与女儿一命,今日愿以我之命换你之命,有何不敢?

        亦有何不愿?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童川等人一愣,有些笑不出来,最后脸色难看地骂了一句:“真他娘的有病,竟然为了一个诡怪甘愿去死,有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不知你可愿意?”王胜奎看着妙长老,纵然跪着,但他仍旧比对方高出一个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咿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妙长老的伏龙兜内传出小诡怪咿咦的声音,众人望去,只见伏龙兜内的小诡怪不知何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看到众人看向他后,小诡怪指了指王胜奎,又指了指自己,咿咿呀呀地比划着,目光恳切地望着妙长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是说,只要我放了他,不杀他,你就愿意跟我回去吗?”等小诡怪比划完,妙长老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伏龙兜没,小诡怪点了点头,目光恳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不用听他的,他什么都不懂。”王胜奎心中不由一暖,小诡怪的举动,让他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,都是有意义的,亦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咿咿呀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王胜奎的话,伏龙兜内的小诡怪则咿咿呀呀的比划着,显然不同意王胜奎的说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