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九十七章 来日横剑斩王孙

第五百九十七章 来日横剑斩王孙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次与楚王孙交手,他也不算一无所得,至少知道了楚王孙有多强,至少知道了他与楚王孙之间,还有多大的距离?

        此外嘛,在鬼楼时一指就逼得他仓皇逃窜、狼狈如丧家之犬,在潜龙之会上让他高山仰止、高高在上的楚王孙,现在却被他弄得灰头土脸,狼狈不堪,也算是出一口恶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叶青唇角轻挑,仰天躺倒,望着空旷的蓝天白云,继而放声大笑起来,畅快惬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年少快意当快意,以笑为剑开青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以拳辱仇寇,来日横剑斩王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跷着腿,手指敲着地面,望着蓝蓝的天空,快意当歌,以抒胸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得了一会儿,叶青敛去脸上的笑意,慢慢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娱归自娱,但他心里却不得不承认,楚王孙是真的很强,若是其处于全盛时期,他这会儿就算不死,估计也快了,哪儿还有什么闲情逸致快意当歌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并没有多少气馁,鬼楼时,他连对方一指都接不住,潜龙之会时,楚王孙高高在上如仙人。但现在嘛,他已经能和对方走上几招了,再给他一段时间,谁胜谁负,谁又能说得准呢?

        莫欺少年穷弱时,来日横剑斩王孙,又岂会是一句空话?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当务之急,还是修炼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魔君传承之事,到时候再说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距离死海现世,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,有的是时间让他好好考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山丘上躺了一个多时辰,等身上的外伤好得差不多后,叶青起身,优哉游哉,向北幽城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青阳当空,落下缕缕光芒,洒落在少年身上,荡开层层金光,如一轮旭日,冉冉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旭阳东升少年时,来日定当意凌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爆竹一声除旧岁,春风入暖送屠苏,旧岁至此而除,另换新岁,又是新的一年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卜命观内,叶青品着手中的屠苏酒,听着北幽城中的爆竹声声,感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岁换旧岁,人间又一年,时间过得真快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贫也坐在院中的躺椅上,喝着温好的屠苏酒,看着在一旁帮他温酒的李龙象,慨叹道:“这傻小子,又大了一岁。”“师父,你也老了一岁呢。”李龙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蛋,什么叫又老了一岁,会不会说话?”一贫横眉怒目,踢了李龙象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龙象也没躲,憨厚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象又没说错,老哥你的确又老了一岁嘛,脸上的皱纹都能挤死苍蝇了。”叶青也笑着附和道,见老道士目光不善,急忙补充道:“不过老哥你仍然老当益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除夕,一大早,一贫就把正在闭关修炼的他提溜了出来,忙里忙外,既是打扫庭院,采购年货,又是贴对联换桃符,几乎忙了一整天,直至这会儿才闲了下来,坐在院里,围着火炉,品酒夜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……”一贫故意哼了一声,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,你的酒喝完了,我给你倒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叶青的酒杯已空,李龙象端起刚温好的屠苏酒,给叶青斟满:“这屠苏酒,可是我师父用大黄、白术、桂枝、防风、花椒、乌头、附子等中药入酒中浸制而成,具有滋补保健,防病疗疾,驱邪避瘴的功效,可好喝了,平时师父都舍不得拿出来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药香扑鼻,入口醇厚,比我以往喝过的酒都要好喝,好酒,好酒。”叶青故意大声恭维道,不过说实话,老道士所酿的屠苏酒,的确是一绝。

        屠苏酒者,亦称岁酒,乃楚地百姓除夕春节时分所喝之酒,有除旧岁,迎新年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算你有眼光。”一贫虽然仍紧绷着神情,但微微上挑的唇角,也显露了他略显得意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一贫踢了踢自家的徒弟:“只想着你师叔,没看你师父的酒也喝完了吗,一点儿眼力见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李龙象也未生气,笑呵呵地走到一贫身边,给一贫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贫轻抿了一口,道:“龙象,去为师房间,把放在桌上的木匣取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李龙象应了一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李龙象离开后,一贫犹豫了一下,道:“你明天,就打算离开北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叶青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闭关这几日以来,仔细考虑了一下,还是没忍住魔君传承的诱惑,决定去死海看看。一来嘛,去凑凑热闹,碰碰运气,虽说这次去死海的人中,不乏像日尊、楚狂人这样的大佬,也不乏像楚王孙这样的天骄,他能得到魔君传承的几率,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万一呢,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,谁这一辈子还不会走几次狗屎运呢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果没有什么狗屎运,见见世面,也总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来嘛,去找人报仇,楚王孙算一个,白绿水算一个,鬼楼的人也勉强算一个,楚王孙与他有生死之仇,白绿水有陷害他之怨,鬼楼嘛也与他有追杀之事,自然是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说楚王孙实力强大,白绿水深浅不知,鬼楼更是庞然大物,但死海危险重重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;魔君传承呢,又只有一份,到时候免不了要打个你死我活,到时候,他未必没有机会当一回那个在后的黄雀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来嘛,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他若想将《混世魔猿炼身经》修炼至圆满大成,以肉身突破至宗师,机缘或可能就在死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参加欢喜菩萨的真人宴之前,体魄就已达到了通玄后期极限,他这些天以来,又炼化了不少玄黄之气,《混世魔猿炼身经》再进一步,终于将体魄推到了半步宗师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只是刚达到半步宗师的地步,与陈阿生这种在半步宗师磋磨了数年之久的人相比,还有一定的差距,就更别提和楚王孙这种随时能迈入宗师的人相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现在距离死海现世,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,他之所以明天就启程前往漠北死海,目的就是想在路上磨砺己身,争取在抵达死海之前,彻底将肉身境界巩固在半步宗师,为突破宗师做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综上所述,他非去死海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今天出关后,他就将要离开北幽之事,告诉了一贫老道,只是碍于负碑之誓,他无法以实情相告,亦不想让老道士担心,所以谎称要外出游历一番,磨砺修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定要去吗?”一贫皱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老哥,你什么意思,有话直说?”叶青疑惑道,吞吞吐吐的,可不像是老道士的风格!

        一贫沉默了一下,看向叶青:“你这次外出,应该不只是游历这么简单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