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四十五章 再见陈无心

第五百四十五章 再见陈无心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雄阔海再也忍耐不住,抱着脑袋,重重撞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青石地面,寸寸龟裂,雄阔海的脑门上也淌落滴滴鲜血,可见力气之大,但雄阔海却仿若不觉,抱着头,一下一下撞在地面上,砰砰声不绝,乱石飞溅。

        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那根银针方重新从雄阔海的眉心钻了出来,消失在影子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雄阔海则瘫软在地上,一动不动,面容苍白,双目无神,如果不是胸膛偶有起伏的话,简直与尸体无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惩罚结束,你此次过失,圣教便不予追究。”影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法王仁厚。”雄阔海从地上爬起来,跪在影子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北幽之事,事关重大,绝不容有失,本座不希望再有意外,你可明白?”影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属下明白,请法王放心,绝不会再有意外。”雄阔海保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希望你说到做到,否则,道主怪罪下来,本座也保不住你。”影子打一棒子,给一甜枣:“不过,如果你做的好,本座亦会有重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谨遵法王教诲。”雄阔海拱了拱手,影子慢慢蠕动,由浓郁变得清淡,复又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……”雄阔海吐出一口浊气,目光暴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你没事吧?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个年轻男子听到动静,冲了进来,看到雄阔海狼狈的模样,震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让你进来的?我不是说过我修炼的时候,不准有人进来吗?滚出去……”雄阔海双目赤红,如发怒的雄狮,震的整个大殿颤抖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儿知错,孩儿只是担心爹爹你!”年轻男子,也就是雄阔海的儿子雄天烈急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,滚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雄阔海咆哮一声,恐怖的气势如洪流般涌向雄天烈,雄天烈如遭重击,整个人倒飞而出,人在空中,就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欢喜菩萨……啊……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殿内,雄阔海大吼一声,狰狞如鬼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力从地起,劲从体出,意从神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卜命观内,叶青坐在椅子上,看着院中正在练拳的李龙象,指点道:“力要聚,劲要凝,意要盛,龙象,你的拳力已经不弱,但力却太散,劲太乱,看上去威风凛凛,但却雷声大雨点小,纯粹就是花架子,吓吓人还行,打人差的太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李龙象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,憨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就继续练,把我教你的破阵,重复一千遍。”叶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师叔。”李龙象应了一声,在院内认真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破阵,自然是他教给李龙象的,李龙象虽然看着憨傻,但却赤子之心,武学天资不俗,几乎一点就通,只用了两三天的时间,就将破阵修炼至小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武学天资,如果有名师教导的话,未来成就绝对不凡,只可惜碰到了放养的一贫,着实颇为浪费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才忍不住教了对方几招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不止李龙象,他发现温舒的天资也颇为不俗,甚至比李龙象更有过之,如果说李龙象是一点就通,那么温舒就是举一反三,聪颖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也正因为太聪颖,太活泛,反而不如李龙象有定性,耐不下心,吃不得苦,往往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所以境界稀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挺喜欢温舒的,本来想顺便指点一下温舒这小子,好歹让他在北幽有个安身立命的本事,可这小子一听他不会剑法,立马嫌弃的不行,说什么也不肯学,气得他当即就给了对方两脚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李龙象就省心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龙象,你先练着,我出去转转,给你师傅说一声,不用等我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教导了一会儿李龙象,叶青起身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师叔。”李龙象应了一声,继续练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出门后,先在城里随意逛了逛,而后径直来到了北幽城最大的酒楼,要了一壶酒,慢慢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北幽最大的酒楼,也是最著名的酒楼,名第一楼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楼者,号称酒第一,食第一,美第一,北幽无出其右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来说,就是第一楼内,有北幽最好的酒,有北幽最好的食物,有北幽最好的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所谓酒第一,食第一,美第一,多少有夸大之嫌,至少在美人这一项上,三分香气楼就比第一楼要有名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夸大归夸大,第一楼的酒、食和美人,的确也是一绝,所以生意向来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还没到饭点儿,酒楼内就坐满了人,喝酒的喝酒,聊天的聊天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众人讨论最多的,则是欢喜菩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欢喜菩萨与雄阔海之间的冲突和矛盾,而是欢喜菩萨成为继欧阳德、雄阔海、黄天霸后,北幽第四名宗师真人,并将于十一月一日,大致也就是月余后,举办真人宴,广邀天下群雄,前往欢喜禅院,以贺其成就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真人宴上,欢喜菩萨还将公开讲道,谈玄论法,以飨天下群英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万里沙与欢喜禅院之间的龃龉,欢喜菩萨与雄阔海之间的矛盾,剑师、咒师和欢喜明王等人的死,虽偶有提及,但大都是不知所谓的人云亦云,这其中的真相,雄阔海和欢喜菩萨都默契地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久,也就慢慢淡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,自那日从城外回来至今,已经过了三天,这三天内,一切都显得颇为风平浪静,岁月静好,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叶青所期盼的,岁月静好,人间如故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酒过三巡时,一个人忽然在叶青面前坐下,试探道:“叶兄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老哥。”叶青抬起头,看着眼前之人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人,正是占据了陈阿生身体的无心脑鬼,也就是陈无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,果然是老弟你,老弟你的日子过的蛮滋润的嘛!”听到叶青的回答,陈无心大笑一声,拿起桌上的酒壶,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比不上老哥你,短短一个多月没见,老哥你都快要浪到齐国去了。”叶青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无忧山出来后,他就利用诡经,找到了陈无心,让其来北幽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着实没想到,那天他利用诡经寻找陈无心所在位置时,陈无心竟然已跑到了楚国与齐国交界的一个边境郡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一路向北,陈无心是一路向东,看那架势,要不是他拦着,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跑到齐国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我这不是为了躲陈情院的人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无心笑道:“对了,我很好奇,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