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三百零八章 魔佛之谋

第三百零八章 魔佛之谋

        清晨,温润的阳光缕缕垂落,透过露珠,散发出五彩斑斓的梦幻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光芒下,叶青一拳慢慢递出,虚空微颤,却悄无声息,等拳臂一条直线时,颤抖的虚空犹如湖面一样凹陷下去了一大片,地面石子跳动,似轻若重,似慢实快,天地有春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此时,周息脸色惊惶地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出什么事儿了吗?”叶青收拳,周息向来稳重,很少慌里慌张的,现在这幅模样,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周息喘了口气:“方司首他们回来了,但身受重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身受重伤?谁受伤了,怎么回事?”叶青一招手,向靖安司走去:“他们是在靖安司吗?边走边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刚才方司首、楚大人、林大人他们满身是血的进了城,刚一进城,方司首就吐了一口血,晕了过去。”周息言简意赅的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谁,方司首受了重伤,晕倒了?怎么可能?”叶青一下子停下了脚步,满脸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息急忙上前两步,跑到叶青身前,重重喘了口气:“可……可事实就是这样,不仅如此,就连玄黄前辈也受了重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司首这么强,还有玄黄傍身,谁能伤了他?诡怪?还是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眉头紧锁,心中隐隐有某某种不好的预感:“我先去靖安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周息刚反应过来,却发现眼前的叶青慢慢破碎开来,赫然只是一个幻影,真正的叶青早已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司首,方司首怎么样了?”叶青冲进屋子,看到顾隋棠正坐在床边,而床上则躺着方小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方小慢双目紧闭,面色苍白,如果不是还有一起若有若无的气息,叶青都甚至以为对方是个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顾隋棠和方小慢外,屋内还有楚念酒、林聿淮、魏岳山,三人皆是一脸忧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经脉俱碎,神魂受创,小慢的伤很重,不容乐观。”顾隋棠起身,眉头紧锁:“不过,小慢在受伤后应该服用了生生造化丹,暂无性命之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方司首受伤后,我给他服用了生生造化丹。”林聿淮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怪我们,方司首要不是为了保护我们,也不会受伤。”一旁的魏岳山低吼一声,一掌拍在桌子上,坚实的木桌直接被拍散了架:“该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不是你撒泼的地方,要撒泼滚出去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隋棠冷哼一声,随后看向楚念酒和林聿淮:“念酒,聿淮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?小慢究竟是被什么人所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司首是被人所伤?”叶青下意识出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隋棠点点头:“小慢的身上有九个伤口,四剑三刀一拳一掌,其中四剑三刀都只是皮外伤,那一拳一掌才是致使小慢重伤昏迷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仔细说说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聿淮道:“具体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我们处理完洛水周边村镇的几处诡怪之患,一起回洛水时,忽然遭到大批神秘高手的围攻,每个人至少都有洗神后期至通玄的实力,尤其是为首一人,实力不下于方司首,甚至犹有过之,对方趁方司首保护我们之际,突然出手,重创了方司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司首受创后,那些人本欲赶尽杀绝,不得已方司首动用禁忌秘术,拼着玄黄灵性受损,才杀出一条生路,不过,方司首也身受重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林聿淮停了一下,脸上露出一抹自责与懊恼:“都是我们拖累了方司首,要不是方司首为了保护我们,绝对可以轻易脱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,而是先弄清楚究竟是谁敢动我靖安司的人?”顾隋唐问道:“你们与那些人交过手,可有认出对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摇摇头:“对方全都带着面具,一身黑衣,我们不知对方是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武功路数呢?”顾隋唐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思考了一下,道:“对方的武功路数驳杂、诡谲,我没见过那种武功,分辨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也是。”林聿淮和魏岳山也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顾隋唐眉头深锁:“这么说来,你们也不清楚他们为何攻击你们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聿淮、楚念酒等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会不会是某些与我们靖安司有过节的魔道妖人?或者是方司首得罪过的某人?”叶青试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像是。”林聿淮回忆道:“我在他们眼中,没看到仇恨和怨毒,好像……他们就只是单纯为了杀我们,不像是为了报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这只是我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没有反驳,有时候感觉,并不一定是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林大哥你们在处理诡怪之患时,可有得罪过什么人,或者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聿淮喃喃自语道:“应该没有,我们一直在处理诡怪的事情,根本没得罪什么人,好像也没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有一件。”忽然,楚念酒开口道:“你还记得稻香村的事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稻香村,你是说那个!”林聿淮恍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啊,大哥,咱别打哑谜了行吗?”叶青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林聿淮请了两声嗓子,道:“是这样的,在发生诡怪之患的村镇中,有一个小村子名稻香村,稻香村名字虽然起的不错,但却十分偏僻,很少有人踏足那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在处理稻香村诡怪的过程中,意外发现稻香村的村民个个面黄肌瘦,营养不良,整天神神道道,不事生产,后来我们经过调查发现,稻香村家家户户都敬奉着一尊造型怪异的佛像,那些村民不分昼夜对着佛像祈祷祷告,从而荒废了耕作,很是怪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将此事告诉了方司首,又走访了稻香村周围五六个村子,发现那些村子的村民皆是如此。但经过我们走访调查,却一无所获,就连那些村民自己也说不清他们信奉的是什么佛,只是说信奉此佛可以帮助他们逢凶化吉,遇难成祥,且个个虔诚无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佛像?”叶青眸光一闪,心中咯噔一声,好像抓住了事情的重点:“那尊佛像,是什么样子,有什么特别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回忆了一下,道:“就是一尊普通的佛像,但那种佛像却给我一种十分邪异的感觉,就好像……就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魔佛一样,是不是?”叶青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就是这种感觉。”楚念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那种佛像,让我看看?”叶青眼睛微眯。

        魏岳山取出一尊佛像,递给叶青:“就是这种佛像,不知道是什么佛,看起来挺怪的,不过方司首检查后,却并未察觉到异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接过佛像,只见那是一尊坐佛,佛像面容慈悲,拈花而笑,但那缕笑容中却带着一种邪魅和诡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冷笑一声,顿时明白了方小慢他们受伤的前因后果,也明白了昨晚王落日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出他所料的话,这一切都是魔佛的阴谋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或许察觉不到什么,他由于经常与无量魔佛接触,能清晰地感觉到佛像里面蕴藏着的魔佛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魔佛此人一向隐藏极深,不显山露水,但这次却莫名跳了出来,还准备搞一把大的,显然有些不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佛像的事情,却将所有事情都联系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佛像,肯定是魔佛的手段,虽然他猜不透这些佛像有什么作用,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。魔佛选择的这些村镇,都十分偏僻,很少有人会踏足那里,就算是靖安司也不常去,按理说十分隐蔽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却没想到由于魔坟之事,方小慢他们意外发现了这些佛像,以方小慢的脾气性格,发现了异常,肯定会追究下去,这样一来他就有可能暴露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魔佛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一方面出手埋伏方小慢等人,一方面勾结薛北昆,打算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落日最后对薛北昆说的那番话,就是指埋伏方小慢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计划,前者是后者成功的基础。

        埋伏方小慢,如果能借此控制方小慢,剩下顾隋唐一人就不足为虑了,甚至不需要王落日举办什么寿宴,就能通过方小慢控制顾隋唐,将整个靖安司牢牢握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行,也可以将其击杀或者重创,如此一来,既能让薛北昆相信他们的实力,与他们合作,又能削弱靖安司的实力,借寿宴之际,一举控制顾隋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计划可谓是一举两得,一石二鸟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从魔佛的谋划也可以看出,魔佛的实力并不是很强,至少不能轻易杀掉方小慢和顾隋唐,甚至没有把握对付两人联手,否则也用不着搞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明白了?你明白什么了?”屋内,顾隋唐等人看着叶青一会儿皱眉,一会儿冷笑,皆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看向顾隋唐道:“司首,你还记得魔佛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魔佛?”顾隋唐略一沉思:“你说的是那个污染静慧、炼制无量魔佛的魔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。”叶青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与他有什么关系?”顾隋唐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冷笑一声,肯定道:“这一切,都是魔佛做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