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群和尚抢水喝

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群和尚抢水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间逍遥客,自在江湖行……唔……头好痛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陌生的地方,闭着眼睛的叶青说了两句梦话,忽然睁开眼睛,揉了揉眉心,只觉得脑袋生疼,一片混沌,就仿佛脑袋里被囫囵塞满了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是哪里?我记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摇了摇头,想起了自己所处的环境,豁然站起身子,警惕地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魔山的山脚?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依稀辨认出了自己所在的地方,只是当他抬头四顾时,却并未看到那座悬浮在空中的魔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魔山呢……哦,原来天已经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的脑袋还有些混沌,反应迟钝,想了半晌,才想起洪降龙提过,魔山昼隐夜出,现在天已经亮了,那魔山自然也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记得我不是在归虚里面吗?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皱了皱眉,看到四周没有什么危险,盘膝于地,捋起脑中混乱的记忆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思索了片刻后,叶青慢慢捋清了魔山上所发生的事儿,想到了他最后见到的那个邪魅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想到邪魅男子的一瞬,一阵玄之又玄的道音出现在脑海中,识海中一朵黑莲飘落,黑莲九瓣,如天地九极,莲瓣舒展,妙法如梦,玄音阵阵,道韵横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万古天地一黑莲,妙法道韵蕴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一怔,双目中各浮现出一朵黑莲,阵阵玄之又玄的道音响彻虚空,无数神魔异相显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聋子,聋子,那边好像有声音?”

        离叶青不远的地方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侧着耳朵,踢了踢旁边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:“好玄妙的声音,好似蕴含着天地道韵一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男子正蹲在一具尸体前,手里捧着一颗心脏,一口一口啃着,一缕缕鲜血顺着嘴角流下,满脸陶醉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老妪踢他,男子转过身子,咧嘴一笑,将手中的心脏递了过去:“怎么了,瞎婆子,你也要尝一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尝什么尝,你就知道吃,看那边?”老妪狠狠地踢了一脚男子,指了指远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,懂了,懂了!”男子定眼望去,瞳孔中竟然又多出了一个瞳孔,好似重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天降异象,难道是有宝物出世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忽然激动起来:“瞎婆子,我们去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走,别被人捷足先登了!”老妪脸上露出一抹潮红,同样激动异常,向叶青的方向掠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一个山河贝,你们当真要与我不死不休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片丛林内,一名全身浴血的男子盯着眼前三人,色厉内荏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死不休?黑狐,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配与我们漠北三疯抢东西?”三人中,一个身材瘦削的人不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是人,但其实三人已经基本脱离了人类的范畴,三个人皆双目赤红,耳朵尖尖,脸上长满黄色的绒毛,双手十指上长着长长的指甲,像狗更像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名为黑狐的男子眸光闪烁,兀自不甘道:“三位何必苦苦相逼,我们都是在尸体上讨食吃,这里是我先来了的,按照江湖规矩,他们身上的东西理当归我所有?”他着实不想与漠北三疯为敌,不是因为他打不过,对面三人都是炼罡中期,而他却是半步洗神,真要打起来,他也不见得会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即便不会输,他也不见得能占到什么便宜,最大的可能是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眼前的三人,都是疯子,打起架来不要命,所谓愣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,就是这个理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人,据说是三个兄弟,身怀赤狼血脉,由于赤狼血脉较为强大,三人觉醒血脉后无法有效控制,受到赤狼凶厉气息的影响,神智受损,生生咬死了自己的父母,性格变得扭曲、狠辣,形如野兽,喜吃生食,喝生血,与人拼杀时悍不畏死,如似疯癫,活脱脱就是三个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故而,江湖人称漠北三疯,也有人私底下称其为漠北疯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江湖规矩?狗屁江湖规矩,在这个江湖上,拳头才是江湖规矩,再特么啰嗦,老子弄死你!”漠北三疯冷冷一笑,露出沾满血肉的牙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的,晦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黑狐暗骂了一声,昨天魔山消失后,那些从魔山出来的人遭到了大量心怀不轨之辈的围攻,那些人自己不敢冒险进魔山,却又惦念里面的东西,便埋伏在外面,等进入魔山的人出来后,再行突袭,逼迫对方交出从魔山中的所得,无论是宝物、传承,还是其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有半步洗神,自知没本事当个黄雀,去了也是白白送命,所以就安心地当了个尸虫,就是等大战过后,过来捡捡尸,吃点“残羹冷炙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肉吃,但好歹有些汤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想到,他刚捞到一条大鱼,就碰到了这三个疯子,倒霉到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你们看那是什么?”忽然,黑狐看向远处的天空,满脸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下意识望去,只见远处的天空中出现种种神魔异象,大道玄音交织,很是不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莫非有宝物出世?”老三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,过去看看。”老大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黑狐那小子趁机跑了。”这时,老二转身,忽然发现黑狐竟然消失不见,显然是趁他们将注意力放在空中的异象上时,逃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他逃不掉的,我已经记住他身上的味道了,等我们取了宝物,再去找他也不迟。”老大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我也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真倒霉,鱼没抓着,反而惹了一身腥……奴家的绝世容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名女子,正站在一棵大树下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身着宮装长裙,玲珑有致,气质妖媚,若只看其身姿,绝对会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若看到其脸庞时,则会将人吓得连隔夜饭都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的脸上坑坑洼洼,到处都是伤口,翻卷着血肉,有些地方的血肉甚至凭空消失,仿佛被某种东西剜去了一样,露出森森白骨和猩红色肉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女子正举着一面镜子,仔细打量着自己的容貌,口中抱怨个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抱怨了一会儿,女子收起镜子,看向身后的大树,只见身后的大树上,挂满了人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准确点儿说,不是人脸,而是人脸的皮,这些人脸都是女子,仿佛刚剥下不久一样,上面兀自还沾染着鲜血。女子一伸手,一张人皮落在手中,女子将人皮覆在脸上,顿时将原本脸上的伤痕掩盖,只剩下一张美丽的容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不好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举着镜子左右端详片刻,皱了皱眉,有些不满意,将脸上的人皮揭去,扔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,女子又取下一张人皮,覆在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嘴唇太薄,太丑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脸太圆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鼻梁太低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皱纹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双眼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眼睫毛太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就像所有挑剔的女人一般,纵然已经很美丽了,但仍旧还是不太满意,不断换着人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死人的脸还是没有活人的脸有灵气,以后尽量还是用活人的脸皮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挑挑拣拣,女子终于选好了一张人皮,但嘴里还是不停地抱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显异象,大道玄音,绝对有异宝出世!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女子看到了远处的天空,兴奋道:“太好了,昨晚什么都没抢到,现在总算有件值得高兴的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咯,奴家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居然是个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耳聋男子看着叶青,神情有些奇怪,他着实没想到他以为的宝物,居然特么的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人?不是什么宝物吗?”耳聋男子身旁的老妪,侧着耳朵,踢了踢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一个人,天地异象和大道玄音,好像都是从他身上传来的。”耳聋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莫不是……”忽然,老妪仿佛想到了什么,惊喜道:“莫非,他也进过魔山,正在领悟某位高人的传承妙法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有可能!”男子也欣喜不已:“哈哈哈……瞎婆子,我们的运气来了,我们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夺了他的传承,我们两个马上就要名扬江湖了。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聋老,瞎婆,没想到你们也来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高兴时,那名宫装女子迤迤然走了过来,女子的身姿看似曼妙,但速度却奇快,眨眼就到了聋老、瞎婆的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画皮娘子陈小娇?!你怎么也来了。”聋老看着眼前的女子,目露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咯,你们两口子来的,奴家就来不得吗?”陈小娇咯咯娇笑道:“吃独食,可是很不好的习惯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得对,吃独食可不好!”陈小娇的话音刚落,漠北三疯走了过来:“我们也要分一杯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脑子是有问题,但又不傻,若是在场的人比他们弱,他们就不是分一杯羹了,而是全都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画皮娘子、聋老、瞎婆都不弱,他们可没自大到一口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,胃口太大的话,会被撑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们三条疯狗叫唤了。”漠北三疯刚说完,一个手提血色长枪、身上煞气横生的男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血枪牧峥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牧峥现身,在场的所有人都紧张起来,一个和尚有水喝,两个和尚抬水喝,三个和尚没水喝,现在可不止是三个人,而是一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已经不是谁抬水、谁不抬水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,水够不够喝的问题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