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七十六章 鹿幽

第二百七十六章 鹿幽

        “鹿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看着骑着白鹿老翁,瞳孔收缩,身躯僵硬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幽,诡怪品阶不详,白须白发,老翁形态,持照魂镜,有白鹿为骑,鹿角坐童子,童子提纸灯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幽不知何来,常出现于强者墓葬之旁,结庐而居,守墓为责,不伤无辜,不见凡俗,凡遇贼寇不轨之辈,就会以手中之镜照之,照人人消,照魂魂飞,照魄魄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来说,鹿幽非强者之墓不居,强者愈强,所吸引而来的鹿幽实力也就愈强,而所谓的强者,至少都是宗师及以上,而鹿幽的实力,最少也与之相当,也就是说最少都是天灾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居住有鹿幽,就说明这里真是那些魔道巨擘、强者的埋骨之地,而一眼望去,这里不下于数百墓碑,也就意味着这里至少葬着数百名强者,那么反过来说,居住在这里的鹿幽,该有多强大?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刚才那个至少是通玄武者之人,在鹿幽的照魂镜之下,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,仿佛蝼蚁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幽杀了那名武者之后,没有多做理会,继续向叶青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身子一僵,下意识后退了一步,左移了两步,躲在妙道灵猿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你带我来的,你总得保我安全不是?

        妙道灵猿转身,伸出毛绒绒的手掌,拍了拍叶青的肩膀,咧开嘴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眨了眨眼,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以及……一丝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下一刻,妙道灵猿向不断靠近的鹿幽打了个稽首,纵身一跃,跳下山顶,消失在云海中,只剩下目瞪口呆的叶青,在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走了?你倒是带上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都快哭了,脚步一点,身子急掠,同样向山下掠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娘的,就你会跑,老子也会跑啊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时候不跑,难道还等着跟鹿幽谈谈心,聊聊人生理想吗?

        对不起,他还没活够呢?

        幻影如梦,叶青将幻魔身法施展到了极致,一个呼吸就掠到了山崖边,只差一步就能跳下山顶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他迈出最后一步时,一个毛绒绒的拳头出现在他的眼帘中,叶青微惊,身影变幻,一道道虚影于空中显现,欲要躲开那个拳头,可无论他如何闪躲,就是绕不开那个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拳头,愈来愈大,愈来愈近,在叶青绝望的眼神中,一根手指从拳头中伸出,弹在他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脑袋一晕,一股巨力袭来,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倒飞而回,倒飞之回时,他依稀看到云层中有一张猴脸,咧着嘴,笑得正欢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气的心肝疼,我是吃你家大米了,还是挖你家祖坟了,这么对待我?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背部碰到地面的一瞬,微微拱动,触地而起,换了一个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山顶这么大,我换一个方向跳,总成吧?

        可刚一动,鹿幽忽然举起手中的招魂镜,镜光如水垂落,照向叶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镜光的速度极快,仿佛跨越时空一般,眨眼就出现在他身前,叶青能感觉到,就算他跳下山顶,那缕镜光,还是会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躲不开,亦无法躲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无法躲,那便不躲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飞掠的身子陡然停滞,气息凝滞如山,一尊全身缠绕着无量锁链、宝相庄严的佛陀出现在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锁链松动,无量魔气从佛陀体内涌出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佛陀面容慈悲,嘴角含笑,左手捏卐字印,右手持度生印,但周身却是佛光、魔气交融,佛光之中,佛音禅唱,万佛朝拜;魔气之内,尸山骨海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如无量佛国;

        一如无间地狱。

        佛国地狱间,一股宏大、无形,充满诡秘的声音响彻虚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魔佛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魔佛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魔佛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桀桀,本尊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了,小子,你也太不厚道了吧!说好的小酒小肉小烧烤,一天三顿妓院跑呢,扭头就把本尊忘了,这么久了也不放本尊出来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魔气中,传来一阵邪异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声音,魔气咆哮、翻涌如海,可下一刻恐怖的魔气便被一缕清润的光芒照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玩意儿?鹿幽,照魂镜光,你个倒霉玩意儿,怎么招惹到鹿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翻涌的雾气中,得意洋洋的声音顿时变得气急败坏,佛陀一掌按下,“卐”字印逆转,佛光、魔气交融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“卐”字印逆转,佛国化魔国,万佛化万魔,万魔朝宗,度化众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掌落,如是我魔,欲化人间为魔国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着那一掌间所蕴含的伟力,叶青轻吁了口气,心底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空中的佛陀,自然是无量魔佛;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,则是雾魔。

        雾魔现在已经是无量魔佛的器灵,也可以叫做性灵,成为器灵后,雾魔就可以代替叶青执掌、使用无量魔佛,而不用担心反噬,且两者一体,可以最大程度上发挥无量魔佛勾魂诡器的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有了雾魔,叶青再也不用担心不小心被无量魔佛弄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雾魔并非叶青亲自孕养而诞生的器灵,而是九幽魔怪,所以自然不可能安心做一器之灵,受他左右,为了防止雾魔对他不利,早在熔铸之初,叶青就与雾魔订立了负碑之誓,主仆之约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他见证誓约的,自然还是当初那个负碑,上头有人好办事,在负碑的见证下,雾魔所有的阴谋诡计皆无用武之地,只能乖乖与叶青订立了负碑之誓,他为主,雾魔为仆,和无面所立誓约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雾魔之生死,只在他一念之间,且如果他死了,雾魔也会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雾魔纵然有千般不愿,万般愤恨,也无可奈何,只能乖乖任他摆布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第一时间,叶青就命令雾魔全力催动无量魔佛,挡住鹿幽的照魂镜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为了保证万无一失,无量魔佛出手之时,叶青也深吸一口气,清气入腹,乾坤内藏,气息渊渟岳峙,不动如山,一拳斜轰向地面,如截江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截江”

        拳落,劲气汹涌汇聚于身前,凝而不散,如山,若海。

        截江一式,本就是寓攻于守的一拳,截江断流,护持己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完这一切之后,叶青就只能听天由命了,真挡不住,那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量魔佛这一掌,实不下于洗神后期武者全力一击,但在那缕清润镜光的照耀下,如似骄阳下的冰雪般,消融湮灭,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见这一缕照魂镜光之强大,但叶青也能感觉到,无量魔佛这一掌也不算毫无功用,在无量魔佛的拦阻侵蚀之下,照魂镜光的威力也在慢慢削弱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到达截江一式所凝聚而成的劲气前,照魂镜光已经变得有些暗淡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即便如此,那些劲气在镜光的照耀下,亦寸寸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瞳孔微缩,不退反进,拳出一寸,本是凝实的劲力,汹涌而出,刹那如山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地震颤,狂风席卷,照魂镜光终于在抵达他拳锋一尺前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叶青却更加紧张以及绝望,仅仅是一缕镜光,他就使尽了浑身解数,鹿幽要是再照一下,他焉能有活命的机会?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令叶青惊喜的是,在那缕镜光消失后,鹿幽并没有继续对他出手,而是收起了照魂镜,对着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一个慈祥温和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:“你可以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这是鹿幽在说话,这点叶青并不奇怪,鹿幽如此强大,会说人话怎么了?不会说他才觉得奇怪呢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鹿幽所说的“进去”,是进哪儿去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指……那片墓园?!

        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唯一能进的,只有那片墓园,而与鹿幽相关的,也只有那片墓园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说妙道灵猿带他来这里,就是为了让他进墓园,这也能解释妙道灵猿古怪的举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鹿幽先前攻击于他,很大的可能是在考验于他,只有通过鹿幽的考验,才能进入墓园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通不过鹿幽的考验,那就只有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?还是不进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现在很纠结,明摆着,墓园中有机缘,有造化,毕竟这片墓园是那些魔道巨擘、强者的埋骨之地,里面很可能有那些强者的遗留之物,甚至于传承,那些大佬,指甲缝里随便露出一点儿东西,都够他叶青偷着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有机缘,就意味着有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片墓园中,很可能蕴藏着大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大爷就先不说了,一个守墓的,没啥好说的,谁知道墓园里面还有没有其他强大的诡怪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没有其他诡怪,墓园里面埋的可都是魔头一类的人物,不能说个个灭绝人性,但至少肆无忌惮、心狠手辣是真的,天知道会不会留有什么后手,防止别人打扰他们的埋骨之地,一个不小心,很有可能死的连渣儿都不剩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,都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来都来了,不进去碰一下运气,他又觉得亏的慌?

        进,还是不进,这是一个问题!

        纠结啊,纠结!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还愣着干什么,赶紧走啊,这儿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一阵雾气出现在叶青周围:“那个鹿幽太强了,我们根本就不是对手。而且这里,给本尊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,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正是雾魔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伸手,摩柯无量锁链收缩,无量魔佛恢复原状,落入手中,戏谑道:“呦,你还知道害怕啊?我还以为你雾大爷天不怕,地不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嘁,本尊怕什么,是你太弱了而已,本尊怕你死了,我也得跟着倒霉!”雾魔“嘁”了一声,满脸不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你刚刚说,这儿给你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,你是说那片墓园吗?”叶青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那片墓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雾魔说道:“那片墓园里,葬的都是强者,很强大,比本尊也不遑多让,叶小子,你要是想活命,听本尊一句劝,赶紧麻溜的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翻了个白眼,我听你在这儿吹,还和你不遑多让?

        恬不知耻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对于雾魔后面那句话,他还是颇为赞同的,这个地方确实很危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