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五十一章 镇尸钉

第二百五十一章 镇尸钉

    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按在马车上,劲力吞吐,马车炸裂成无数碎片,碎片成扇形飞掠而出,嗖嗖作响,十数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碎片洞穿身体,一片惨叫和惊呼连绵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叶青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漫天碎屑中,一个矮小的身影冲了出来,身影矮小,但却仿佛重逾千斤,每踏出一步,地面就震颤一下,势如利剑的碎片、木屑打在其身上,纷纷炸成粉末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金刚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冲到叶青跟前时,金刚童子双手成拳,高举头顶,慢慢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拳落下,空气颤鸣,如似方圆天地被扯了下来,镇压向叶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童子拜佛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刚童子虽然身如侏儒,但修炼的却是大金刚寺至刚至猛的炼体功法《金刚童子经》,《金刚童子经》顾名思义,就是需要从孩童时期打磨、淬炼身体,历经水火风雷诸劫,危险、痛苦无比,一不小心,就会身死道消;而且一旦修炼《金刚童子经》,其人就会永远保持童子形象,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《金刚童子经》虽然限制颇多,修炼起来十分困难,但若修炼有成,便会修成金刚童子法身,力大无穷,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童子拜佛,就是《金刚童子经》中的绝招,童子拜佛,佛镇诸天,神魔辟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刚童子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叶青却没有躲闪,一记勾拳,轰在对方的双拳上,在金刚童子惊骇的眼神中,叶青巍峨不动,反倒是他觉得一股巨力涌入体内,双拳被撞开,空门大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叶青以臂为锤,反手擂在金刚童子的胸膛上,风雷声中,金刚童子胸膛塌陷,倒飞而出,撞向人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身中剧毒的人不及躲闪,生生被金刚童子撞成滚地葫芦,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等麻衣老人等帮忙,叶青身影一闪,已经掠入人群,在金童童子反应过来之前,一把抓住对方的腿,横抡而出,其身旁的四人躲闪不及,连惨叫一声都来不及,就被砸成肉泥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叶青就像虎入羊群般,以金刚童子为武器,横抡,竖砸,粗暴蛮横,所过之处,纷纷有人炸裂、倒飞、死亡,惨烈、血腥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部分江湖人本就实力不强,再加上中了剧毒,实力十不存一,根本不可能是叶青的对手,短短十几息的功夫,就有数十人死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人不是没见过叶青杀人,在洛水擂上,叶青手段频出,杀的人并不算少,但仍旧没有此刻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粗暴、蛮横、血腥,叶青仿佛酆都地狱中走出来的神魔一般,视人命如草芥,视生灵如蝼蚁,生杀予夺,由我由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魔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逃,快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幸存的小部分江湖人,终于承受不住,心神崩溃,大吼大叫着,转身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怎么不逃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没有追那些被吓破胆子的人,而是转身,看着麻衣老人、白骨僧、无头娘娘等人一眼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尸山血海中,咧嘴轻笑的青年,麻衣老人、白骨僧等人心中皆忍不住生出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他们有些后悔来趟这滩浑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们都小看了叶青,他们本以为叶青白天和陈沧等人一战,虽然没有重伤垂危,但应该也受了伤,最起码也应该消耗不小,没这么快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叶青不但一点儿事没有,而且比先前更厉害,更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们所见的,他们以为的,都是叶青让他们所见的,以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叶青比他们所见的更强,比他们以为的更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心虚了,也有些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,你们既然不逃,那我就送你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见几人犹豫不决,冷笑一声,抓起手中奄奄一息,只剩一口气的金刚童子,砸向远处的麻衣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麻衣老人见状,一抖衣袖,衣袖变大,如柔软的流水般缠住金刚童子,卸去其身上的力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麻衣老人双手平伸,身上的麻衣轻轻飘荡,不断变大,如屋,如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如巨山,高约十数丈的麻衣,一袖拍下,就是天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……大而无当,花里胡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冷笑一声,抬手一拳轰出,焚风烈烈,气撼长空,镇天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云蒸大泽式”

        天地可撼,万物可蒸,况乎一袖乎?

        衣袖受到拳劲的冲击,鼓起一大块,然后慢慢燃烧起来,虚无之火炽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烧开的大洞中,一张血盆巨口陡然探下,将叶青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吞进去后,空中的麻衣慢慢缩小,只剩下一条丈尺粗细的青蛇盘绕在一颗粗大的树木上,嘶嘶吐着蛇信,腥风大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小宝贝,做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驭蛇公子走到青蛇跟前,拍了拍青蛇的脑袋,而青蛇如有灵性般蹭了蹭对方的手掌,乖顺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蛇兄,小心点儿,别出差错了,那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?”

        麻衣老人心疼地看着身上那件被烧了几个大洞的麻衣,暼了一眼得意洋洋的驭蛇公子,小心提醒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驭蛇公子得意道:“麻衣兄放心,我的小宝贝可是上古异种青虺的血脉,青虺乃上古异种,生于湖泽,腹蕴剧毒,滴血可腐金石,滴液可屠一城,乃是天下至毒之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小子既然被我的小宝贝吞了,用不了一时三刻,就会化为脓水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玩蛇的,我让你留着他的脑袋,你怎么忘了,你陪我脑袋?”无头娘娘怪叫一声,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意外,意外。”驭蛇公子赔笑道:“别生气,别生气,大不了我以后赔你一百个脑袋,绝对个顶个的年轻漂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哼,这可是你说的哦,要是做不到,别怪我翻脸哦!”无头娘娘娇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驭蛇公子笑道:“怎会,听说叶青来自洛水,待会我就启程去洛水,为你找一百个脑袋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宝贝……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驭蛇公子正得意不已,心神中忽然传来一阵不安和痛苦,那是青蛇的感觉,他与青蛇心血相连,能感受到青蛇的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驭蛇公子下意识看向青蛇,就在此时,青蛇陡然惨叫一声,裂为两半,距离青蛇较近的驭蛇公子和无头娘娘根本来不及反应,兜头被蛇血泼了满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嗤嗤声中,驭蛇公子和无头娘娘全身腐烂,冒着白烟,凄厉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青虺乃天下至毒之蛇之一,毒性猛烈无比,而青蛇含有青虺的血脉,体内的毒性虽然不如青虺强大,但也剧烈无比,血肉之躯根本难以抗衡,一时三刻,驭蛇公子和无头娘娘就化为了一堆白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四周但凡被蛇血沾染到的花草树木,尽皆化为腐水,就连地面都被腐蚀下去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你们想我死?对不起,让你们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蛇血剧毒之中,叶青带着青铜虎首,身后一尊煞气凝聚的将军矗立,手持青龙偃月刀,煞气冲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们不行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冷笑着,念起心动,身后的将军虚影青龙偃月刀连续八刀辟出,刀势大开大合,气息壮阔华丽,仿佛这天下春秋,尽于这八刀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春秋八刀”

        壮阔、充沛的刀光,将麻衣老人和白骨僧笼罩起来,刀气长吟,地面绽开无数狰狞的裂痕,深达数尺。

        刀光之内的麻衣老人和白骨僧更惨,麻衣老人身上的麻衣诡器在刀光的碰撞下,变得破破烂烂,整个人脸色惨白,一道道寸尺深的伤痕在身体上绽开,流出殷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于麻衣老人,白骨僧则要轻松不少,白骨僧手持一柄森白的骨刀,刀法诡异,时而光明正大,时而诡谲阴邪,时而温柔慈悲,时而残忍狠厉,仿佛慈悲善恶尽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惨白的刀光飞舞,一尊尊白骨佛陀萦绕四周,抵挡着恐怖的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白骨破戒刀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看似游刃有余,但白骨僧心中清楚,这些刀光恐怖无比,再这样下去,他必然坚持不了许久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骨僧心中焦急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废物,这么多人,连一个叶青都杀不了,废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暗中,薛时午看着岌岌可危的麻衣老人和白骨僧,脸色难看,骂咧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帅不用急,还有人没出手呢?”庞昆笑道:“少帅可别小看了这些人,他们的手段可不止这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庞昆的话刚说完,五根长钉出现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五根长钉,呈方锥状,上宽下尖,上面染着斑斑血迹,阴气缭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镇尸钉?”

        庞昆看着空中的五根长钉,有些意外:“这下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镇尸钉?”薛时午不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庞昆解释道:“镇尸钉,乃是镇尸派的一种诡器,专门用于封镇、克制尸煞、怨气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镇尸派以炼尸为主,为了寻找尸体经常盗坟掘墓,为了防止尸变或者冤灵、幽魂等物,就会用镇尸钉钉住尸首,封镇其尸煞、怨气。五根镇尸钉,四钉封四肢,一钉镇神魂,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青那张面具诡器,乃是聚凶煞而成,正好被镇尸钉所克制,那件诡器要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算这些人还有点儿脑子。”薛时午冷哼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