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三十章 美人蛾

第二百三十章 美人蛾

        顶着众人灼热的目光,叶青路过一个酒楼,只听酒楼内“啪”的一声堂木脆响,紧接着说书人的声音堂堂亮亮的响起: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说,那叶青一刀,劈开了五湖四海,阎罗地狱;一口气吹倒了三山五岳,太平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了太平妖人后,叶青踏空而起,以手作笔,于石壁上书写了一首诗。你们知道写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诗曰:十年磨一剑,霜刃未曾试;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朝斩妖人,来日踏太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沙沙如草芥,秋风荡落叶;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人堪可敌,天地我称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书人的话音刚落,热烈的掌声响起,宛如海浪。

        酒楼门口的叶青张了张嘴,半晌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说的是他吗?今日杀了太平妖人,明天就荡平了太平道,还杀人如割草,秋风扫落叶,一吹一大片,咱吹牛能不能靠点儿谱?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吹牛不用脑子,那听的人总得长点儿脑子吧,你们跟着瞎起什么哄?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只不过是闭了个关,怎么就感觉换了个人间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的他是洛水靖安司一个小小的巡查使,不知道还以为他是大楚皇帝的私生子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阴谋,绝对有阴谋。”绝对是哪个孙子想谋害朕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摸着鼻子,一下子就想到了关键:“这是哪个孙子想捧杀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来,靖安司有保密制度,像这种剿灭太平妖人之事,如无必要,是不会向外传的,所以一定有靖安司的人泄露了这件事;

        二来,这背后绝对有人推波助澜,而目标就是他,毕竟天门渊之事中,他虽然起了关键作用,但出风头的人可不止他一个,无论是林聿淮的一符开天,还是楚念酒的万里雪国,更遑论还有顾隋唐一人打杀了天门王和童皇,但偏偏他成了所有人的焦点,而且离谱的要命,明显是有人故意将他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吃了大亏、丢了颜面的太平道一定会视他为眼中钉、肉中刺,欲除之而后快;一些邪魔外道,估计也不介意凑凑热闹,添把柴,加点火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幕后之人,应该不是太平道,太平道不会这么蠢,自己打自己的脸;所以,应该另有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捧杀我,真够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嘀咕了一声,继而道:“不过,仅仅是太平道的话还不保险,要是我做的话,我就以太平道的名义,发个什么追杀令,再添点儿奖赏什么的,彻底将此事坐实,借江湖人之手,彻底弄死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捧杀,捧杀,既捧又杀,一举两得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啧啧,叶青这次可是一举成名,江湖皆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,一阵交谈声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,名是出了,可这命也快没了。他这次落了太平道的颜面,太平道那群疯子岂会放过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倒是说对了,太平道已经发出了太平杀令,如果有人能杀了叶青,太平道悬赏洗神功法一门,太平伐神丹一颗,地龙灵芝一朵,怨级诡器一件。啧啧,大手笔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了,要不是我实力不行,我早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嘘,小声点儿,叶青看过来了,来,喝酒,喝酒。”说话的是三个身穿劲装、腰配刀剑的江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:“……”这是哪个缺德冒烟的玩意儿想出来的点子,要赶尽杀绝啊这是?

        城市套路深,我要回农村,农村路太滑,人心也复杂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叶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青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正愤怒间,叶青忽然听到一声声呼唤,那声声呼唤,仿佛带着神奇的魔力,勾魂夺魄。

        循着声音,叶青扭头望去,眼帘中映入一张宜嗔宜怒、魅惑天成的脸庞,诱人堕落、沉沦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的眼眸,逐渐迷乱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诡异的是,周围的行人,仿佛没听到什么呼唤,亦未看到什么勾魂夺魄的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眼中,叶青只是莫名扭头,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谁都没有发现,一只指尖大小的飞蛾,正朝叶青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只飞蛾比普通的飞蛾略小,通体灰褐,眼睛硕大,腹部则密布着斑斓绚丽的花纹,花纹隐隐勾勒出一张女子的笑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蛾姑,你的美人蛾果然厉害,连叶青也着了你的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边一个卖水果的小摊上,一个男子看着脸色蜡黄、身穿麻布粗衣的中年女子,眼神放光:“太平道的奖赏,马上就是我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我们拿了那些功法、丹药,一定能名扬天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女子憨厚一笑:“俺不想名扬天下,俺只想顿顿都有大鱼大肉,将俺的孩儿养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等杀了叶青,别说是大鱼大肉了,就算是龙肝凤髓你也能吃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低声笑道,但刚笑了几声,忽然戛然而止,因为不知何时一只飞蛾,趴在了他的眉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子惊惧道:“蛾姑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点儿东西,两个人不够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蛾姑憨笑道:“而且,俺还没活够,俺不想死,所以俺得提前找个替死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刚欲反抗,眉心的飞蛾煽了煽翅膀,一阵粉沫飘落,男子的双眸一下子变得迷茫无神起来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那只飞蛾,从男子的眉心慢慢爬了下去,钻入对方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钻入男子口中的飞蛾,蛾姑笑了笑,继而看向叶青与那只飞蛾,眼中充满了温柔与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那只飞蛾即将落在叶青眉心时,叶青迷茫的眼神忽然变得清明,左手两指伸出,夹住近在咫尺的飞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美人蛾,呵呵,还真有人来杀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手中的飞蛾名美人蛾,厉级诡怪,形如飞蛾,双目硕大,腹部有花纹,状如人脸。

        美人蛾身上的粉沫有迷幻之效,可产生重重幻象,腹部的花纹人脸有迷惑生灵之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迷惑生灵后,美人蛾就会顺着对方的嘴巴、耳朵等地,钻入对方的体内,或者控制对方,或者以生灵血肉为穴,筑巢产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才并未受美人蛾的影响,只是为了将计就计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这个方法很老套,他经常用,但架不住实用啊!

        夹住美人蛾后,叶青手指间腾起一阵火焰,美人蛾瞬间被烧成飞灰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美人蛾化作飞灰时,一名男子纵身跃起,准备跳上屋顶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跑?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脸上露出一抹狞笑,身影腾起,向男子追去,可就在半空中时,叶青身形一折,张口一吐,雷光闪烁,飞掠向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则如雨燕返巢般折返而下,衣袖席卷,拍向蛾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声轰鸣同时响起,一声是男子的脑袋被飞雷轰碎的声音,一声则是劲气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失去脑袋的男子从天而降,掉落在地上,而蛾姑也是脸色潮红,身上冒着热气,踉跄而退,每退一步,地上就会留下一道烧焦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怎么发现俺的?”后退数步后,蛾姑方才止住身子,一脸凝重和骇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笑道:“很简单,你的手太白了,哪儿有一个整天日晒雨淋的人的手,会如你一样白皙柔嫩,如果我所料不错,你一定是个靠手吃饭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俺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蛾姑叹了口气,的确是她大意了,她除了擅长御使美人蛾外,还擅长暗器,所以向来十分注重对双手的保养,而进行伪装时,也忘了手这茬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嘛,你们说的话,我全都听见了。麻烦下次在人背后说坏话,干坏事时,小声一点儿。”叶青又说了一句,这才是他发现女子是真凶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蛾姑心头大骇,她和男子的对话皆是传音入密,叶青怎么能听到,除非对方的精神力异于常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蛾姑脸色变了变,道:“大人,这次是俺做差了,俺这就离开洛水城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然的话,俺就要让他们给俺陪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蛾姑看了一眼周围的百姓,声音敦实,但内容却森然冷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威胁我?”叶青语气微冷。

        蛾姑笑了笑,随着笑声,蛾姑的手臂、脸上等裸露的皮肤上,凸起一个个疙瘩,疙瘩起伏,里面如同有活物一般,看上去十分恶心、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疙瘩破裂,鲜血飞溅,一只只美人蛾飞了出来,翅膀煽动,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身饲蛾,够狠。”叶青看着变得如似血人一般的蛾姑,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一声声百姓的惊呼传来,叶青回首间,正好看见那名被飞雷轰碎脑袋的男子,和先前的蛾姑一样,身上鼓起密密麻麻的小包,而且相比于蛾姑,更加密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包鼓动,破裂,一只只带着鲜血、粘液的飞蛾从男子的体内飞了出来,眨眼的功夫,男子就已经没了人形,脸颊、肚皮稀烂,透过破碎的肚皮,依稀还能看到男子体内的脏腑已经全部被啃食的一干二净,取而代之的是一颗颗白色的蛾卵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蛾卵还在不断碎裂,钻出一只只美人蛾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几息的时间,空中就飞满了美人蛾,犹如乌云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蛾姑温柔地看着空中的美人蛾,仿佛在看自己的孩子般,语气轻柔:“俺不是在威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俺,有这个实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的是实话,这里是闹市,人流密集,如此多的美人蛾,一旦胡乱攻击,必然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纵然叶青能杀了她,她也可以拉上成百上千的人替她垫背,因而,她不是在威胁叶青,她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,也是她敢当街袭杀叶青的底气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