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二百二十四章 你莫不是在逗我?

第二百二十四章 你莫不是在逗我?

        顾隋棠与天门王交战的地方,早已狼藉一片,到处都是坍塌的废墟和皲裂的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废墟之中,天门王虚幻无形,手中的巨剑碎裂,身边的阴兵甲士早已死伤殆尽,不复先前的威武霸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天门王的身边,还站着一个小童,小童脸色苍白,气息萎靡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地上还有一具具小童的尸体,诡异的是,每个小童都长得和天门王身边那个小童一模一样,没有任何差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更离奇的是,那些死掉的小童,并非幻象,而是实实在在的血肉之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童皇,你的《血傀真经》也不怎么样嘛,和狗屁天门王一样,脆的像张纸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门王和小童的对面,顾隋棠晃了晃脖子,一脸不屑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于天门王和小童的狼狈,顾隋棠就显得好了不少,除了衣服有些破破烂烂外,身上几乎没有任何伤痕,气血如洪,中气十足,仿佛消耗甚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顾隋棠,你的确很厉害,我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你的对手。”小童,也就是童皇阴仄仄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是实话,顾隋棠很强,强的有些过分,天门王是无常诡怪,他是半步通玄,但在顾隋棠面前就仿佛蝼蚁般,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没与通玄武者交过手,甚至凭借《血傀真经》杀过一些通玄初期武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《血傀真经》,可以以自己的精血和血肉制造傀儡,每个傀儡皆可继承自己的武功和一定的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现在的极限,他能制造九个血肉傀儡,每个傀儡都能继承他七成左右的实力,相当于洗神初期到中期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与人对敌,就相当于一群人围攻一人,且所有血肉傀儡与他心意相通,不惧生死,更添了几分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他制造的这些血肉傀儡,在顾隋棠面前,就仿佛纸糊的一样,碰着就伤,挨着就碎,如果有选择,他实在不想和顾隋棠为敌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一切都快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童皇算了一下时间,挑衅地看了一眼顾隋棠:“不过,就算你能打赢我们,也没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用?”闻言,顾隋棠心中生出一抹不好的预感:“咋滴,你们还能翻天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是啊,这洛水城的天,要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童皇阴笑着:“事到如今也不怕告诉你,这洛水城,很快就会沦为魔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幽魔域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隋棠脸色微变:“呵,吓唬老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顾隋棠微变的脸色,天门王所受的屈辱和憋闷,终于得到了宣泄的机会:“哈哈哈……老匹夫,谁有空吓唬你,实话告诉你,当年那两个强者大战,不但毁了我天门城,更打裂了大地,留下一道贯穿九幽的裂痕,否则你以为我们为何魂魄不散,怨气不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,那道裂隙太小,溢散的九幽魔气太弱,无法冲出天门渊,限制了我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嘛,一会儿就不一样了,等魔潮涌动,裂隙大开,我们就自由了。到时候,整个洛水城就会变成本王的鬼蜮,所有的人,都会沦为本王的血食与奴隶。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开九幽裂隙,童皇,你疯了?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隋棠不是蠢笨之人,一下子就明白了天门王话中的意思:“你可知打开九幽裂隙的后果,不但会引动九幽魔气,涂炭生灵,更可能会有九幽魔怪趁机冲出,惑乱人间,你疯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幽魔怪是诞生于九幽之地的诡怪,形态各异,由于秉持九幽魔气而生,所以邪恶、强大无比,且可变化无穷,隐藏气息,一旦出现于人间,绝对会搅动风雨,天下大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九幽魔怪危险无比,危害巨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童皇病态般地笑了笑:“苍天已死,黄天当立,信我黄天之主者,自然会受黄天之主庇佑,永享长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信黄天之主者,死了就死了,天下大乱,就天下大乱,与我们无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你娘的黄天之主,一群疯子。”顾隋棠神情焦急,若真如童皇和天门王所说,事情就大条了,必须得想办法阻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看出了顾隋棠的焦急,童皇怪笑一声:“顾司首,别白费力气了,你找不到那个地方的,就算能找到,时间也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顾司首,来不及了,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阻止不了?那老子就先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顾隋棠怒吼一声,双目赤红,血气翻涌,方圆十数丈范围内的大地轰然塌陷。

        童皇和天门王急忙后退,发疯的顾隋棠他们可挡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童皇看向天门王,急忙道:“天门王,一直没看见你那三个得力手下,这时候就别藏着掖着了,快让他们出来帮忙,否则你我都得死在这个疯子手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手下?”天门王一愣,继而恍然:“你是说阴太守、鬼面童子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童皇斜睨了天门王一眼:“都这时候了,就别耍什么小聪明了,让他们先顶顶,我们先走,要是死了,一切可都没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天门王愣了一下,回答道:“耍什么小聪明?阴太守、鬼面童子和嫁衣女鬼他们三个都死了,就是前不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布置在这里的数万怨灵也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玩意儿,死了?你莫不是在逗老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童皇先是有些怀疑天门王不想折损自己的手下,在骗他,不过等看到对方迷茫的小眼神时,顿时意识到对方没有在说谎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天门王没有说谎,那么就意味着戏宝和媒婆他们猜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阴太守他们抓了那个潜入天门渊的人,而是那个人杀了阴太守、鬼面童子和嫁衣女鬼三个诡怪以及……数万怨灵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来,那个人现在在哪儿?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概……也许……可能……”童皇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苍白,眼神惊惶。

        极有可能,那个人已经跟着戏宝和媒婆两人,找到了裂隙之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从顾隋棠他们很快就知道了天门渊的秘密来推测,那个潜入天门渊之人,不是误入,十有八九就是靖安司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如果那个人现在真在九幽裂隙那边的话,会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会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叶青在的话,一定会告诉他,我在拆迁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他在拆迁。

        顺带捡点宝贝。

        拆迁,自然是在拆那十二根巨大的石柱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十二根石柱,显然就是小孩口中所谓的都天十二神魔大阵,或者准确点说是都天十二神魔大阵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都天十二神魔大阵是洞开九幽裂隙,引动九幽魔气的关键,所以只要毁了都天十二神魔大阵,太平道的阴谋便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呢,破坏一个大阵最好的办法就是毁了阵元,轻松简单,可惜他不懂阵法,自然无法知道都天十二神魔大阵的阵元和核心在哪儿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呢,只能用最粗暴野蛮的方法,毁了这些石柱,根基有损,大阵自然也就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莽是莽了点儿,但效果一样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等小童、戏宝、媒婆等人离开后,他还在原地藏了一会儿,确认戏宝他们没有留人或者隐藏有其他后手后,才开始进行破坏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双腿微屈,一拳轰在石柱上,劲力于石柱之内爆发,咔咔声中,石柱如朽木般碎裂坍塌,偏偏没有任何声音发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待石柱坍塌之后,叶青一把抓住落下的旗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旗幡落入叶青手中,猛烈挣扎起来,一头人头鸟身,双翅上长满眼睛的怪鸟怪啸一声,密集于双翅上的眼睛眨动,一股奇异的力量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只觉得眼皮沉重,困顿无比,想要睡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眠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叶青仿佛早有准备,于识海中观想羲皇乘撵图,眼中迸溅出璀璨的金光,恢复清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面旗幡中,封印的郝然是眠鸟的精魄。

        眠鸟为勾魂级诡怪,人首鸟身,双翅长满人眼,声音和人眼皆可释放出令人疲倦、困顿一类的力量,使人睡着,睡着之后,眠鸟就会啄食对方的眼珠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旗幡中封印的只是眠鸟的精魄,实力自然不如真正的眠鸟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即便如此,这面旗幡,已经极为不凡了,相当于一件厉级诡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像这样的旗幡,共有十二面,每一面旗幡中都封印着一个勾魂级诡怪的精魄,例如烈焰虎、无面蛾、万枯鬼藤、哭风、雨孩儿、雾灵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十二面旗幡,就是他所说的宝贝!

        十二面厉级诡器的旗幡,不是宝贝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一趟天门渊之行,简直是赚了个盆满钵满,前有怨灵送温暖,后有太平道送宝贝,好人呐!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好人,那我要是不好好报答你们一番,算我对不起你们?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嘿嘿一笑,一拳轰出,将最后一根石柱轰碎,在石柱破碎的一瞬,弥漫于盆地上空的大风慢慢消散一空,一股奇异的力量也随之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盆地中央的裂隙中猛然爆发出一阵恐怖的剑意,剑意冲霄,生生将浓郁的雾气绞碎,露出大片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恐怖的剑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剑意爆发的一瞬,叶青踉跄而退,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是都天十二神魔大阵压制了裂隙内的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恐怖的剑意,难怪能洞穿九幽,也不知道那两个强者是谁,为何要在天门城大战,真是作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着那道剑意,叶青叹了口气,正打算给顾隋棠等人传个讯号,让其过来,可就在此时,大地诡异地颤抖了起来,裂隙内涌出浓郁的九幽魔气,就算有剑意阻拦,剩余的九幽魔气也十分浓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