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三章 平平安安人间道

第一百三十三章 平平安安人间道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哥,快点儿,要是那头肥羊被别人捷足先登了,我们可就亏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名为阿木的阴狠男子看着身边不急不慌的田珩,焦急地催促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田珩暼了阿木一眼,冷冷道:“昨天给你说的话你又忘了,作为诡怪猎人,一要小心,一要耐心,否则迟早是个死,还不如趁早滚回家去算了,还能留得一条小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田哥别生气,我这不是怕到手的鸭子给飞了吗?”阿木显然十分惧怕田珩,缩了缩脖子,赔了个笑脸。

        田珩冷哼一声:“急什么,飞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坟丘,晚现而早隐,我们若去的早了,坟丘未消失,我们还得等,万一不小心卷进了坟丘里,别说是吃鸭子了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按照俺现在的脚程,赶到坟丘时,太阳刚刚升起,坟丘刚消失,无论那个小子是死了,还是苟延残喘地活了下来,都正好是我们的渔翁得利的机会,着什么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哥英明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哥高瞻远瞩,厉害,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别拍马屁了,都准备一下,万一那小子活下来了,我们还得费一番手脚!”田珩笑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阿木嗤笑一声,不屑道:“活下来?那坟丘诡异无比,我从没听说有人陷入里面,还能活下来,田哥你多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珩憨厚地笑了笑:“我们呢,做任何事,都得作最坏的打算,作最充足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唯有如此,才能在这个世上活下去,好好的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们记住了!”阿木等人点点头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一切都如田珩所料,等他们赶到坟丘时,太阳刚刚升了起来,温暖和煦的阳光冲破云天,驱散黑暗,垂耀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岁月,静好!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田哥,那棵大槐树怎么不见了?”走在最前方的阿木忽然惊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田珩上前两步,环顾了一圈,同样有些惊讶:“奇怪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哥,那小子在那里,咦,竟然真没死,不过看样子也伤的不轻,奄奄一息,躺在那里等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木忽然暼见躺在乱葬岗中的叶青,在他的感知中,叶青气息微弱,似有若无,眼睛一亮:“田哥,我去结果了那小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未落,阿木的身子已经掠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木,回来!”田珩脸色微变,见阿木已经冲了上去,暗骂了一声蠢货,但也无奈,挥了挥手:“大家跟上,都小心一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有人来了!”叶青身旁,无面睁开眼睛,看了一眼道:“是昨天那些诡怪猎人,来者不善,要不要老奴去收拾了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来了,唉,贪心不足啊!”叶青叹了口气,他昨天离开时,就感应到田珩等人躲藏在树林中没有离开,且人人目光阴狠,所以估计对方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遇到阴槐后,他大致明白了对方的打算,估计是想等他被村子内的诡怪、阴槐杀死后,田珩等人好来捡一波尸!

        或者,是想等他与阴槐两败俱伤后,他们好渔翁得利!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看来,果然如此!

        唉,我救了你,你却想杀我?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!”叶青摆摆手:“不用留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公子你就放心吧,老奴动手,毫无痛楚!”无面怪笑一声,缓缓向阿木等人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东西,滚开,别挡路!”阿木见到无面,大吼一声,面带不屑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面不见恼怒,脸上仍旧挂着一丝笑容:“嘿嘿,我家公子命老奴好生招待诸位,诸位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无面的怪笑声,正冲向叶青的阿木,身体一僵,脸上的眼睛、鼻子、嘴巴等五官缓缓消失不见,最后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木……大家小心!”身后的田珩等人见状,脸色一变,大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其他人不敢怠慢,抽出刀剑,神情戒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还未靠近无面,所有人只觉得一股诡异的力量袭来,脸上的眼睛、鼻子、嘴巴等开始一点点被抹去,一点点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…我看不见了,我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鼻子,我的鼻子,田哥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惊叫连连,双手在脸上乱摸,恐慌至极,但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在场的五六人中,只有田珩抵挡住了那股诡异力量的侵袭,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纵然如此,却掩饰不住他内心的惊恐,他们一行人,都是拓脉境,且三人为拓脉中期,实力不弱,本以为是来捡便宜的,但谁成想,竟然踢到了铁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看样子,对方并未受伤,甚至连消耗也极小,且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渔翁作鹤蚌,黄雀为螳螂,田珩心中生出一抹惶恐与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,连一个奴仆都如此厉害,那其公子,恐怕更强!

        “逃……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念头萌生,田珩立即转身,毫不犹豫地向远处逃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至于报仇什么的,他想都没想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诡怪猎人,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自家命自家承,承住了,或许就是一场泼天富贵;承不住,黄土堆里埋白骨。

        怨不了天,怨不了命,亦怨不了旁人!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刚跑了几步,田珩只觉得一阵热风从脸庞拂过,紧接着,他的体内忽然变得灼热起来,血液沸腾,脏腑如煮,识海内亦如似燃起了熊熊烈火,神魂若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剧烈的痛苦,使田珩忍不住大吼了一声,但在张嘴的一瞬,田珩的嘴里喷出暗红火焰,而其全身毛孔间,亦渗出缕缕暗红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田珩整个人,就变成了一个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焚风呼啸,火焰熊熊,几息的功夫,田珩就成了一团灰烬,清风吹拂,随风而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劳公子你出手,老奴一人足矣!”无面回首,看着收拳而立的叶青,垂手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是实话,田珩虽然实力不差,但想赢他,还差点儿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懒懒一笑:“能赢是能赢,但太浪费时间了,早点收拾了,好早赶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面忙作恍然状,一拍脑袋,懊恼道:“还是公子想的周到,老奴愚钝,见识浅薄,差点误了公子的时间与大事,惭愧,惭愧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呱呱……”一旁的功夫蛙,不由翻了翻硕大的眼睛,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面挺直身躯,拍着胸膛道:“蛙兄,老奴句句都是肺腑之言,绝无半点假话,怎么能是拍马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芽芽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芽芽蹲坐在叶青的肩膀上,扮了个鬼脸:“拍马屁,不知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燕雀安知鸿鹄之志,你们不懂,你们不懂啊!”无面叹了口气,一脸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忽然插嘴道:“哦,我倒很好奇,你的鸿鹄之志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面当然不能说他鸿鹄之志是翻身奴仆把歌唱,嘿嘿笑道:“老奴的鸿鹄之志,当然是伺候好公子您,希望您仙福永享,寿与天齐!”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笑笑,不置可否,望着初升的旭日朝阳,轻轻道:“仙福永享,寿与天齐就算了,我只想,平平安安,快快乐乐,一辈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趁着朝阳正暖,走一走这平平安安人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枫叶渡,之所以名为枫叶渡,是因为渡口有一片红枫林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当到了秋日,枫叶火红,胜于二月红花,如似红霞烈焰,说不尽的人间盛景,道不清的尘世风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枫叶渡所在的河流,名为洛水,横穿洛水与凤阳两郡,途径数十个村落,不仅滋生了万亩良田沃野,更为河流两岸的百姓提供了丰富的鱼虾物产,商贸繁荣,素有“玉带绕天府,物华胜神都”之美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天府,自然是指以鱼米和商贸闻名的洛水郡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只需在枫叶渡坐船,就能直达洛水郡,十分便捷。

        枫叶渡虽然只是一个渡口,但规模却不下于一般的村落,至少比君山村要繁华许多,还有驻军把守,可谓十分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入城检查也十分严格,纵然他有安阳靖安司授予的令牌,仍旧被盘问了许久,进行了专门登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也与他带着三个诡怪有关,无面有隐蟾在,不怕巡天镜,但功夫蛙和芽芽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,不乏有御使诡怪的武者,或者豢养诡怪为宠物的贵人,所以拥有诡怪奴仆、宠物等并不鲜见,朝廷也不能完全禁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诸如这类人,需要进行详细的登记与审查,以防其被诡怪控制或者利用诡怪作乱;而一旦城内有诡怪作乱,这类人也往往是首先被调查、怀疑的重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有靖安司的令牌在,城门守正倒是对他客客气气,按规定填写了一些信息后,便顺利进入了枫叶渡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枫叶渡后,叶青并未逗留,直奔渡口而去,刚好赶上了一艘准备前往洛水郡的楼船。

        楼船名云山,船如其名,长约九丈,宽约四丈,高约八丈,共四层,如似一座小山,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楼船船身、船首、船楼、甲板等各处,雕镂着一朵朵白云,银线勾勒,神秘而不失雅致,华贵而不失【精美】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刚登上云山舟,就有一名钱姓管事迎了上来,在看到叶青的打扮和功夫蛙等诡怪后,钱管事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般带有诡怪之人,绝非普通人,最好不要慢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