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网 - 恐怖灵异 -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- 第二十章 酒公子

第二十章 酒公子

        “楚大人这次救了我们君山村万条人命,大恩大德,无以为报,请受我等一拜!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婆婆并未当真,躬身一拜,诚心感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楚大人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虎、叶青等活下来的人皆对着楚念酒躬身一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唉,你们要是真想报答我,等会给我准备两壶好酒就行了!”楚念酒一挥衣袖,一股劲气将所有人都托住,弯不下去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说笑了。”夏婆婆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哈哈一笑:“这个可真没说笑,我叫楚念酒嘛,念酒,念酒,可不就是喜欢喝酒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我带的酒都快喝光了,没了酒,就是要了我的命,我救了你们,你们送我两坛美酒,就等于救了我一命,一命换一命,天经地义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婆婆笑笑,觉得楚念酒不似作伪,笑道:“那好,我这就命人去准备上好的酒菜,以谢大人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眼睛一亮:“那感情好,这些天我都在山里转悠,天为被,地为席,蚊虫为友,没尝过一口热乎菜,嘴巴都快淡出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婆婆点点头,立即命令一个伤势不太重的巡逻队员,让他去张罗一下吃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敢问楚大人为何会这么快赶到君山村?我们是昨天才通知的安阳县靖安司,按理说至少需要一两天的时间上面才会派人下来,楚大人你怎么会来得这么快?”见楚念酒很好说话,又没有架子,夏婆婆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他从未听说过安阳县靖安司有楚念酒这样一号人物,虽然那个令牌不会作假,楚念酒又救了他们全村人的性命,按理说不会有什么问题,但小心点总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笑了笑:“这个啊,前几天你们不是上报靖安司,说你们君山村遭到了一个石棺的攻击吗?他们就派我来调查一下石棺的事情,我这些天一直在小君山里晃悠。上面接到你们的消息后,便传讯于我,正巧我离得也不远,这才能及时赶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婆婆恍然:“原来如此,辛苦楚大人了。”她也没想到,当初的小心之举,竟然成了他们君山村救命的稻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楚大人可知控制这些人皮诡怪的,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夏婆婆又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喝了口酒:“知道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这些人皮应该是某种诡器搞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诡器?”夏婆婆压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叶青也一愣,诡器他倒是听林虎提过,所谓的诡器,就是用诡怪身上的材料炼制而成的武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诡器形状各异,不拘泥于刀枪棍棒等,功能不一,威能不同,各有妙用,威力不俗,传说中有些诡器甚至可以断江截流,飞天遁地,摘星拿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无一例外,诡器和诡怪一样,都十分邪异,拥有强大力量的同时,也拥有各种负面作用,殃及持有者,例如嗜睡、暴食、迷路、疾病等,这些负面作用还只是轻的,一些强大的诡器,甚至会反噬主人,涂炭生灵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白了,诡器就是一件可控的诡怪!

        例如他的诡经,叶青就怀疑是一件诡器,而且十分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诡经的负面作用和其强大的能力却不太相符,所以叶青一直对诡经抱有深深的忌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是诡器没错!”楚念酒思索了片刻:“应该是某种诡器失控,造成了现在这种情况,我以前见过类似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该怎么办?”夏婆婆忧心道,若真如楚念酒所言,那么如果不能解决掉失控的诡器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语气轻松道:“没事,明天我带人去小君山走一趟,将诡器解决了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婆婆大喜:“多谢楚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笑笑,打了个哈欠:“小意思,反正我明天还要去小君山继续调查石棺的事情,顺手的事儿,省得多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像在楚念酒眼中,失控的诡器,只是小事一桩一样,不值一哂!

        “婆婆,饭菜准备好了!”这时,一名村民跑了过来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,肚子刚好饿了!”一直懒洋洋的楚念酒听到饭菜,眼睛顿时一亮,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先去吃饭!”夏婆婆一笑,着人带着楚念酒离开,而后对林虎道:“虎子,你先派人清点一下村民的伤亡情况,安抚好村民,千万别生出什么乱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挑几个受伤不重的队员,明天跟楚大人一起进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天刚一亮,叶青便起床,洗漱了一下,来到了村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村口时,林虎已经等在那里,除了林虎外,还有陈征、刘金水、吴彪、郑涛等一共五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叶青,林虎点点头,其他人亦打了声招呼,唯独陈征眼中闪过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叶青笑着,一一点头回应,随后便抱着长刀,站在一旁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自然不是去巡逻,而是要去小君山,和楚念酒一起解决失控诡器的事情!

        等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,才见楚念酒打着哈欠,懒洋洋地跟着夏婆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啊,诸位!”见到林虎等人,楚念酒懒洋洋的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过楚大人!”诸人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楚念酒靠在一棵树上,看了一眼叶青等人,扭头看向夏婆婆:“他们就是今天跟我去小君山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夏婆婆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皱了皱,看了一眼叶青:“怎么还有一个淬体小成的小兄弟,太弱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婆婆悲凉一笑:“楚大人见谅,昨天我们君山村的武者不是战死就是受伤,实在找不出什么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点点头:“行吧!对了,林队长你就不用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身受重伤,胸骨断裂,脏腑重创,就连丹田也受损不轻,若不好好休养的话,你这一辈子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虎眉峰一拧:“楚大人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但还没说完,便被楚念酒打断:“以你现在的伤势,去了也帮不上忙,反而会拖我们后腿,不如在家好好养伤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林队长你就在家好好休息,不用担心,楚大人可是洛水郡大名鼎鼎的酒公子,有他在,什么诡怪解决不了!”林虎还待说什么,陈征突然插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众人一惊,洛水郡可不是他们这种穷乡僻壤,洛水郡下辖九县三十六村,而安阳县便是洛水郡下辖九县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能在洛水郡排得上名号,那便真的很厉害,是他们不可想象之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你认识我?”楚念酒好奇道,没想到在这么一个小地楚居然有人认识他,难道他的大名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了?

        陈征恭谨道:“我听我哥哥提过楚大人你的英名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疑惑道:“你哥哥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征眼中闪过一丝得意:“我哥哥名叫陈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剑公子陈沧?”楚念酒挑了挑眉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征点点头:“剑公子陈沧正是我哥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啧啧一叹:“你居然是陈沧的弟弟!我和陈沧打了这么多年交道,只知道他来自一个小地方,竟然不知道他还有一个弟弟,啧啧,瞒的够紧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亲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征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开个玩笑。”楚念酒笑笑:“你说你又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,也不知道有什么好隐瞒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征解释道:“哥哥说,他这些年来,得罪了不少人,也杀了不少智慧型诡怪,那些人或者诡怪奈何不了他,可能会拿我出气或者威胁于他,所以才未告诉他人,也嘱咐我不要随意告诉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恍然:“这倒也是,他这些年可是威风得紧,杀了不少诡怪,得罪了不少人,确实得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两人的对话,夏婆婆、林虎等人一脸震惊,陈沧确实是陈征的哥哥,两兄弟自幼相依为命,陈沧从小就展现出了绝佳的习武天分,什么武功都是一学就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陈沧被一名游历至此的老者收为徒弟,离开了君山村,再无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听楚念酒的意思,陈沧竟然成了一个大高手,被称为剑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他们君山村这个鸡窝里算是飞出了一只金凤凰,而凭借这只金凤凰,他们君山村估计也会跟着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!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所有人都兴奋莫名,而看向陈征的目光,也变得热络、艳羡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这样一个哥哥,难怪陈征平时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,换做是他们,早就飘起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话说陈沧那么厉害,你的境界却不怎么样啊!”楚念酒喝了口酒,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瞬间,陈征的笑容僵硬在脸上,尴尬道:“这个,我自然没有哥哥那种天分!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念酒耸耸肩道:“你看着可比陈沧聪明多了,能说会道的。陈沧嘛,一副死人脸,不苟言笑,就像别人欠他几百两雪花银一样,无趣的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陈征尴尬一笑,楚念酒敢这么说,他却不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出发吧!”楚念酒抬头看了看太阳,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恭祝大人一路顺风。”夏婆婆拱手道:“另外,这些孩子就有劳楚大人照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照看陈征吧!”楚念酒调侃了一句:“放心吧,有我在,不会有什么事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带着叶青等人离开村子,朝小君山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