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柯学的不正经学者在线阅读 - 第0094章你好啊,志保

第0094章你好啊,志保

        门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轻轻叹了口气,对于这个结果感到了悲哀。

        施以枷锁的门,自我对自我所设下的限制,是对于过去的逃避,亦或者说是一种对现在的保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说,我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是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个目前无解的问题,月夜见也不打算去做出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要做的,是打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门后的是什么呢?”月夜见有些好奇,“钥匙,钥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叮铃铃!

        有铃铛声响起,从月夜见的背后,就像是女孩挂在脚上或腕上的铃铛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驻足,心跳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挥一挥手,密密麻麻的蛛丝将一切都封锁了,化作森白的蛛丝大茧,将一切的血色与肮脏都笼罩在其中,仿佛紧贴地下室房门的墙壁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过身,那扇厚重的门打开,两个小小的头颅探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娇小的,如同七八岁少女的茶发女孩将大些的女孩挡在后面,看着眼前那有些熟悉,却又陌生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,”月夜见微微低下头,手指触碰少女的发丝,“志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毛利小五郎左右来回扭转头,看向影像,然后看向身边那身体有些颤抖的少女,狠狠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、这就是之前东乡绘利奈问出问题的根源吗?

        像!

        不,已经不能用像来形容了,那简直就是从一个模具中熔铸锻造出的量产型一般啊!

        而如果说毛利小五郎是看向灰原哀的话,那么,他的女儿则是看向了柯南,炙热的目光近乎要将对方融化,叫柯南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不会是的,自己又在犯什么傻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毛利兰拾去眼角的泪水,不由露出说不出的笑容,明明已经见过了柯南的妈妈,也得到了有希子阿姨的否认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想法呢?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我还是想你了呢,新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灰原哀已经学会抢答了,但她那紧盯着的双眼出卖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潜意识中的自己,是怎样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见长大了很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志保看着高高的,就像是曾经见过的那些大学生一样的月夜见,满脸好厉害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的话,见真的不像是比我小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不比志保……”月夜见揉着志保的手一顿,“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是个大笨蛋,什么都忘了。”志保笑了笑,“你忘了,你可是比我还小一岁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错了!

        全都错了!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只觉得自己的记忆都在混乱,那清晰的过去,仿佛已经再也无法可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明明是比志保大才对啊!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潜意识当中的志保会这样讲?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关于被志保打中胸口心脏死亡之前的童年记忆,究竟有多少是真的?又有多少是假的?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我应该早就已经察觉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突然想起了洛书之上,关于自己的人物属性页,年龄一栏清楚写着“肉体年龄17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哀,现在的年龄是十八岁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确比哀小一岁!

        可哀从未提起啊?她的记忆也被篡改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年纪大了,记不住了。”月夜见这般讲着,“夜深了,志保该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志保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妈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是不是又去杀人了?”志保眨着眼睛,“我看到了,见、爸爸还有妈妈做的事情,我全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嘎嘣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突然感觉自己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崩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要不要去相信面前的一切,这是不是由那已经被自己杀死的潜意识所打造的一个谎言陷阱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,他说的是如果,志保真的知道一切的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么当初为什么要在杀死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那个面不改色,对着自己胸口将子弹打空的女孩,与这潜意识之井中的可爱少女,究竟谁才是真,谁才是假?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陷入了瞳孔地震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候,志保轻轻放开了身后女孩的手,向前抱住了月夜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并不算高,头只在月夜见小腹的位置,紧紧依靠着对方,双手环握抱紧,仿佛埋进去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声音有些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再勉强自己了,好吗?你已经做得够多了,不必为了爸爸还有妈妈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有自己的人生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下放,环着志保的脖颈,良久才说出了一句话:“这就是为了自己,是为了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志保的声音似乎有些更咽的味道:“见,你从来就不会说谎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有水滴落,打湿了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拍着对方的背,轻声道:“睡吧,好好睡上一觉吧,醒来……一切就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会说谎吗?

        以前或许不会,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口中还有真话吗?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不知,或许除了那已经被他自己亲手杀死的潜意识自我,没有另一个人能够肯定的说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志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呢喃着,双眸有些迷离,文明杖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梦,也该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风暴解除!风暴解除!神探可抽出!重复一遍!神探可抽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立刻抽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睁开双眼,是陌生的灯光,月夜见轻轻一挣就将束缚精神病人的束缚衣给争破,遍布疤痕的双臂垂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百贵室长啊,我似乎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他面前的不只是百贵室长,包括井端的绝大部分成员都在,数十名手持防爆盾的警备人员全神贯注的戒备着,仿佛面对一个极为危险的暴徒,手持足以炸平学校的炸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,那并不是个多么美妙的梦。”百贵室长握紧了拳头,“你就是狂信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狂信徒?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歪了歪头:“我的名应该是月井户,不是吗?话说回来,犯人逮捕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炸弹犯森谷帝二已逮捕,焰火师作为协助犯也已经被抓捕收监。”百贵室长前踏一步,“现在,我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收监‘狂信徒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抬起手,撩了撩发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罔象女利用来进行的是刑侦告破,但是,这种高新技术只能用以确定嫌疑人。哪怕所有人都可以肯定那就是罪犯,但依旧是嫌疑人,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没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清冷的声音从井端之人的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让开了,仿佛冰山美人,但年龄却是小学生的女孩背负刀剑,手抱电脑走到了月夜见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井是用来找寻罪犯的,并通过抽象具现的世界去找寻证据。用一句话来形容,先射箭,后画靶,你们将顺序调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灰原哀轻声说着,微扬起头,如同宣判结论的女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,现实依旧是那个现实,顺序并未像你们那样调换。罪犯?请出示证据,来证明见是你们所说的‘狂信徒’,再谈收监的事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