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柯学的不正经学者在线阅读 - 第0006章关于退学的二三事

第0006章关于退学的二三事

        无聊。

        雪白的双人床上,月夜见仰面看着天花板,柔和的光并不如何刺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原身虽然是个疯子,但却是个爱享受的疯子,大别墅,英伦内饰,进口床垫,简直是为了享受而豪掷千金的典范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是第五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天,一小时的头脑风暴,秘仪的重定,十二小时的梦境过往,极为充实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开始,便是如米虫一般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啊,毕竟月夜见本就是个宅家里的死宅,米虫的生活才是常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叮铃铃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电话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伸出手,勾到被闲置一边的翻盖手机,看也不看,接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月夜同学吗?我是帝丹高中的校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校长先生啊。”月夜见稍微直起身子一些,但语气依旧慵懒,好像晒太阳的猫,“有什么事吗,我很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月夜同学,你申请的假期在两天前就已经结束了,但至今未回学校报到,请问是发生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另一头的帝丹校长语气很平稳,没有一丝一毫的责备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对方是帝丹高中的摇钱树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帝丹高中是一个很有名的学校,曾经走出了世界级小说家工藤优作,大明星藤峰有希子,律师女王妃英理,以及现在的名侦探“沉睡的小五郎”——毛利小五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届也是人才辈出,其中有二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毛利小五郎一般的职业,被称之为东瀛警察的救世主、平成的福尔摩斯,高二b班的工藤新一,也是小说家工藤优作与现以随夫姓的工藤有希子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第二人,便是现在进行对话的人,高三a班的月夜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工藤新一的名气再高,到底是个侦探,而月夜见,作为《吉尔伽美什史诗》的翻译者之一,在国际神话学、民俗学圈子里都有不小的名气,是可变现的教育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样的一颗摇钱树,可不得善待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月夜同学,有问题可以向我提,能帮的,我肯定会帮助的,帝丹高中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学生的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退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,将校长先生的千言万语挡了回去,蹭的站起来,失声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退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重复了一遍这对于帝丹高中来讲近乎大地震的答复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校长室内,胖乎乎的校长先生擦了擦额头的汗,看着面前端坐的黑衣少年,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月夜同学,你的成绩在这一届里很不错,布利切思特大学的大门在向你挥手,为什么要半途而废呢?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们大家都不想的,但你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吵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的声音很轻,手中把玩着黑色的伞,脸上是完美的,叫人不由沉浸其中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那幅世界名画《蒙娜丽莎》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月夜同学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校长先生一脸黑线,可下一秒冷汗却从额头低落,表情惊悚。

        胸前的一粒扣子掉落,被锋锐的刃划开了布料与线,他亲眼看着这位曾经的好好学生从伞中拔出一口水晶之刃,抵在了自己的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距离,他很容易就能将自己开膛剖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没有人说过,校长先生你说话罗里吧嗦的,真的是吵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口水晶之刃,伞中之剑,是原身从小打造的仪式刀,上面用血不知绘制了多少秘仪咒文在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是仪式刀,但锋锐度却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就这样,刀尖抵着校长先生的胸膛,只要轻轻的一用力,就能将这位罗里吧嗦的老男人心脏给捅个对穿。

        洛书对于原身与月夜见的评价,是一个命运的巧合,这并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个世界,月夜见就是一名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优秀毕业生,主修民俗学,而这个世界也得到了其姊妹校布利切思特大学的邀请函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进行了同样的退学谈判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现在所进行的一切早已经进行过了,月夜见曾为了前往密斯卡托尼克大学进修,提着菜刀与他的高中校长进行了“亲切友好”的交流,并获得了那一年的奖学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亲爱的校长先生,请不要质疑我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未来,成为莫……咳咳,福尔摩斯也挺不错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你是要说莫里亚蒂吧!

        你一定是要说莫里亚蒂的对吧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、好的,可以办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校长先生认怂了,他战战兢兢地在一切资料证明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姓,确定了它们的正当性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刀尖刺中了他的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Μνημοσ?ν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轻诵神之名,借助生命的血祭从而发挥神明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的指尖有血滑落,顺着水晶之刃的秘仪之文而流转,最后发挥了这位古希腊泰坦女神的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为记忆女神,此刻正是删除记忆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秒后,校长先生翻起了白眼,整个人在椅子上像是发了癫痫一样,嘴角有白沫,脑部过热,像是被微波炉叮了以后的罐头一样,快要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夜见收拾桌面,将已经签过校长名姓的文件资料都收进一个牛皮纸档案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档案袋夹在腋下,手持已经归鞘,毫无变化的黑伞,起身微微鞠躬:“撒由那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吱哟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厚重的木门打开而又关上,装饰典雅的校长室内,只有一个校长先生仰面在椅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阳光从窗户洒落,过了七八分钟,校长先生一个激灵,猛然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居然睡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摸着头,看了看表:“已经是这个时间了,真是麻烦,下午还有会要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是无聊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帝丹高中,月夜见一边感叹着,一边向着商业区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里的冰箱简直就是方便食品的大仓库,除了杯面就是牛奶,新鲜的蔬菜水果什么的,一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月夜见来讲,这五天简直就是折磨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欸?是月夜学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月夜见在一家咖啡厅前驻足的时候,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少女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过头,只见一个身材高挑,发型颇有头角峥嵘之姿的俏丽少女看着他,眼神有些迟疑,似乎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少女的身边,还有四个小学生,一个雀斑小男生,一个胖乎乎的大块头,一个小女孩,以及一个蓝色小西装的眼镜男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毛利兰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