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番外:求婚

番外:求婚

        读大学的第二年,傅泽沛开始后悔自己一时冲动,把纹身纹在了大腿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等……等下!”他翻个身,把自己的脚踝从爱人的魔爪中逃离出来,然后立刻滚到床的最里面,一副戒备又可怜的模样,“不能再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快速巡视一番自己的杰作,墨色刺青的周围被吻得泛红,那一小块皮肉青紫,昭示着自己刚才的罪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思忖片刻,仍有些不满足,再往靠上的位置来一颗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用被子裹住自己,以阻挡他赤条条的目光:“明天早上我们要赶飞机,时间紧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经历了一场发情期的alpha移到他身边,依赖且贪婪地享受着自己omega的味道,将自己燃烧的念头一点点克制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吻了吻他,示做安慰,一边又在心里叫苦。要知道他的腿根被厮磨得可能会走不了路,偏偏明天还要赶飞机,去剧场,不出意外步数轻轻松松过万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两人打破第一次禁忌之后,傅泽沛就发现了这件事——祁鹤太喜欢他的纹身了。每次都要吻得又痒又红不说,甚至还要用牙齿噬咬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里肉本来就嫩,轻轻弄两下就红得通透,几乎要破皮。尤其是在发情期,没有理智的alpha强势又蛮狠,第二天走起路裤子会磨得更加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祁鹤发情期的最后一天,他已经恢复了理智,因此能够权衡出来自己的过分,抱着他的omega理亏得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段固定关系中,发情期注射抑制剂不是很好的行为,毕竟是药物,多少对身体会有影响。所以这次在祁鹤的情热期到来之前,傅泽沛主动提出让他不要打抑制剂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在经历了疯狂的三天之后,他隐约为自己这个错误的决定感到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天祁鹤在h市有一场非常重要的小提琴演出,他们订了上午九点的机票,最晚七点要出发去机场,下午还要彩排一次。傅泽沛担心这么任性下去,明天的计划会全部泡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要去冲下澡吗?”祁鹤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打了个哈欠,困得摇头。这三天他简直筋疲力尽,手指都不想多动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情热期的alpha却不同,他们精神饱满,欲.望充足,是精力十足的魇兽,不知满足。傅泽沛迷迷糊糊地想,他以后再也不要自讨苦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钻进被子里,将他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傅泽沛果然醒晚了,一睁眼就已经快八点,现在仍处于早高峰时间,他们很可能要赶不上飞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匆忙穿着衣服,越急越慌,以至于把上衣穿反了都没发现:“祁鹤!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端着早餐进来,看见的就是他这副模样,上衣穿反了,头发乱蓬蓬的,因为带着起床气脸上的表情也不算很愉悦,鼓着腮帮子像要爆发的小火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不叫我?”傅泽沛一通抱怨,“我们要赶不上飞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放下盘子:“我把机票改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改签了?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:“昨天晚上你睡了以后。这几天你睡眠太少了,睡不够会生病,不用着急这一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记得下一趟航班是中午十二点的,这样他们只要十点出发就可以。不过当时之所以买这趟航班,是因为下午还要排练一遍,如果他没记错时间,是两点半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在第三个,这么一来,他就赶不上排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排练怎么办?”他问,“我在飞机上睡会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走近,坐在床边把他身上歪扭的衣服摆正:“排练让他们调到最后了,要不要再睡一会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发出一声懒懒的鼻音,脑袋里那根紧绷的神经又放松下来,睡眼惺忪,像个婴儿一般趴在他的肩膀。不过他没有再睡着,只是这样休憩在alpha的肩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担心祁鹤晚上的演出:“要不就在这儿先练习练习吧,这房间隔音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呆呆的,蹭蹭他:“我想听你练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说:“那我去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待到他起身,傅泽沛却抱住他,异常粘人地撒了一会儿娇,才说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,他可能要让傅罗和唐思捷失望了。他们一直想让自己独立,让他长成大人,可是只要有祁鹤在,他就总想只当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演出在晚上八点开始,七点不到,要演出的人已经在后台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没上台表演过,只来过一次后台,大概是他七八岁时,那时也是祁鹤的演奏,他受邀看演出,却非要跑到后台,转着黑溜溜的眼睛东看看西看看,对一切都很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上次演出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回忆了下:“高一吧,那次是比赛,后来学业太忙就没有时间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比赛?拿奖了没有?”他记得祁鹤的书架上有一排奖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等。”祁鹤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等?”傅泽沛觉得不可思议,像祁鹤这样完美优秀,十项全能的人,也有拿不到最优的时候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看着他:“嗯。不过你要是在,我肯定是冠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说:“因为在你面前,我不允许有别的alpha比我优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刚想说什么,便听见他继续说:“omega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即使他是顶级信息素的alpha,生下来就已经比别人有着更优越的先天条件,但祁鹤仍旧愿意承认自己只是个普通人。在这个世界上,有他做不到的事,解不出的题,完不成的任务……唯独有一点,他不能允许自己在傅泽沛眼里不是最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一个人除外,那就是傅泽沛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别人定义了他,也没有意义,对他来说,那些根本无所谓。只有一个人的定义于他而言是重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宣布,你是冠军啦。”傅泽沛举起他的手,像在颁奖台上那样,“奖金是十个吻,奖品是小霸王傅泽沛一只,下台后领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快速在他嘴唇上啾了一下:“那先预支一点奖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演出开始之前,傅泽沛惊奇地在观众席中看到了唐思捷,一同来的还有金女士和祁小姐,三个人坐在第二排中间,全场最好的位置,跟祁鹤留给他的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们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向来是随意的人,去出席重要场合也往往是一件衬衣,一条牛仔裤,今天破天荒穿了条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鹤邀请我们来看演出,正好我要来这边出差一趟,就顺路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目光转向金岚和祁方怡,不知是不是错觉,这两位穿得似乎也非常正式,还捧着一束花,要说她们是来走红毯的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姨,祁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礼貌地问好,没再问什么,看来这次祁鹤的演出比以往都更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泽,快坐,马上就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傅泽沛乖乖找到位置坐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演出时间并不长,两个小时不到,剧场内座无虚席。因为彩排顺序的变动,祁鹤最终的演出顺序也改成了压轴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对古典音乐没有太多研究,也听不太懂,毕竟在这方面他受过的唯一的熏陶,就是小时候祁鹤在隔壁每天练的小提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听着,就有点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一想到祁鹤在等待着上台,自己不由替他紧张起来,驱散了身体里的一点困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合奏结束,最后一曲是小提琴独奏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瞬间精神了,把背挺得笔直,他还特意带了相机过来,想拍几张祁鹤在台上的照片,不知道能不能拍出想要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灯光骤暗,仅剩一束光,直直打在祁鹤身上。他架着小提琴,奏出的第一个音符连绵悠扬,傅泽沛坐在第一排,连他被灯光染得金黄的发丝都能看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他忘了自己想做什么,准备做什么,全世界就只剩下一个舞台,还有台上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快要结尾,他才想起来要给祁鹤拍照的,连忙拿出相机咔擦了几张,只是拍得不满意,怎么拍都没有眼睛里的祁鹤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曲终,傅泽沛第一个站起来鼓掌,紧接着,全场的观众都站起来鼓掌。为最后一首曲子,为这场古典音乐盛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最后一首,此时临近十点钟,有观众开始陆续离场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台上的祁鹤却没有动,与刚才不同的是,有三束细小的暖黄的灯光从不同放下打下来,照在他身上。小提琴的悠扬再次在剧场里回荡起,一个音符接着一个音符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结束了吗?曲目表上祁鹤只有一首曲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古典音乐会没有主持,没人能说明其中缘故。随着音符在祁鹤的指尖泄出,再一点点流到现场每个人的耳朵里,是那样温柔,仿佛午后静谧的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闭上眼,浮现出他们坐在阳台上晒着肚皮,有书,有猫,还有祁鹤的信息素。小栀子混着阳光和水汽的味道在鼻尖环绕,他躺在祁鹤身上,连发丝都洋溢着慵懒的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又恍惚回到小时候。在金姨的书房里,他跟祁鹤坐在书桌前描着字帖,阳光穿过外面一片绿意倾泻在他们的指尖,他抬头望见祁鹤火烧般的睫毛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好看啊,他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一切就已经冥冥中注定:祁鹤是他的,他是祁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属于彼此,不需要性别契合,也不需要信息素,甚至不需要恋爱和婚姻形式来限制和束缚,他们生来就是彼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会永远爱他,从他出生的那一刻开始,他也会同样爱祁鹤,到他去世的那一刻为止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音符流淌,傅泽沛发觉这段旋律他听过。小时候祁鹤最常练习的就是这一段,叫什么名字他说不出来,但是只要听到,他就会第一时间想起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好像加了一点改编进去,不过旋律八九不离十,他不会记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等最后一个音符结束,祁鹤边拉着小提琴边走下台。不过……咦?怎么是冲他走过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不明所以,紧张得绷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尾音颤抖着回荡在剧场里,他才听见祁鹤说:“宝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傅泽沛有点懵,甚至不确定祁鹤是不是在喊自己。他慌张地站起来,像被老师点名地学生,局促不安,“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笑了笑,从口袋里取出一枚小小地戒指递到他面前:“你要不要跟我结婚?”

        ?!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这是在跟他求婚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,他忽然想明白了为什么唐思捷和金女士祁女士都来了,还穿得相当正式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私定终生了,但这该死的仪式感还是要有。祁鹤向来是重视仪式感的人,就连一个小小的纪念日,他都会精心准备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之下,傅泽沛就没有这种自觉性了。他向来神经粗条,除非在日历上把某个日期圈红,然后再订上五个闹钟提醒自己,才会记得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。”傅泽沛感觉到自己眼前有点模糊,“我要跟你结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有些眩晕,天旋地转,任由着祁鹤给他戴上那枚小小的戒指,然后从金姨手里拿过花塞给他,再将他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幸福地跌在祁鹤了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被拥着上了去酒店的车,傅泽沛才从激动中回过一点神。他想他是哭了,因为祁鹤的肩膀有一小片湿润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转着手上的戒指,有种不真实。想了想问:“我们现在订婚,会不会太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才大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办?”祁鹤说,“我觉得太晚了。我应该在你五岁的时候,就拉着这首曲子,跪下向你求婚,这样我就不会只能看着你,等了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岁,你好变态!”傅泽沛戳他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五岁时,祁鹤也才五岁四个月,那时候他就决定喜欢的人是自己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说:“五岁都有点晚了,你已经开始追求隔壁小班的omega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?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己怎么一点都不记得?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重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。”为了掩饰自己的年少无知,以及空气中弥漫的酸意,他转移话题,“刚才那首曲子叫什么呀?很熟悉,以前你也拉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卡农,很经典的一段旋律。”祁鹤揽着他,决定暂时不计较,“在这段旋律中,一个声部会从始至终追随着另一个声部,相互追逐,相互缠绕,直到最后一个和弦,融合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像爱情一样。”傅泽沛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他们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