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58章 我也会开花

第58章 我也会开花

        浪费一道菜,换来一个吻,不知道该算亏还是不亏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还有三个菜,傅泽沛吃得津津有味,不忘夸赞男朋友的手艺。他想,结婚以后大概率他会是被养胖的那一个,谁让祁鹤做饭好吃,他还没有自制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结婚,好像有点久远,但愿到时候不要胖到被嫌弃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饭菜他又给了大橘一点,祁鹤说如果不能养它就不要喂它太多太好,这样反而会害了它。傅泽沛才只好作罢,又去找了个容器接了点水给它喝。

        别墅一共有四层,三层加一个小阁楼,大多是祁爷爷和祁奶奶留下来的东西,有些物件很老了,傅泽沛觉得有趣,把每个房间都转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平时你睡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指了指楼上:“三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楼只有一间卧室,一间书房和一个很大的露台。露台上有花架,茶桌和遮阳伞,很适合小坐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的两颗青梅树已经有几十年,长得很高,枝叶伸到了露台一角。傅泽沛从这里遥望过去,可以看见大半个湿地公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视野好棒!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走近说:“房间里有带天窗的帐篷,晚上可以露营看星星,不过这个季节会有点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明年暑假再来,我要住好多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就算了。”傅泽沛在他耳边悄悄道:“今晚我更想睡你的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脚下气候多变,来时晴空万里,到了下午忽然变了脸,天空阴沉起来,说不定会下雨。傅泽沛跟着祁鹤帮忙修剪栀子花多余的花枝,估计是很久没有修理,今年雨水又多,栀子在院子里疯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新长出来的吗,其他花草明明都修理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看,花草应该是有人定期修理的,那边一大片草坪都没有长疯,偏偏祁鹤种的栀子花长得野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把一根多余的枝桠剪下:“这些已经很久没修剪过了,我没让他们动,想自己修剪。不过今年暑假没有来住,这些花就长成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对这些花这么上心,只因为它们是栀子,是傅泽沛信息素的味道,它们像他的omega一样陪伴过自己。按道理讲,傅泽沛本应该开心,却不知怎么有点酸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是小栀子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年夏天我们来住的时候正好是花季。”祁鹤还没察觉到他情绪不对,“等它们开花了,一大片一大片的,很香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说,傅泽沛更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竟然说别的栀子又香又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真没想到有天自己会沦落到这个地步,祁鹤都从没说过自己又香又好看,真是人不如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栀子。”他跑到花丛里蹲下来,“祁鹤,我也会开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修剪花枝的手一顿,而后反应过来,弯着腰摸了摸他的头,好奇地问:“西西,你要怎么开花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捧着自己的脸,想了想:“给我浇水吧。但是不要修剪我,我很怕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晚上给你浇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待过了好久,傅泽沛回过味来,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,全身上下猛地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也太让人误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个让人误会的话题好像是他先挑起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暗自笑了。他笨笨的omega大概还不知道,这一棵栀子很早就在他心里生根发芽,每年夏天都会开花,然后继续播种,在他心房里越长越多,如今已经枝桠遍布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没有任何其他花能挤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收拾花草用了半下午,天空没有再晴起来,西边的天沉沉的。晚饭还是叫的食材,他们分工明确,祁鹤负责做饭,傅泽沛负责吃和洗碗。

        开饭前,他才发现那只大橘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明明记得刚才在院子里才见过它的影子,那只大橘在草地上跑来跑去,怎么一转眼就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,你见猫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野猫身上可能有跳蚤,祁鹤没有同意他把猫抱进屋里的想法:“是不是在院子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都找过了。”傅泽沛有点担心,“我去上面露台找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跑到三楼露台,学着猫叫的声音想要把小猫找出来。但这次大橘似乎知道是个套路,并不吃这一套,半天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失落地回来,祁鹤正好把饭菜摆在桌上:“别太担心,它可能饿了,去其他地方找吃的了,这些菜我们吃不完的话给它留一点放在门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傅泽沛这才稍稍宽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饭不过六点多,两人开始无所事事。平时这个时间刚放学,不是在写作业就是祁鹤在给他补习,没有这么悠闲的时光可以消磨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果然下起了雨,秋天的雨很少这样来势汹汹,傅泽沛把露台的窗户关好,回到房间时祁鹤刚洗完澡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忽然让他想起来之前也撞见过刚洗完澡的祁鹤,裸着上身,露着漂亮的身体线条和腹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外面下雨了?”祁鹤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下得挺大,猫没有找到,可能是躲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捧着他的脸亲了一下:“要洗澡吗?要的话我去拿条干净的浴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瞥了眼他的身下,忽然抱住他的腰,慢慢把他腰间的浴巾扯下来:“我要用这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祁鹤就感觉到腰间一凉,傅泽沛拿着浴巾满意地走进了浴室,徒留祁鹤在原地有些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小栀子怎么越来越撩?

        又纯又撩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没有洗很久,心中有团火在无声催促着他,挠得他心痒痒。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,可就是很着急,在心里默念着,洗快一点快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等到他披着浴巾走出浴室时,祁鹤不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雨下得越发大了,风声四起,唰唰而响。傅泽沛擦着头发,正要去找他,就看见祁鹤手里拿着什么东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哪儿了?”傅泽沛没注意他手里拿的什么,问话的语气很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顺手关上门:“下去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低头,这才看清他手里拿着的,是一盒安全|套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祁鹤也没想到会被自己的omega撞个正着,有些尴尬,主动解释道:“刚才买食材的时候一起下单的,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全身被火烧着,呆呆“噢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祁鹤没有说,他也能感受到此时自己的alpha跟自己一样,在欲火中烧。因为浓重的、无法抵挡的甜酒味在空气中迅速蔓延开来,悄悄爬上他的肩膀,在他的腺体处渴求着试探。

        alpha的欲望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看向他的眼睛,祁鹤也正在看着他。那一刻,傅泽沛的脑袋仿佛空白了,什么都装不进去,也提取不出来,只有祁鹤,祁鹤,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向前几步,抓住他的肩膀:“西西,我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有些紧张,喉结快速滑动着: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被提问的人同样早已没有理智,他醉了,醉在了祁鹤的信息素里。傅泽沛从没这样清醒地意识到,他想要祁鹤,比祁鹤想要他还要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他们密不可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想法,他以为只会在发情期时才会萌生。或者说,现在祁鹤让他清醒着发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雨越下越大,劈里啪啦砸在玻璃上,豆大的雨点穿过层层树叶,凿入青梅熟烂的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忽而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猫叫,不知道是大橘回来了,还是有其他野猫,叫声凶狠绵长,一声接着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秋雨也来得凶猛,不知何时是尽头,过去半夜也不见要小的趋势,反而越来越密密麻麻,从天上坠入人间,浇灌着一院子的花草。

        墙角的小栀子开了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半夜傅泽沛沉沉睡着,他很久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了,被祁鹤抱着去洗了澡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雨一直下到清晨才渐渐停,秋雨带着十足的凉气,眼看就要一夜入冬。傅泽沛躲在软软的被子里,眼睛哭得有些肿,赖着不肯起床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窗子里,他隐约听见了猫叫声:“是大橘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昨晚回来的,在房檐叫了一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呆呆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笑:“大概也到发情期了,野猫大多都没有做绝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说,傅泽沛觉得它更可怜了,至少人类发情还可以打抑制剂,实在不行,还有标记这回事,就比如昨晚祁鹤对他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它多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起来七八个月,可能更大,它饿得太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露着半张脸,头发毛茸茸的:“祁鹤,我们能领养它吗?可以先把它放到外公家,外公自己一个人住,大橘还可以陪着他,等高考完再接它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思索片刻:“你来决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太好了!”傅泽沛一时激动,猛地跳起来抱他,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难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唔,也没有,就是有点疼。”傅泽沛抱怨,“你也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心疼:“它吸我,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红着脸,奶凶地瞪他:“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次还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