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57章 这样才对

第57章 这样才对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一句玩笑话,傅泽沛觉得自己全身轻飘飘的,仿佛云海中畅游,加上祁鹤在不自控地发散着信息素,说不好真有发情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不敢再撩拨,要知道即使是被临时标记过地omega,在室外发情也是件非常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嘛不亲我了?”傅泽沛常常撩而不自知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蹭了蹭他的鼻尖:“还没到目的地,我们得继续往前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再亲下去,想走都走不了了。他不介意在草坪上跟自己的omega发生亲密关系,但不是这片草坪,这里随时会有人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以为他只是想带自己出来释放压力,无目的地漫游,现在一看,完全是计划好预谋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不说,把头盔给他,重新上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很好,傅泽沛的心情也很好,在后面一边抓着他的衣服,一边拿出手机拍照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周绿树环绕,空气清新干净,他偷偷拍了一张祁鹤的侧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大多数注意力都放在了照片里,以至于走了很长一段路,傅泽沛才发现他们是在绕着湿地公园转圈,只是湿地公园面积巨大,他们现在绕了还不到半圈。

        中途有许多处引人的风景,祁鹤都没有停,最后停在山脚下一处老别墅区前。这里的房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,至少不是新楼盘,却因着依山傍水,仍旧有不少人在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与现在的新西式风格不同,这里保留了几十年前最流行的洋楼风格,且每栋洋楼各具特色,又仿若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来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点懵,祁鹤不会是兽性大发,想找个隐秘的地方把他办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呃,他男朋友应该没有这么变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要说兽性大发,应该也是他兽性大发才对,他现在虽然没有发情,但祁鹤的信息素总让他心猿意马,想着不该想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祁鹤骑着摩托带他绕了一圈,似乎在挑选哪个地方更隐秘,才停在了某栋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门前的摄像头,傅泽沛有点摸不准:“我们要进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走?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别人家!

        在法律上,他们即将要做的事叫私闯民宅!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有点慌,他跟祁鹤两个人的大好前程怎么能就这么断送了?就算想找点刺激,也不能这么干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人家门前还按了摄像头,肯定早就把他们的模样拍下来了,到时候一抓一个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怎么行!”傅泽沛坚决不下车,低着头羞红了脸,“就算没有地方那什么……也不能这么做啊。就算这家没人,万一被抓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拉住他的手,扯着要回去:“还是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意味不明地笑了,缓缓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,在他面前晃了晃:“西西,你以为我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愣了足足好几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先看看眼前的房子,又看看祁鹤:“你怎么会有钥匙,难道这是……?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祁鹤家的房子?!

        他从没听祁鹤说过他家在这里还有套房子呀,还是老别墅。然而祁鹤已经在开门了,无声印证着他还没说完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主动解释:“这是老房子,以前爷爷奶奶住在这里,前几年他们跟着我大伯移居到了其他国家,房子就给了我母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问:“那现在没人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租给了一对夫妻,不过很快他们也搬走了,现在空着,有人会来定期打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大门上斑驳的锈迹能看出来这里已经很久无人居住,院子里有些杂草,不算很高,应该是有人会定期修理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见院子里还栽了许多花草,因为嫌少有人打理而疯长,只是现在过了花期,已经谢得只剩三三两两,徒留一点幽幽余香,有点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什么花?以前的租客种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远远的,只能看见是白色的花瓣,他知道金女士的花草都很名贵,不会种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想祁鹤却说:“是我种的。初三和高一的暑假我在这里住过,就种了一些,不过很久没人打理,长得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新奇地走近,才认出来原来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是栀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信息素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夏天的时候会开花,在二楼的书房和卧室都能闻到花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,祁鹤就会想起他的omega,仿佛傅泽沛在陪着他度过暑假里的每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因为我才种的吗?”傅泽沛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点头:“花香跟你的信息素很像,虽然还是有点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蹲在花前嗅了下,明明是他的信息素,怎么他感觉不到有哪里不同呢?只不过花香里多了一点生涩的泥土气味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一样吗?”他很好奇地问自己的alpha,“哪里不一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也不知该怎么描述,傅泽沛信息素的味道更加柔和,没有那么浓郁,即使在发情期,也只是仿若远处清风无意送来的一缕清香,淡雅,勾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真正的栀子花,香味更加扑鼻炽烈,往往还会夹杂一些别的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恰逢不知哪里传来一声猫叫,祁鹤想了想说:“一个像家猫,一个像野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搂住他的脖子,问道:“那你喜欢家猫还是野猫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不上钩,顺势吻了下他的鼻尖:“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答案傅泽沛很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四处看了看,决定不再为难男朋友,可是只听见了猫叫,并没有看见猫的影子:“这里有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是野猫,不远处有村庄,经常有野猫来觅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喵~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学着猫叫,想要把刚才那只猫引出来。猫没有反应,倒是叫得祁鹤的心痒痒的,像是被某只小猫爪轻轻挠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它怎么不出来?”傅泽沛丝毫不知自己在点火,“喵~”

        终于小野猫在二楼露台上探出来个头,也跟着:“喵!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只大橘,身型很大,不过看起来只有几个月,估计是饿得太久,并不算很胖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跑到二楼露台,野猫警惕地跳上更高的屋檐,用铜铃般的眼睛盯着他,渴望又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这里没有吃的能喂你。”他觉得大橘有点可怜,“祁鹤,我们能收养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站在他身后:“我记得唐阿姨不喜欢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,我妈肯定不让养,她最怕猫了。”傅泽沛低着脑袋,这种无力的感觉让他很沮丧,“金姨和祁姨又很忙,你家里也养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拿着一根狗尾巴草逗大橘:“可是它太可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也想不到很好的办法,尤其现在高三,他跟傅泽沛都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猫:“刚才我点了些食材,等下会送到,先喂它点吃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等下不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不答反问:“你喜欢这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重重点头。他当然喜欢,这里远离城市喧嚣,也暂时远离了考试的压力,什么都不用去想。何况这里还有栀子花,有草地,有梅子树,有猫和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喜欢,特别喜欢。明年暑假我们来这里住几天吧,然后再去外公家住几天,外公肯定会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祁鹤一口答应,“不过不用等到明年,今天就可以住一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房间前几天刚打扫过,小住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环抱住他,这一刻他真的无比幸福:“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祁鹤在太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他不用担心任何事,还可以满足所有愿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叫的食材很快就到,傅泽沛挑了一块鸡胸肉喂猫,剩下的被祁鹤拿到厨房开火做饭。房间应该前两天才被打扫过,桌面上连灰尘都没有积,稍微收拾一下就可以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喂完猫,傅泽沛才想起来要给唐思捷打个电话报备:“妈,祁鹤带我出来散心,我们在他家老房子这边,晚上会在这里住一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知道儿子大了,也不多管,只提醒他们要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,他跑到厨房去看祁鹤饭做得怎么样,还没进去就闻见一阵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做的什么菜呀?”傅泽沛从背后抱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注意到祁鹤也在打电话:“……嗯,西西跟我在一起,带他出来放松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上不回去了……嗯已经请过假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电话里是金姨还是祁姨,叮嘱了他句什么,祁鹤说知道了,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姨?”傅泽沛从两人说话的口气猜测,“你跟老刘请过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刚才给他发了条短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问:“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说:“情热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明知故问,他的情热期不稳定,是很好的请假借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回过身抱住他,伏在他耳边道:“因为某只小猫说自己快要发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被你亲的。”傅泽沛说,“只有你亲我的时候,我才会想要发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祁鹤便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:“这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抱着他的腰,猛地贴住他的嘴唇,凶狠且缠绵地吻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很快他失去了主动权,双腿被亲得发软,整个人被抱在一米多高的橱柜上,祁鹤的热情和欲望让他难以抵挡,几乎是想要吞噬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一米开外,菜被烧焦,厨房内油烟四起,烟雾探测警报自动拉响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满意地关上警报:“知道了,这样才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