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56章 忍不住

第56章 忍不住

        习惯了晚睡的作息,傅泽沛本以为自己会失眠一会儿,但是没有,或许是这段时间太累了,关上大灯以后他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无梦,也不知道祁鹤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他醒来时已经天亮,房间里还亮着一盏暖黄的夜灯。

        傅罗和唐思捷都不在家,今天画廊有展,大约很早就过去了。傅泽沛自己热了牛奶和面包,吃过饭后去阳台找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于在手机上发消息,他更喜欢这种交流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风铃声响,祁鹤很快就出来:“吃过饭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傅泽沛已经穿戴整齐,满心期待地问,“现在可以说,要带我去哪里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想了想:“我们先去找方嘉年,门口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嘉年?他也要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去找他借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傅泽沛更好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先在门口见面,然后去找方嘉年,地点定在某公园门口。远远的,傅泽沛就看见方嘉年靠在一辆大红摩托旁边,捧着手机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们来了,方嘉年把钥匙扔给祁鹤:“这可是我小老婆,你们悠着点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惊讶地看着他,又看看摩托车:“方嘉年,你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买的呗,我这是金屋藏娇,你们可别告诉钟洛。”方嘉年把头盔给他,“头盔我就一个,这个是找朋友借的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整个人稀里糊涂的,还不知道祁鹤要带他去哪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方嘉年离开后,他看着重型摩托车,怀疑地问:“这个你会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祁鹤点了点头:“嗯,以前骑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高一,当时的同桌玩这个的,体验了几次。”祁鹤帮他带上头盔,“走吧,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长腿一跨,上车。他知道很多男生都想要尝试这种摩托车,一半出于好奇,一半出于刺激和叛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更多是害怕,因为光是骑自行车,小时候就摔下来好多次,从此有了阴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不知道祁鹤还会骑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攥紧他的衣服。好在他只需要坐在后面,抓紧他的男朋友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直到现在,他看见自行车还很恐惧,别说是骑这种摩托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市区里,祁鹤速度并不快,傅泽沛没有什么感觉,一旦到了郊区,路上的车辆渐渐少了,摩托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他不再只是攥紧衣服,而是紧紧揽住了祁鹤的腰。

        风隔着头盔在他脸颊两侧肆意,将他们的衣服全部兜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慢一点!”傅泽沛在空旷的公路上大喊,“太快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速度不是很快,机动车道的车辆可以轻易把他们超过去,要是让方嘉年知道他们只开到这个速度,估计要骂一句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傅泽沛是第一次坐这种东西,觉得自己快要飞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在呼啸,他没听见祁鹤说了什么,但并未感觉速度有降下来,只好更紧地抱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!我要飞起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感觉真的太爽了,异常解压,紧绷多日的神经就这样悄然放松了下来,仿佛此刻让人头疼的、焦躁的所有事都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白了这点,傅泽沛不再压抑自己,反正今天就是出来解压的:“去他的分数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他的高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在乎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声很快将他的叫喊声淹没,祁鹤带着他驶过公路,驶过河流与大桥,衣角飞扬。傅泽沛大喊:“反正我有天底下最好的男朋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开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爱你祁鹤——!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不小心就把真心话喊出来了,虽然肉麻。坐在前面的祁鹤不可抑制地勾起嘴角,笑得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他们在一片很大的草地边停下来,发泄了一通,傅泽沛心情好多了,压在心头的那块石头总算挪开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湖滨森林公园,公园没有围栏,入眼是一大片浓绿的草地,大得仿佛漫无边际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是周末,却因为地理位置偏僻而人烟稀少,傅泽沛跑到小坡上,不管不顾地往身后的绿海里一躺,眼前是蓝天白云,树荫斑驳,湖泊木屋,一切都太过美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走过来,坐在他身边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爽了!”傅泽沛简直想再来一遍,“现在感觉轻松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也躺下来,树影在他们身上晃动,宛如与风缠绵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痴痴地想:“好想就这样躺在草地上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闻见了一点泥土和青草的清香,湿湿的,一时分不清是来自祁鹤的信息素还是来自身下这片大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睡吧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便真的闭上眼睛,感受着这美好清新的空气。不过他并没有真的要睡,那样做简直太浪费此番良辰美景。

        闭上眼睛休息了片刻,有祁鹤在,这里的一切都让他感到舒服,尤其是湿润的,带着青草味的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忽而,傅泽沛翻了个身,趴在草坪上,凝望着祁鹤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谢。”祁鹤弯曲双臂,将手枕在头下:“相比于这句,我更想听你刚才在路上喊的那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句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瞎喊了一路,少说喊了有几十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不提醒他:“想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哪句啊?”傅泽沛勾着他的手心,一下一下地挠,“给一点提示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目张胆地撒娇,毫不顾忌地勾引人,祁鹤哪里受得了他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信息素不由自主地散发出来,在暧昧的气氛中狂舞,他们的距离只有十几公分,稍稍凑近就会碰到对方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自然感受得到,只是他还来不及分辨出这股信息素里包裹着多少情绪,就被吻住了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顺势翻身,将他压在身下,傅泽沛没有抵抗的余地,只能被迫接受着他的亲吻,时不时给予诱人的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吻结束,他呼呼喘着气,感到眩晕,感到腿软,感到眼前一片白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信息素铺天盖地而来,让他招架不住。湛蓝的天,幽碧的草海,空气中熟悉又舒服的味道,他们仿佛正在幕天席地中做|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,我快要被你吻得发情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