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55章 纷争

第55章 纷争

        高二的暑假没有多悠闲,除了一次集体旅行以外,傅泽沛基本上在家和图书馆之间两点一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有祁鹤陪着他一起,这样的学习生活除了疲倦,不算太枯燥,反而让他觉得很有纪念意义——他们在为了同一所大学拼搏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关系被家里人发现之后,没有再隐瞒的必要,两人更是明目张胆,有时候会一起学习到很晚,然后在一张床上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睡觉不老实,常常拱到祁鹤怀里,一起挤着半张床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学之前,祁鹤陪他去了趟医院检查身体,各项指标都没有问题,除了信息素含量过低。医生说这是天生的,改变不了,只能吃一些药来调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药不是全无作用,至少傅泽沛吃了一段时间后感觉没那么容易犯困了,注意力也容易集中了许多。这对于一个即将高考的学生来说,简直是救命!

        于是高三第一次期中考,他的成绩直接冲上第二,差三分七百,已经是很高的分数,但仍旧被他男朋友甩了二十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欢喜有人忧,老刘在办公室感动得痛哭流涕,傅泽沛却因为没有考到七百分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泽哥这你还不满意啊。”同样发愁的还有张沃,“要不你看看我的分数开心开心?顺便寻找点心理安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没心情跟他插科打诨,自我消化着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现在他也没有太多时间伤春悲秋,他还要赶紧调整好心情,整理错题,找出自己的问题。国科去年最低分都有703,而这么多考试过去了,他还一次700都没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么高强度的心理压力下学习,祁鹤很怕他会出什么问题,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,所以坚决不允许他再这么继续下去,这天才九点不到就催着他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题还没有写完。”傅泽沛一头扎在卷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的表情很严肃,收走他的卷子:“今天不写了,早点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,是你。”祁鹤有些无奈,“傅泽沛,别让自己压力太大了,这样只会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叫他西西,也没有叫他宝宝,而是称呼了他的名字,这让傅泽沛意识到祁鹤现在可能还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也很焦虑:“你把卷子还我,才几点啊,我还不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不给他,而是走到床头,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药盒:“这个药,从今天开始不许再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嘛!”傅泽沛有点恼火,从他手中抢走药瓶,“这个药是医生让我调节信息素的,为什么不让我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今天吃了几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粒啊,早晚各一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们交往后第一次把气氛闹得这么冷,还是祁鹤先妥协,语气稍稍柔和下来:“可是现在里面还剩九粒,早上吃的时候还有十二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多吃了一粒。”祁鹤的语气不可置否,“而且这不是第一次了,傅泽沛,你在滥用药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被当场抓包,低着头没有话说,委屈得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承认,可是他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这样保持精力,争取更多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哭,祁鹤的心脏顿时被揪住,酸涩着疼痛,走过去抱住了他:“对不起,我只是有点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凶。”傅泽沛控诉,“你干嘛这么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吻走他的眼泪,咸咸的:“对不起宝宝,是我错了,但我真的很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把眼泪全都抹在他肩膀上,其实祁鹤没有错,是他不对,医生说过那种药不能乱吃的,是他太着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,我觉得自己好笨。有些题明明不难,可考试的时候就是做不出来,有些写出来觉得肯定对的答案,结果分数很低。”傅泽沛趴在他肩头,“我想多考一点分数,跟你读同一所大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论坛上说,高中不要着急谈恋爱,因为大学还会遇见很多很优秀很有趣的人。”他哭得有些发抖,“万一有天你遇见更好的omega,不喜欢我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三种性别中,omega是最感性的存在,这与他们的信息素息息相关。傅泽沛以前没有这么感性,至少不会没有安全感,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祁鹤多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自从开始服用药物,他整个人变得感性,泪腺也发达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有那一天。”祁鹤擦走他的泪,“我是你的alpha,只需要爱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抽噎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顺手把药瓶扔进垃圾桶里:“好了,早点睡觉,明天带你出去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扔了?里面的药还没有吃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说:“以后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傅泽沛来说,显然这种药的副作用要比正作用更大。提升身体里的信息素含量,可以让他的omega变得更像omega,可是也会让他的omega变得不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欢傅泽沛,只是因为他是傅泽沛,即使他不是omega,是alpha或者beta,他还是同样会喜欢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盯着垃圾桶里的小药瓶,又看看祁鹤,抿起嘴唇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有顾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他们去医院检查,趁祁鹤去拿药时,医生告诉他omega的信息素过少,很大可能性会影响生育,孕育率只能和beta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这件事在傅泽沛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,但他一直都很无所谓,因为爱情和婚姻对他来说始终过于遥远,更没有想过生孩子的事,不管是omega还是alpha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不一样了,这变成了他跟祁鹤两个人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跟唐思捷说的,虽然他们现在还小,但有些事也需要提前考虑。而且这是早晚要解决的问题,躲得过一时,终究还是要面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傅泽沛问:“祁鹤,你喜欢宝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以为他在撒娇,把人抱起来往床边走,周身发散着浓郁的信息素,让每一粒微尘都在说着喜欢你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我。”傅泽沛脸红着,“我是说小孩子,唔,人类幼崽。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孩子?”祁鹤将他放在床上,瞥了一眼白花花裸露在外的肩膀,亲了一口那里,然后帮他理好衣服:“现在想这个问题是不是早了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还没高中毕业,生孩子至少是五年以后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想了想:“喜欢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把药给捡回来,信息素太少的omega没办法生幼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不喜欢。”祁鹤把被子铺好,表情云淡风轻,仿佛回答的只是中午吃什么,连纠结都觉得是一种浪费时间,“这不是多重要的事,至少现在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胡思乱想了。”他把人剥光衣服,塞进被子里,“早点休息,明天周末,可以睡个懒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乖乖钻进被子里,虽然此时他并不困:“明天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吻他的额头:“睡醒就知道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