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54章 坦白

第54章 坦白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先是愣了几秒,才从震惊中回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没有想过那个人会是谁,只是想不到祁鹤就这么干脆利落地承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更是没有想到,一切都来得太突然,比情热期还要更加措手不及:“妈,不怪祁鹤,是我缠着他求他标记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发情中的omega没有理智,且被欲望支配,打抑制剂是个漫长又痛苦的过程,仿佛只有咬下那一口,才能解脱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那时候,他眼中只有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想要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看着两人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。其实这个结果比傅泽沛随便说出个陌生的名字要好太多,至少那个人是小鹤,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祁鹤在一起有段时间了,本来打算高考完再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解释一番,他不想让唐思捷认为他跟祁鹤是那种对待标记极其随意的人,他们是很认真在谈恋爱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到如今,唐思捷也不得不接受:“谈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个月左右,期中考试前几天。”傅泽沛低着头,“妈妈,我很喜欢祁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母亲,在这件事上唐思捷不是不能接受,只是太突然了,毕竟他们现在才刚要读高三,连大学都还没上,她的崽崽甚至还没成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反对。你跟小鹤……挺好的,只是现在你们还太小,很多事妈妈不放心。”她盯着傅泽沛被咬破的腺体,“感情的事,以后很难说得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如小时候做错了事,低头乖乖听训。不同的是,小时候惹事每次都会知错,会悔改,而这一次,两人都毫无悔改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喜欢对方,不需要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鹤,你家长应该还不知道吧?”唐思捷问,“我需要跟她们谈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点头:“我现在就给她们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气氛还算和谐,至少比傅泽沛预想中的要好太多,唐思捷顺便通知了在外出差的他爸,准备召开家庭会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父母这边应该不反对他们在一起,只是不知道金姨和祁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们的儿子这么优秀,应该去找个各方面都好的顶级omega,而自己,除了成绩好一点,似乎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傅泽沛自卑地垂下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等待的间隙,唐思捷想把后面的照片看完,傅泽沛却没有心情,胡乱走着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金姨和祁姨不喜欢他怎么办?虽然平时她们待自己很好,那是把他当作祁鹤朋友的缘故,现在性质变了,她们真的可以接受自己成为祁鹤的伴侣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在一起之前,很多问题他根本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早知道他小时候就少破坏一点金女士的名贵花草,至少能给金女士留下个好点的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金岚和祁方怡很快赶过来,前后不过用了二十分钟。两家关系很相熟了,可以说是天天见面,多余的话自然不用多说,直切主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崽崽,你跟小鹤先去楼上待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有些犹豫,祁鹤将大手放在他头上,轻轻揉了下:“走吧,先让他们谈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姨会不会……让我们分开?”走到楼梯上,傅泽沛担心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摇头:“放心,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有些乱,是傅泽沛这次旅行带回来的行李,唐思捷还没收拾完。祁鹤帮着他收拾,把衣服扔到脏衣篓里,带回来的纪念品和海鲜特产摆放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有个买来的贝壳风铃,虽然跟祁鹤房间那个不一样,但大同小异。他帮忙挂到小阳台上,叮嘱傅泽沛:“以后有事你也可以这样找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风大,风铃碰撞在一起,叮咚作响了几声。傅泽沛回过神,重重点了点头: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腺体还疼吗?”祁鹤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贴在脖颈后面的抑制贴已经被撕下,触目惊心的咬痕已经愈合,留下了很小一点疤,不需要再贴新的抑制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疼了。”傅泽沛很乖地说,然后用手去摸了摸后颈,“很早就不疼了,只是愈合得慢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眼睛盯着那一处,那里他咬过吻过,是块异常柔软之处,触感很像冰激凌,轻轻一碰就会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化在嘴里,是栀子的清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,他们在下面会聊些什么?”傅泽沛很是好奇,恨不得贴到楼梯上去听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抱住他:“不清楚,但是不用过分担心,喜欢你这件事我母亲她们很早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惊讶至极,“金女士她们知道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只是她们不知道我们已经在一起了。”祁鹤说,“当时转到这个学校和搬回来,用了很长时间才说服我母亲,那之前很久她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是你主动要转过来的?不是因为金女士的工作调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记得唐思捷说过是金女士调回了原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工作调动,不过当时有更好的位置可以选,是我要求搬回来住的,转到七中也是我提出的。”祁鹤说,“我想离你近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他从来没有跟傅泽沛说过,傅泽沛当然也就无从而知,现在才恍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没有什么巧合,一切都是祁鹤争取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他这样说,傅泽沛心里还是没底,他太害怕了,甚至陷入了自卑的死循环。于是抱紧他的alpha,撒着娇:“我不想跟你分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祁鹤亲吻住他,“我们不会分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人在下面说了很久,久到傅泽沛实在等不下去,决定假装下楼喝水去探探。他拿着水杯刚下楼梯,就被祁方怡叫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泽,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无比乖巧地喊了她一声“祁姨”,有点不敢抬头看她,不过用余光瞥着唐思捷和金女士的表情,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等着挨批评,便听见祁方怡说:“我们正讨论你们的婚房在哪里买呢。绿茵路那边倒是有套房,就是不够大,以后有了孩子住不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你们打算要几个宝宝呀?平层够不够住?这样的话最好还是买在学区内,以后宝宝上学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有没有想过先要omega宝宝还是alpha宝宝?听说房间的装修风格对宝宝也有影响,装修的时候也要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们已经聊这么深了吗?这问题他跟祁鹤都没想过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是不是考虑得太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对面的唐思捷说:“既然你们决定了在一起,就要早做打算,这两年房价涨得很快,就算不住,用来投资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即使你跟小鹤以后去其他城市定居,回来也有地方住,这种事要提前做打算。”祁方怡也很赞同,“小鹤呢,把他也叫下来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们连大学都还没考呢!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有些羞怯地问:“你们都不反对我们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了。”祁方怡很好奇他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,“为什么会反对,我跟你金姨还担心他追不上你呢,他小时候就笨手笨脚的,总是惹哭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嗯?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追不上他?怎么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总惹哭他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始终没说话的金女士开口说:“小泽,虽然你们现在年纪还小,不过我相信你跟小鹤可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,我们只有建议权,没有决定权,除非你们自己放弃这段感情,否则任何人都无法干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点头:“我明白了,谢谢金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你们注意做一点措施,毕竟你是omega,受孕率很高。现在你们这么小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霎时红透脸颊,说话舌头打起结来:“我、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他要是欺负你了,也要告诉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唔,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傅泽沛在心里想:祁鹤不会欺负他,只会是他欺负祁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