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53章 暴露

第53章 暴露

        回家路上,祁鹤打电话问了一位与金女士相熟的医生,把这次傅泽沛情热期的大致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没有发烧,而且情热期的前兆很漫长,大约有一天。正常来说,应该是一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说:“这种情况确实比较少见,你刚才说他有信息素感知障碍,具体成因知道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体内信息素过少。”祁鹤想起上次去医院检查的结果,“他身体里的信息素含量要比正常omega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对了,他的情热期不同于别人,可能也是因为这个。”医生在电话里说道,“信息素类似于身体里的一种激素,分泌过少可能会引起身体的某种不良反应,像容易困乏,发情期不稳定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看向正靠在自己肩膀睡着的人:“他确实很容易累,情热期不稳定是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信息素影响情热期。正常人的情热期是每月一次,日期也相对比较固定,而体内信息素较少的人,可能两个月三个月,甚至更久才会进入一次情热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垂眸思索着什么:“……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有空可以带他过来检查一下,毕竟光听描述也会有判断不准确的地方,具体情况还要检查以后才能下定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等有时间我们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睡在他肩膀的傅泽沛迷迷蒙蒙醒了,揉了几下眼睛:“在跟谁打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道:“一个医生,是我妈的朋友,抽空我们去她的医院一趟做个检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没有抗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到家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低头看了眼公里数:“快了,大概十分钟,再睡一会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睡了一觉精神充沛:“不睡了,你要不要也休息下?在飞机上你就没有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摇头,对他说:“刚才电话里医生说,嗜睡可能也是身体里信息素过少,这也会导致你的情热期不稳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稳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于傅泽沛来说无异于个晴天霹雳,他本就觉得情热期是件很麻烦的事,要每个月精打细算记住,还要随身带抑制贴抑制剂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现在倒好,情热期根本不稳定,无法预料,算都没有得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好在真正的情热期到来之前,有很长一段过渡时间,那种感觉类似于晕车晕船,但并不是发烧,体温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明白他的顾虑,安慰道:“别担心,会有解决的办法,找时间再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里,傅泽沛以为没有人,在门口跟祁鹤接了个吻,软糯糯地问他等下想吃什么,就听见楼上传来一阵嘈杂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吓得傅泽沛赶紧从祁鹤身上下来:“妈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在二楼画室喊道:“崽崽,快上来帮下妈妈,这个板子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也顾不得刚才差点被发现,立刻扔下行李上楼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鹤也在?那太好了,你们快帮我一起扶起来,这板子太重了。”三人合力将板子放在墙边,唐思捷松了口气,“呼,你们刚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在家怎么没去接我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上飞机之前,傅泽沛给她打了电话,结果唐思捷说过不去,傅泽沛就以为她在画廊忙,金女士和祁小姐也不在,他们只好打了辆车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好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车送去检修了,就没去接你们。”唐思捷没在意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“你们还没吃饭吧?这都快一点了,我去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赶紧说:“我叫了外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那你们先随便吃点,晚上妈妈再给你做。”唐思捷也懒得下厨房,“对了,你点小鹤那份了吗?你金姨和祁姨都不在家,让小鹤也在我们家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唔,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能忘了自己男朋友吗?

        等唐思捷离开,傅泽沛才赶快拿出手机订了份披萨,点的双拼,一半甜口,一半咸口。外卖很快就到,他跟祁鹤两人愉快分食完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正在楼上帮他收拾行李,拿着相机站在楼梯口问:“崽崽,有没有拍照片给妈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傅泽沛是带着任务去玩的,他要帮唐思捷采风。照片拍是拍了,只不过里面的人嘛……大多都是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便拍了一些,拍坏掉的还没来得及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把相机开机,边下楼边道:“那我看下,你跟小鹤也帮我挑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反正闲来无事,三个人挑起了照片。不得不说,在审美这方面傅泽沛确实受到了母亲很大的影响,眼光出奇一致,连挑选出来的照片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是谁呀?”唐思捷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路人,让我帮忙拍了几张照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之后基本都是祁鹤和风景,尤其是祁鹤的照片,傅泽沛觉得怎么拍都好看,导致最后数量吓人,还有好些张是连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几张拍得很好啊,小鹤长得又高又帅,很适合做模特。”唐思捷夸奖,“正好这次画展,画廊有一角还空着,可以做成小的摄影展,这几张可以放进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拍了这么多张祁鹤,傅泽沛很怕母亲看出来端倪:“我就是随手拍拍,谁让祁鹤长得好看,当时还只有他一个模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笑了,对祁鹤说:“小鹤,这两天麻烦你了。尤其崽崽还遇上情热期,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的阿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这个,唐思捷才想起来:“对了崽崽,情热期之后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低头的刹那,唐思捷看见了他脖颈上贴着的抑制贴一角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很小的一块,其余都在衣服里藏着,咬破的腺体在愈合过程中有感染和暴露风险,所以要一直贴抑制贴,直到伤口基本愈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的腺体正在愈合过程中,不贴抑制贴是件很危险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觉得有点怪异,儿子的情热期明明已经过去三天了,脖颈为什么还会贴着抑制贴?那明明是情热期内才会贴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,那下面有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腺体上咬伤口意味着什么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崽崽,你后脖子上面的抑制贴,是怎么回事?”唐思捷不想跟他绕弯子,单刀直入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沉浸在照片中的傅泽沛没想到变故来得这么快,他还没有来得及把抑制贴撕掉!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他编不出来理由,因为那意味着什么太明显了,每个大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为难的模样,唐思捷一瞬间湿了眼眶。尽管她再三叮嘱,最担心的事情也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靠近点,让妈妈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偷偷抬眼看了下祁鹤,发现祁鹤现在也很紧张,想握住他的手却又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温柔地撕开他后颈上的抑制贴,伤疤几乎快痊愈了,只是被标记过地痕迹依然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谁?”她的手指有些颤抖,“崽崽,告诉妈妈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不敢再看祁鹤了,唐思捷直勾勾盯着他,让他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走,他生怕看一眼祁鹤,他们的事就会全部败露,无处躲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证据确凿,他没办法说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半天说不出来一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十来秒的时间都被无限延长,仿佛漫长到久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他轰鸣的耳朵里听见祁鹤说:“阿姨,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标记了西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喜欢他,会对他负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