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52章 很想吻你

第52章 很想吻你

        等大部队离开,傅泽沛和祁鹤又留在三屿岛玩了两天,这里开发得晚,环境比别的海边都更好,游客也很少,傍晚的沙滩上一路走过去都没有几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去买水,傅泽沛站在沙滩上用相机拍照,他说好要多拍几张回去给唐思捷看,正好也给她一些创作灵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有个人出现在镜头里:“你好,可不可以帮我拍张照?”

        是个男生。仅仅看外表,傅泽沛分辨不出来他是beta还是alpha,但从身高来看,不像是omega,因为他跟祁鹤差不多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。”傅泽沛正嫌拍风景单调,“要怎么拍?”

        男生大大咧咧的:“随便拍两张就行,想留个纪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端着相机构图,尽管他没遗传到唐思捷对美术的天分,但遗传到了她对于完美的较真,毕竟从小耳濡目染,对艺术这方面多多少少有点追求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的随便拍拍就不是随便拍了,争取从构图到色彩都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拍了几张,他才恍然察觉自己是用相机拍的:“不好意思啊,要不我再用手机重新帮你拍几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生看他很专业的样子,觉得刚才那几张应该不错:“我看你拍得那么认真就没打断,要不这样吧,我给你留个联系方式,你回头整理照片的时候发到我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生问:“你是学摄影的?看你很专业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连连摇头:“不是不是,我拍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看看刚才拍的照片吗?”男生指了指他手中的相机,“有点期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翻出来刚才的几张照片,男生看了两眼,惊叹地说:“拍得很好啊,完全不像拍着玩的,学过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笑笑:“没有,我妈是画家,可能多少受她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比我拍的好多了。”男生也笑了,“你也是自己来旅游的?自己出来玩挺爽,就是想拍个照留念怪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我跟我男朋友一起来的。”傅泽沛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男朋友?看起来你年纪还不大呀。”男生打量着他,“至少应该比我小,我今年大二,在g市读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不想透露太多关于自己的信息,含糊“噢”了声,摆弄着相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男生试探着问:“你是omega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看向祁鹤去买水的方向,有些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多想,我这个人就是话痨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男生自己也觉得有点冒犯,“我真是学生,不是骗子,这是我的学生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看了一眼封面,没有接,紧接着看见祁鹤买水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警惕又带着敌意:“你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来玩的,刚才让这位小兄弟帮忙拍了几张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下意识往左边挪了几步,从祁鹤手中拿过水,问他:“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边没有冰水了,去另外一边买的。”祁鹤揉了揉他的头发,眼中全是宠溺,“宝宝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含在嘴里那口水差点喷出来,又硬生生咽回去,把自己呛得够呛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刚才叫他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水太冰了,慢点喝。”祁鹤帮他顺着气,“你们拍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拍好了,他拍的很好,我们就多聊了几句,我还以为他自己来玩的呢。”男生说,“那不打扰你们了,回头别忘了把照片发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傅泽沛感觉到刚才是自己多心了,也有点不好意思:“嗯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他走远,傅泽沛才完全松了一口气,对祁鹤说:“刚才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皱起眉:“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没什么,是我想多了。”傅泽沛道,“一开始他找我拍照,我就拍了几张,后来他跟我聊了很多,越问越多,让我觉得他很像新闻里的人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omega在这个社会中是少数,是可以生育的最佳资源,狩猎者也不在少数,时不时就有几例omega失踪的案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本想骗他说我是a的,后来一想我没有你那么强的信息素,也压制不了对方,万一被拆穿没准会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摸着他的头安慰:“是我没想到,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只是个普通学生,下次万一真的遇见傅泽沛说的这种人,他把自己的omega单独留在一个地方实在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却摇头:“又不是你的错,哪有人能时时刻刻保护着另一个人。而且不是每个omega都有自己的alpha,总要靠自己多警惕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有一点惊讶,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傅泽沛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心中,傅泽沛是一个被保护得很好,天真活泼,喜欢走神有点呆,可爱又不喜欢多动脑子的omega,没想到他会想这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祁鹤毫不掩饰地夸他:“这次你做得很好,保持戒备心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笑起来,比缓缓沉进海中的阳光更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我们去那边,我也想给你拍几张照片,给你拍照肯定特别享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养眼啊。”傅泽沛说:“你知道拍照三要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想了想:“光线,构图……还有一个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。”傅泽沛拉着他光脚跑到水里,“是人好看,人好看,人好看!只要人好看,怎么拍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笑:“谁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:“我自己参透的,不信给你拍几张看看,闭着眼拍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路拍一路闹,最后玩累了,停在一块很大的礁石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海是浅蓝的,沙粒金黄,在夕阳的余晖底下闪着光。趁着退潮,他们爬上礁石,傅泽沛坐在上面,翻看着刚才拍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海风吹着他的头发,祁鹤就静静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?”傅泽沛很满意地放下相机,转而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喜欢我,特别特别喜欢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:“能不能稍微收敛一下下你的信息素,它太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水汽还好,海风也还好,可不知是不是他感觉出了问题,他察觉到祁鹤散发出来的信息素里,有一丢丢酒精味,而且有越来越浓的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代表欲|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怀疑这么下去,自己很有可能醉倒在这块礁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从没听说过会有醉信息素这种情况,但他已经感觉到头脑发晕,整个人越发不理智起来,甚至好想跟他的alpha不可描述!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勉强敛回自己的信息素,但仍有一部分逗留在空气中,因为那部分他自己无法控制。那是此时他情感最真实的表达,无论如何都无法掩饰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两分钟,傅泽沛也察觉到了:“它怎么……还有点点浓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幽潭般的眼底饱含柔情:“因为现在我很想吻你,宝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傅泽沛便被吻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