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48章 临时标记

第48章 临时标记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,傅泽沛现在的状态不像发烧,而更像……发|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他的第一次情热期来势汹汹,在毫无防备的状况下就被迫发情,之后几次都提前打了抑制剂,所以并不太清楚正常情况下的首次情热期会经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他情热时发了高烧,而傅泽沛没有,体温很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现在的状况来看,失去大多数意识的傅泽沛跟当时的自己没有区别,整个人仿佛在被烧灼般痛苦,嘴里喃喃呓语着,抱住他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况且傅泽沛只有两个月就要十八岁了,在这个时间节点下,进入情热期不是一件意外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也说过,他的信息素跟傅泽沛的相互影响程度太高,很可能会导致他提前进入情热期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对于a还是o,首次情热期都异常重要。祁鹤想过很多个傅泽沛意外发情的场面和应对措施,可真的一旦遇上,曾经的一切预想都要被推翻重演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正常流程,他应该去找omega的抑制剂,然后从傅泽沛的血管打进去。尽管这样做很冷酷,却是情热期的正常程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现实情况是,他的omega太粘人了,小考拉一样挂在他身上不肯松开,他很难去有任何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可是将近一米八的人体挂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唐思捷往傅泽沛行李箱里放了抑制剂,打算去找乔月她们借,或者干脆去酒店前台求助,这种东西酒店会常备,以满足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    情热期的人往往会被欲望吞噬掉意识和理智,被最原始的本能驱使,此时傅泽沛也不例外,他觉得自己浑身在燃烧,在淌水,他快要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是海中唯一的稻草。

        情*快速吞没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情热期的omega和alpha不同。alpha虽然也有脆弱的一面,但毕竟各方面先天条件在,在发|情状态下会爆发出异于平时的力量,紧紧嵌固住自己的猎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omega不同,omega只有脆弱。

        步入情热期的omega在无意识状态下几乎可以任人宰割,尤其是他们具有致命诱惑力的信息素,会让所有alpha想要咬破他的腺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omega发|情是件极危险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……”傅泽沛黏在他身上,下意识喊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除了疼惜,祁鹤还有深深的愧疚和无奈,他竟然没有想到是情热期,而且还在刚才那种情况下让傅泽沛独自回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出点意外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内疚地吻了吻傅泽沛的发尖,此刻他不敢去吻傅泽沛的唇,他害怕尝到让人失控的信息素:“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释放了一点信息素出来,用来安慰发情的omega,想要让他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只有一丝丝,他不敢释放太多,担心自己的信息素在安抚的同时,会加剧傅泽沛身上的情热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属于omega的淡淡的栀子香气味很快飘散在房间里,跟他的充盈水汽交缠在一起,环绕在他们周围。这是祁鹤最向往的味道,也是他最胆怯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抱着傅泽沛走到床边,想要把人放到床上,然后再去找抑制剂,哪怕是抑制喷雾也可以,只要能缓解傅泽沛的痛苦,把这种危险隔绝在房间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omega的信息素,对于许多alpha来说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信息素漫出这个房间,极有可能会招惹来其他alpha,他们会像饿了许多天的野兽那样,野狼扑食,两眼放光,被信息素诱导着失去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不过刚把傅泽沛放下,人又立刻缠上来,用黏黏腻腻的声音委屈道:“……不要留下我……为什么不抱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知道是情热期作祟,祁鹤还是心疼得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只有在这种情况下,他才会主动放开傅泽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委屈得眼眶通红,眼睛里盈满泪水,泛白地指尖用力抓着他的衣服,仿佛下一秒就会跌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知道这样很危险,但他实在没办法把人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傅泽沛拉扯着他的衣领,将他整个人往下带,然后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舌尖上有更新鲜更甜美的omega信息素,祁鹤快要溺在里面,被撕破最后的理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走……祁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难受,别抛下我……”傅泽沛仍旧抓着他,“祁鹤,不要丢下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往祁鹤的胸口蹭了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意识已经严重模糊,三句话里有两句是胡话,只能用本能抓住alpha的衣服,不让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被标记,想要信息素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张开双臂,粘人地抱住他的alpha,动情的眼中盛满流露的渴望,就这么呆呆望着祁鹤,可怜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的信息素正在淹没他的,祁鹤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,尽管他已经感受到自己邪恶血液在沸腾,他只能隐忍着克制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乖,我不会丢下你。”他哄骗着自己的omega,一边在想办法怎么去取抑制剂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用炙热的双眼望着他,眼中充满着某种浓稠的情绪,然后再次吻到了祁鹤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是刚才那个吻,祁鹤就有些抵挡不住,情热期的omega太粘人了,一旦他被信息素勾引得被迫发|情,场面将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偏偏,傅泽沛不停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因为情*,omega的双颊上有些泛红,嘴唇水光泛滥,每一帧画面都变得格外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感觉到自身信息素的躁动,不敢再懈怠:“现在我要去找抑制剂了,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只是让他挪到床头打个电话也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!”傅泽沛眼眶里含着泪摇头,全身都在抗拒:“不要抑制剂,好疼,不要打抑制剂!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有点无奈:“西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在他怀里哼唧:“……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完抑制剂很快就不难受了。”祁鹤摸着他的头发,试图给他一点安慰,“不疼,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!”傅泽沛忽然咬住他的下唇,“……祁鹤……标记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发情期的ao,解决办法只有两种,打抑制剂,或者临时标记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骤然一顿,他并没打算临时标记傅泽沛,因为显然在这种情况下,傅泽沛根本没有自我意识,很可能清醒后会忘记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标记过的痕迹,则在短时间内难以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祁鹤犹豫了,因为这不是在傅泽沛自愿的情况下发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淡淡的栀子香四处飘荡,趁着他走神的一秒钟,傅泽沛忽然攀上他的肩膀,在他脖子上没什么力气地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重,但是离腺体很近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吃痛,但没有躲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他感觉到附近有三个alpha在向他们房间逼近,等级都不算低,其中有一个就站在门外。他们被omega的信息素吸引而来,这纯净的、没有人标记过的栀子花香,成为诱惑他们的致命武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眼前,被情火烧灼了全部理智的傅泽沛,努力亲吻舔舐着alpha的伤口,是讨好,也是挑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动作,将腺体完完全全暴露在了祁鹤面前,只要他靠近一点,就能碰到傅泽沛柔软的腺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标记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仿佛一个魔咒,在祁鹤耳边不断重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经历过同样的情况,所以更明白此刻傅泽沛有多难受,多煎熬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他的手指在腺体上摩挲了下,然后用力咬伤了omega的后脖颈。

        尖锐的牙齿刺破脆弱得不堪一击的皮肤,大量信息素立刻往外溢出来,比刚才更加剧烈汹涌,跟另一种信息素缠绵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刚才不同的是,现在它们属于这个alpha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临时标记了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