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47章 想要更多

第47章 想要更多

        晚饭傅泽沛吃得不多,尽管是他喜欢的海鲜烧烤,也提不起来兴趣,只吃了几个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晕船后劲也太大了!

        小岛作息稳定,遵循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然规律,一过晚上八点基本就没有人了,连商店也早早关门,只有几艘远处归来的渔船亮着灯。

        乔月她们想沿着海边逛逛,张沃怕不安全,提议大家一起去。傅泽沛兴趣缺缺,情绪不高,打算先回酒店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看他脸色不太舒服,有些担心:“我跟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摇头:“你跟他们玩去吧,我就是累了,回去睡会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,心情都很不错,他不想扫兴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祁鹤,从飞机上到现在一直在照顾自己,不像是来玩的,像是来陪玩的,还要兼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没事,可能是被风吹感冒了,就一直犯困,打不起精神。”傅泽沛不想让他担心自己,“回酒店好好睡一觉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只好妥协,这种情况下他跟着回去反而影响傅泽沛休息,不过还是叮嘱道:“药盒里有体温计,测一下有没有发烧,另外带了感冒冲剂,你冲一袋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距离住宿的地方有段距离,最终祁鹤还是放心不下:“要不我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快跟他们玩去吧,我能找到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男朋友好粘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嘉年在前面催促着落单的两人:“你们两个在后面说什么悄悄话呢,马上就到了。咦,傅泽沛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跟上他们:“他不太舒服,先回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舒服?是不是刚才的海鲜不够新鲜,吃坏肚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可能是感冒。”祁鹤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就听见了最后两个字,立刻回头:“谁感冒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他就看见傅泽沛在往反方向走,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。祁鹤隐隐有些不放心,又说不上来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晚上温度只有二十多度,海风凉飕飕的,月亮很圆,照着回港的船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张沃都打了两个喷嚏:“阿嚏!晚上还真挺冷,幸好带了外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屿岛毕竟是新开发的小岛,景区设备还不完善,有的地方连路灯都没有。傅泽沛一路开着手电,从不太平坦的路走回去,回到房间后连澡都没冲,就蒙头大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体里仿佛有个巨大的怪兽,正在暗处蛰伏着,毫无餍足吞噬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次这么难受是初三,中考前他生了一场大病,烧到三十九度多,人几乎都快没意识了,在医院挂了好几天吊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次,感觉比上次还要奇怪。那种感觉不是头疼,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灼烧,两股力量在不断拉扯,要将他扯碎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几个人只沿着海岸线走了一段,晚上的海很黑,有一些银亮的月光照在海面上,闪闪发着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很想将这些在浪花尖上跳跃的闪碎月光带回去一捧,给傅泽沛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也不知道这样的月色明天是否还会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的沙好细好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月说:“还有很多贝壳和小寄居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张沃就蹲在沙滩上开始捡贝壳:“喜欢的话,我可以多捡一点,找人做个项链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月有些害羞:“……谁会把这东西戴到脖子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手链。”张沃笑着,“omega不是都很喜欢这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跟在后面听着他们的对话,低头给傅泽沛发了条消息,提醒他记得喝药,不过傅泽沛没有回复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洛见他一晚上心神不宁,走过去道:“你也别太担心了,泽沛自己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祁鹤收起手机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在一起有段时间了吧,两个月?”钟洛闲聊着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诧异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洛笑笑:“我早就知道了,你过生日前几天,泽沛问过我纹身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他早就知道,这么久以来都在帮他们打配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钟洛想了想:“其实你们也没有必要瞒着大家,都可以理解的,毕竟搞地下恋爱很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祁鹤想过,只不过他没有跟傅泽沛说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后来分化成alpha的,但傅泽沛是从小就开始隐瞒自己的第二性别,说明他其实很在意自己的信息素感知障碍缺陷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上网查过这种病症,有些患者始终和beta一样生活,少部分跟傅泽沛一样,遇见了高匹配度的另一半,而有些人,一辈子都遇不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个社会,信息素不能决定一切,但始终会影响着一个人,很少有人能真的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没有做好十足心理准备之前,他们都不想冒然公开,即使没有跟对方沟通过这种想法,但他们知道彼此都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祁鹤始终很配合,在傅泽沛没有同意之前,他不会跟任何人公开他们的关系,也不会去给他施加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种保护,也是他们之间的默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让他的omega受到任何非议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说:“还没等到合适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钟洛问:“什么算合适的时机?”

        公开恋情还要看时机这回事,他确实无法体会,毕竟他跟方嘉年是因为接吻被抓,直接在升旗大会上被公开批评,一战成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想了想说:“等他想的时候,就是最合适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受到老婆冷落的方嘉年捡了一堆破烂的贝壳走过来,趁机勾肩搭背:“宝儿,你们在这聊什么呢?你看我捡了好多贝壳,也给你做成手链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钟洛一脸嫌弃:“……你好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嘲笑的方嘉年很是无辜,拿着他的手乱比划:“怎么会呢,你戴上肯定特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钟洛无情收回手,严肃拒绝道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没有在海边呆很久,只是沿着海岸线闲逛了一段,前后不过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个小时,对于傅泽沛来说,却仿佛过了半个世纪那么漫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自己应该是发烧了,睡得并不安稳。他错了,他想要让他的alpha陪着他,让祁鹤温暖的身躯抱抱他,而之前他却逞强说了不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傅泽沛又陷入了沉睡,闭上眼睛身体仿佛在不停坠落,好在这次很快,房间外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爬起来给祁鹤开门时还有点懵,等到人进门后,傅泽沛几乎是整个人挂在他身上,如同粘人的八爪鱼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一只手提着东西,只有一只手能顾过来,用力托着他的身体:“还是这么难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用一声绵长的哼唧回复了他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将手中打包的东西放在桌上,祁鹤再次去探他的体温:“吃过药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回来要吃药的事傅泽沛并非忘了,而是真的太难受了,那一刻只想走向床。此刻他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,只好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带着个巨大的人体挂件,祁鹤去药盒里找出温度计给他夹上,又去烧上热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是略显漫长的等待,等温度计量好,等水开,等他的omega不再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奇怪,体温只有三十六度五,没有发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傅泽沛现在的状况,跟发高烧无异,状态都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情况不能再拖,要立刻去医院。可是他们查过攻略,这座岛上只有诊所,没有正规医院,医院在距离十几分钟的另一座小岛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几乎没有犹豫抱起来他:“我们去诊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的手臂粘着他的脖颈,几乎快要触到alpha敏感的腺体,用甜腻得不对劲的声音道:“不要,外面好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必须要去。”在这件事上,祁鹤不能纵容他,“我去叫方嘉年他们过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好是去医院,可这么晚了,很可能没有船。而且海风太冷,说不定会吹得更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不要,他不要离开他的alpha,只能用更紧的力气抱着祁鹤,想要亲吻,想要alpha的信息素,想要更多更多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