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46章 他跟我睡

第46章 他跟我睡

        地点确定之后,接下来就是买票查攻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屿岛位于同省东边的群岛上,因为刚开发不久,交通不太方便,上岛只能坐轮渡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把他们要出去玩的事跟唐思捷报备,唐思捷几乎是没有犹豫就答应了,可能出于上次她跟丈夫出去度假而把儿子单独留在家里的愧疚,叮嘱他要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鹤也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傅泽沛画蛇添足地补充:“还有方嘉年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今天心情很好:“那你们都要注意安全,带着相机去,多拍点照片给妈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很顺利,他们定了周三出发,先坐飞机到临近的市,再去渡口坐轮渡上岛。

        攻略基本都是乔月做的,她有亲戚在岛上,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,不用再去网上查过时的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拿着行李箱在家里装衣服,行李箱还是小学买的,上面贴满了卡通贴纸,时间太久已经撕不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离开父母出过远门,最远的就是每年暑假去外公家,还是有人接有人送,所以这次出门有点茫然,不知道该带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收拾了一下午,除了几件衣服以外,行李箱空空。他给祁鹤发消息:“你收拾好行李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收拾好,装了个背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带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回:“几件衣服,雨伞,常用药,防蚊贴,防晒,墨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都要带吗?”傅泽沛一一记下来,感到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想了想:“可以共用的就别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筛选了一通,圈起来几个重要的。祁鹤提醒他:“别忘了带各种证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他写上去,问祁鹤,“你情热期不在这几天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记得还有十几天。

        alpha的情热期比omega的更稳定,只要不受到外在信息素和药物干扰,日期通常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在,我们只去玩三天,不带抑制剂应该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尽管这么说,祁鹤还是带了抑制喷雾和抑制贴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“

        旅游遇上情热期是件很麻烦的事,如果遇上祁鹤上次那种情况,别说是玩,恐怕连房间门都出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几个人里只有张沃最爽,是beta,完全不用考虑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还是当beta最省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飞机是上午九点的,唐思捷开车送他们去机场,傅泽沛跟祁鹤的位置挨着,在飞机上睡了一路,醒来时枕在祁鹤的右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刻紧张地看了眼坐在自己右边的张沃,谁知这家伙睡得比他还死,四仰八叉地打着鼾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嘉年跟钟洛坐在后面看电影消磨时间,乔月和田萌不知道在聊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小时后,飞机平稳降落,几个人估计都是第一次脱离家长,下飞机时都是克制不住的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像不像幼儿园小朋友去郊游?”傅泽沛走在后面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洛说:“确实,应该一人发个小黄帽,再举个小红旗,走丢了还好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郊游小分队带队的是幼稚鬼方嘉年,队尾是人狠话不多的祁鹤小朋友。两人紧随其后,几个人一路走走闹闹,从机场到渡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屿岛,顾名思义是由三个小岛屿组成的小岛群,三个岛中间离得很近,坐船只要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到达第一个小岛时已经半下午,舟车劳顿,几个人都有点累,准备先去酒店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现在是旅游旺季,但是三屿岛游客不多,因此他们没有提前订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怎么睡?钟洛方嘉年一间,乔月田萌一间。泽哥,剩下咱们三个怎么分?”张沃问,“要不开个家庭房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自然不行,祁鹤跟傅泽沛同时说:“开两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出奇一致,四周目光刷刷看过来。张沃说:“两间有点浪费吧,现在旺季,酒店还挺贵的,都是beta,挤一挤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不忍拆穿七个人里面其实就他一个beta的事实:“两间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前台看着三个人:“家庭房是一张大床和一张单人床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有没有三个单人床的?”张沃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台摇头:“没有,只有标准间,两张单人床,而且只有一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开两个房间吧。”祁鹤把自己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递过去,“都要大床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还有个标间吗?”张沃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缓缓道:“单人床太小,睡着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跟泽哥睡这间,反正钱是你出的,有钱任性,再要一间大床随便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前台停下来,问他们要不要换成标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没有犹豫:“不用,就要大床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: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过有钱任性的,没见过这么任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都在三楼,不过没有挨着。下了电梯,祁鹤把其中一张房卡给了张沃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接过房卡:“走吧,泽哥!我晚上睡觉可老实了,你知道的,就是你睡觉的时候别老挤人,别的都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祁鹤一间。”傅泽沛不忍打断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深觉受到了背叛:“为什么??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很违心地说:“你睡觉说梦话,还磨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吗?我自己怎么不知道。”张沃疑惑,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悄悄把他拉到一边,小声说:“那你也不能跟祁鹤睡一张床啊,人家有男朋友,我知道泽哥你一直暗恋他,但是也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暗恋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是对方先动手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换成标间合适,让他自己滚大床,我委屈委屈,咱俩挤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,他要跟祁鹤一起滚大床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深深体会到搞地下恋多辛苦了,时时刻刻你瞒我瞒,今天瞒明天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祁鹤走过来,语气不容置疑:“他跟我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彻底迷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是有男朋友的人啊!

        学霸对待感情关系这么不避嫌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脸上写满了正确答案,暗示得明显到不能再明显。可就跟张外语试卷的答案一样,张沃压根看不懂,抄都不会抄,最后乐呵呵拿着房卡滚他的大床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放下行李,他们在酒店休息了两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明明在飞机上睡过,可仍然困得厉害,不知道是不是有点晕船的原因,从刚才到现在他头始终昏昏的,鼻子也有些闷。

        上船之前祁鹤问他要不要吃晕船药,他还逞强说不用,早知道就吃一粒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祁鹤也累了,此时安静地睡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侧躺着看他,他很少能看见祁鹤睡着的样子,上一次还是在他情热期打完抑制剂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睡着时跟他平时同样安静,睫毛随着呼吸的幅度微微起伏,莫名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看了一会儿,傅泽沛担心晚上睡不着,强迫自己不再睡,起来轻手轻脚收拾了一下他们带来的东西,发现唐思捷偷偷在他行李箱里塞了omega的抑制剂,和一瓶抑制喷雾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她嘴上洒脱,说着不担心,但其实还是担心儿子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把东西摆放好,让房间变得没那么乱,然后分别去方嘉年和张沃房间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方嘉年跟钟洛二人世界过腻了,表示非常欢迎他这个电灯泡,并邀请他激情开黑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一玩忘了时间,一直玩到了五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房间时祁鹤刚醒,睡得头发蓬松,呆呆的竟然有点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爬到床上捏了捏他的脸,然后跟他交换了个吻:“刚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几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点一刻,他们说等下要去吃海鲜烧烤,五点半在大厅集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现在换衣服。”祁鹤觉得他声音有点不对,问:“你是不是感冒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觉得不像感冒,因为他上飞机之前还一点事没有:“可能有点晕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探了下他额头,体温正常:“不舒服的话,及时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才不像祁鹤,什么事都要自己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起来了,等会不下去他们要来敲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懒懒“嗯”了声,如同巨狮进食后的慵懒,从背后抱住要下床的傅泽沛,咬了一口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