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43章 纹身

第43章 纹身

        对哦,他纹到那种地方,别人是看不见了,可祁鹤也看不见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要他当场把裤子脱了?

        不行,那多羞耻。

        早知道今天他穿个短裤过来,往上一扒就能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纠结着脱还是不脱,祁鹤在他的犹豫中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,目光逡巡在他腿间,表情怪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泽沛。”他很严肃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如同做错事的小孩,眼中全是茫然: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问:“所以你纹身的时候,也把裤子脱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妙!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早忘了这事,哼哼唧唧地解释:“……没没没有,当时我穿的短裤,而且纹身师也是个omega,虽然有个beta在旁边给他做助手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怎么好像越抹越黑了?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知道他以前最喜欢omega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低着头,悄悄抬起眼睛,见他深深皱着眉,一把搂住他的脖子,亲昵地问:“你吃醋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没有?

        他都闻见空气变得咸湿了,犹如暴风雨来临前的海平面,海风一点点刮在他的脸上,外面的大雨默契配合着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讨好地在他嘴唇上轻啄了下,祁鹤的嘴唇软软的,像他小时候吃过的果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吃醋好不好?纹的时候特别疼,那个地方感觉比腺体还要敏感,纹身师说不能打麻醉,会影响成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上色时,他差点丢人地疼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是有点醋,但一听他这么说,那一点醋意立刻烟消云散,变成了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傅泽沛最怕疼,小时候磕碰一下都要哭上好半天,现在却愿意为了他,一遍遍忍受针刺进皮肤的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祁鹤吻住他的眼睛,“现在还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就知道撒娇最管用,从小就是,只要他想要的东西,眼巴巴望着祁鹤望上两秒,祁鹤就会受不了,什么都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他当祁鹤傻,常常拿这招骗他的玩具和零食,现在明白了,祁鹤只是在无限纵容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被人纵容的滋味真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正想给祁鹤看纹身,就听见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,是祁方仪:“小鹤!小泽!快下来吃蛋糕,里面的冰激凌都要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还没忘记自己跟祁鹤现在是地下恋爱关系,尤其这还是在祁鹤家里,立刻跟他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却毫无忌惮地摸摸他的头发,回道: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楼梯时,傅泽沛小声跟他说:“……等我回去拍照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笑笑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蛋糕是冰激凌的,有些融化了,祁鹤拿打火机燃上蜡烛,傅泽沛已经迫不及待:“快许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有唱生日歌呢。”唐思捷取笑他说:“小时候你为了吃蛋糕,每次有人过生日都抢着唱生日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郁闷,他老妈怎么又爆他糗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给你祁鹤哥哥唱一首,唱完就能吃蛋糕了。”唐思捷催促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……哥哥?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他跟祁鹤没一腿,听见这个称呼早就炸了,现在非但没炸,还觉得怪不好意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鹤虽然就比你大几个月,但是比你成熟多了,崽崽你也快成年了,也要学着独立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乖乖低头听训:“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起了头,大家一起唱完生日歌,祁鹤闭眼许愿,傅泽沛在一旁痴痴看着他,被祁方仪拿着手机拍了下来,发给了仍延误在机场的金女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心满意足吃完蛋糕,又被迫听了许多自己的陈年糗事,傅泽沛才得以解脱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回去他就钻进房间,反锁上门,脱了衣服对着大腿内侧的纹身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昨天才纹上去的,其实他没说实话,到现在都挺疼的,隐约还能看见干了的血痂,在白皙细嫩的皮肤上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每一针,都是他亲眼看着刺上去,时间煎熬得如走过一段漫漫长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很疼,却也很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打开相机,找了个合适的角度,按下快门键,然后保存下来发给了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很快就看见了他发来的图片,一片深色隐在白皙泛红的皮肤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图案是一只鹤,栖于深蓝色的大泽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是照片,但能看得出来刚纹好不久,纹身周边的皮肤仍是通红的,这让祁鹤知道傅泽沛又撒了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好看吧?这可是我自己设计的图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把照片保存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过两分钟,正躺在床上打滚的傅泽沛听见门铃声。他以为是唐思捷出门扔垃圾忘记带钥匙,穿好衣服下去开门,不想外面站着的却是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下意识看了眼楼上,画室的门关着,他小声问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冰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。”傅泽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“要冰袋做什么,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走到厨房,从冰箱里找出冰袋,眼神激光扫描似的扫着傅泽沛的大腿根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立刻明白了: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种地方冰起来,滋味肯定特别酸爽,他还是不尝试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季节伤口容易发炎,而且明天有体育课,你这样没办法上课。”祁鹤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个问题,他去纹身的时候根本没考虑这么多,结果回来时连走路都不太顺畅,裤子总是磨那处软肉,又疼又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毛巾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被他说服:“有,我去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吧。”祁鹤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,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指了指一楼浴室:“洗漱台下面的抽屉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“嗯”了声,音色如小提琴般低沉温暖:“先去房间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句暧昧非凡的话,傅泽沛乱了呼吸,祁鹤不是要亲自动手吧?那可是大腿根,天知道当时纹身的时候他的姿势有多羞耻!

        他强装镇定,同手同脚上了楼,偶然瞥见刚才祁鹤递给他的东西,赫然是张叠起来的物理卷子!

        男朋友未免也太“爱”他了!

        趁着祁鹤还没上楼,傅泽沛赶快换了一条短裤,不至于等下要在男朋友面前脱光裤子,或者是被扒下裤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换完衣服,祁鹤便拿着毛巾推开门,将冰袋裹在里面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鉴于部位比较隐秘,傅泽沛还是说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轻轻掰开他的膝盖,问道:“在左边还是右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祁鹤蹲下来,将布料堆叠在傅泽沛的腿根,才真的看见那个纹身,他的第三个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傅泽沛提前告诉他要去纹身,也许他不会同意。疼是一回事,更多的是,纹身代表着一种象征意义,一个烙印,会永远留在一个人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如同标记,没有反悔的余地。即使日后洗去,疤痕也会永远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傅泽沛愿意这么去做,很显然,祁鹤低估了他对自己的爱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连冰敷的动作也温柔起来:“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逞强已然被拆穿,傅泽沛也不装了,委屈巴巴的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腿根处一片通红,看得人心疼:“下次做这种决定之前先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没惊喜了!我可以为自己的决定负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无奈,但并未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雨终于停下来,不过天空并未放晴,仍旧在酝酿着下一场狂风闪电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享受着冰敷,想了想还是问:“今天祁姨说你想考国科,是真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猛地抬头,神情里有些许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科很好啊,就是分数太变态,我可能去不了。”傅泽沛心里暗暗失落,“不过祁姨说得对,考到同一所城市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沉默了片刻,才说:“西西,现在还不是做决定的时候,别想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也没说话,其实她还挺想让祁鹤去读这所大学的,光是想想他穿着军装做指挥官的模样,他就特别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他要再努力一点,也能考进去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起刚才的物理试卷:“等下要给我讲物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那张试卷难度比较高,有时间你试着写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好有两道数学题我也没搞懂,你顺便也给我讲下吧。”傅泽沛低头看他男朋友,“祁鹤…哥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要换冰袋的祁鹤手指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望着他,笑得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鹤栖于大泽,他栖于傅泽沛眸中星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