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39章 宣示主权

第39章 宣示主权

        当祁鹤说出这话时,世界仿佛都变得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喧闹的音乐如同被人按下了静止键,闪烁灯光变得柔和起来,一束一束打在他的身上,傅泽沛的眼睛里充满了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祁鹤连跟他都没有说过的话,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表白,也是在无声宣告主权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私下里说这样的话,傅泽沛肯定会觉得他肉麻死了,顺便纳闷祁鹤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撩,明明以前很闷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祁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,他只觉得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谁也不知道祁鹤说的人是他,只要他自己知道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只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他:无论你是omega还是beta,能不能闻到信息素,我都会喜欢你。因为是你的一切,让我喜欢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最先反应过来:“学霸不愧是学霸,说情话都这么牛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想知道是谁这么幸福啊!”田萌更加兴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傅泽沛感觉她眼神老往自己这里瞟。

        提问他的乔月也特别激动,没想到被她套出来这个大个八卦,而且还是beta,仿佛做实了她心里某种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个问题,宗滨还没问呢!”田萌热血上头,还想接着挖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滨始终的看着祁鹤,明里暗里针锋相对,目光锋利,似乎周围这份热闹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:“你们在一起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没有回避:“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瞬间,他看见宗滨脸上的敌意更加明显,从不信到不甘,最后变成落寞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人群已然炸了,乔月和田萌起哄,张沃震惊,方嘉年跟着捣乱,只有钟洛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傅泽沛一样,他能感受到这两个人暗中在较量,这种较量无关信息素,无关等级压制,是心理在博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玩两局活跃下气氛就可以了,来玩游戏还是来唱歌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滨毕竟是跟着他过来的,钟洛不想把气氛弄得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田萌挖出来了自己想知道的,也不打算再玩了:“那我点点喝的吧,你们想喝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两瓶啤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鸡尾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要几瓶矿泉水吧,要吼个通宵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没有发表意见,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:躺在祁鹤的腿上,然后被他抱着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敏锐地察觉到他状态不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期中考试让他连着一个星期都神经紧绷,现在忽然松懈下来,难免犯困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想了想:“要不我们先回去,让他们接着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多扫兴,我就……”说着,傅泽沛猛然发现他跟祁鹤的距离靠得太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包厢里本来就吵,他只能跟祁鹤挨得很近,开始还刻意保持一点距离,说着说着发现几乎是趴在了祁鹤耳朵边,早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趁着还没人注意到,他赶紧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说到一半就离得祁鹤远远的,所以后者没有听见他后半句话,只是说:“我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忙问:“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包厢里音浪太强,三个人同时在鬼哭狼嚎,那效果堪称一绝,祁鹤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泽哥,你怎么不点歌啊?”张沃蹭过来,“祁鹤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也不知道:“可能去厕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他了,你快去点歌,点首钟洛不会的!我真是服了,这家伙怎么什么歌都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回来时,傅泽沛正在唱一首英文歌。这首歌果然涉及到了钟洛的曲库盲区,麦霸也只能坐在沙发上静静欣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声音很清澈,带着一点未褪去的少年的稚嫩,干净透明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祁鹤回来,傅泽沛有点怯,走神间唱错了歌词。如果没有记错,从幼儿园大班被迫穿着裙子表演六一节目以后,他就再也没在祁鹤面前唱过歌。

        简直公开处刑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这首歌不长,很快就结束。趁着歌曲切换的空白间隙,祁鹤说:“我在隔壁又开了个包厢,唱累了可以过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萌小声说:“这也太贴心了,我更好奇是谁这么幸运被咱们b草喜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还没开始多久,大家都在兴头儿上,三个话筒都不够用的,抢来抢去。只有傅泽沛困了,这间包厢是给谁开的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没想到他会去再开个包厢:“其实不用,我靠在沙发上眯一会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解释:“唱累了早晚要用,再晚就没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让人无法反驳,傅泽沛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这个神经大条跟祁鹤的差距。只要有祁鹤在,他就永远会是被照顾的那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也不再强撑:“那我去睡一会儿,你们先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起一同起身:“我带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换了个包厢,耳朵边总算清静了几分,虽然仔细听还能听见来自周围的声音,但不影响傅泽沛睡眠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将空调调成合适的温度,灯光换成最暗的模式,把刚才借的眼罩给他戴上: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已经迷迷糊糊了,握了下他的手:“你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下大家该起疑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事在手机上叫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又叮嘱了他两句,亲了下他的手背才放心肯离开。当拉开包厢门,他看见宗滨在外面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滨没有看他,而是越过他,望着躺在沙发上睡着的傅泽沛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一松手,门自动关上了,里面的一切都被屏蔽。身后的包厢如个被隔绝的太空舱,里面的人被无声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宗滨怅然若失:“你们在一起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给他发的消息,他一条都没有回,是你不让他回的吧?”宗滨恶意地打量着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轻轻蹙眉。傅泽沛的手机他只在情热期那天看到过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阻止他交朋友,如果你只是想跟他做朋友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我喜欢他。”宗滨说,“喜欢他就有追求他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透过玻璃看了眼正在熟睡的傅泽沛:“如果我们没有在一起,我愿意跟你公平竞争,但现在你应该已经知道,他选择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滨不甘心:“我就是不服,我一个alpha凭什么输给你?你不过就是个普通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两个字还没说出口,他就感觉到一股强有力的压制,身体本能地警惕起来。很快他便明白过来,这种压制感来自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高等级alpha的信息素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走廊里,每个包厢的房门都是紧闭,不可能有信息素泄露得这么快。所以只有一种可能,这种压制来自眼前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他以为的,普普通通的beta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……alpha?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滨感到不可思议,他的信息素等级是a,在alpha中已经是少数,而眼前这个人的等级比他还要高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没有承认,也并未否认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宗滨垂下头:“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刚才他就看出来,傅泽沛也喜欢祁鹤,但是他不甘心,不服气,现在面对比自己更高等级的信息素,他只能选择认清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有一点他没有看清,他是输了,可是他并不是输给了祁鹤的信息素,而是输给了祁鹤的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与傅泽沛只认识了两个星期,凡事都有三分钟热度,他的喜欢只是热度没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祁鹤的喜欢,将从傅泽沛出生的那时,直到自己死亡的那刻,横渡他生命的漫长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别再骚扰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