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38章 他的一切

第38章 他的一切

        一曲终了,众人纷纷鼓掌。宗滨说自己五音不全绝对是谦虚,要是他这样算五音不全,那现场好几个都可以用鬼哭狼嚎来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洛也唱了一首,方嘉年从背后抱着他,下巴埋在他的肩膀,时不时亲他一口,场面一度没眼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的一首歌就被你毁了。”钟洛不满地推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嘉年又贴上去:“没事,反正你也是唱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俩恩爱起来向来毫不顾忌现场单身狗的感受,眼看就要亲上了,张沃实在看不下去了:“哎哎哎,你俩注意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不是他们四人局了,钟洛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,拿着话筒换到了傅泽沛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嘉年被孤独地留在原处,眼睁睁看着自家宝贝投奔别人家宝贝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满场的大帅哥,田萌看得入迷,古灵精怪地提议:“咱们来玩个游戏吧!光唱歌多没意思,也不能唱一晚上,嗓子都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啊。”张沃也觉得挺没意思,“只要不涉及智商的游戏我都可以参与,是吧月月?”

        跟田萌坐在一起的乔月捂嘴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没有提前准备,现场可以用的道具实在少之又少,他们只点了一些零食,也没有要啤酒,只有桌子上两个自带的骰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样,就玩真心话大冒险,掷骰子,谁点数最小就接受点数最大的人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钟洛一听,无聊透顶:“我还是去唱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啊。”方嘉年隐隐透露着兴奋,他特别想借着这个机会听听钟洛的真心话,“那多扫兴,这游戏人少玩不起来。再说了,你放心把我留在这儿跟他们一起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呀对呀,咱们人本来就不多,再少就没意思了。”田萌也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借着打在祁鹤身上的一束光,偷偷抬眼看他,对方琥珀色的眼睛里仍旧是波澜不惊,仿佛一个旁观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周围信息素的浓度并没有减少,于是他知道,此时祁鹤胸腔里那颗心脏正在为他剧烈跳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有异议,游戏开始,八个人围在桌子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个游戏从初中就开始流行,但傅泽沛觉得无聊且幼稚,从来没有参与过,今天不知道怎么就想玩玩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恋爱让人变幼稚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轮开始,从张沃顺时针依次摇骰子,祁鹤两个点数加起来不大不小,正好是七,下一个傅泽沛,他摇了个十一。

        掷骰子没有什么规则可言,全靠运气,傅泽沛冲着祁鹤笑了笑,那意思仿佛是,我运气好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轮点数最小的是钟洛,他悔不当初,恨自己刚才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田萌是游戏的制定者,充当裁判的角色:“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?”

        钟洛想先试探一下这个游戏的尺度:“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选大冒险万一让他脱光衣服出去裸奔一圈呢?

        点数最大的是张沃,两个六。他一脸坏笑:“我早就想知道了,你跟方哥,谁上谁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上他下。”钟洛不假思索。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现场一阵唏嘘。方嘉年双腿搭在桌子上:“原来这个游戏还能说谎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钟洛瞪了方嘉年一眼,方嘉年成功接收到他的信号,回忆了一下上次的体位问题:“嗯,他没说谎,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觉得有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钟洛也是alpha,体型跟方嘉年不相上下,但从长相来看,他的眉眼明显更加柔和,是难得的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局在哄闹中过去,第二局从田萌开始逆时针转,这回傅泽沛就没那么幸运了,两点加起来只有五。所有人摇完果然他点数最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吧……”他小声嘟囔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运气不太好,难道上午蒙的那几道物理题用光了他今天的运气?

        “选什么选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自认为不太适合真心话,害怕一个不小心就把他跟祁鹤的关系曝光了,于是说:“我选大冒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萌目光中带着兴奋:“点数最多的是张沃吧?张沃,你来出惩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玩游戏方面张沃一向鬼点子多:“对不住了泽哥,没想到我也有翻身的一天啊。就上次玩的那个,你选个人,然后把眼睛蒙起来,我们每个人往他身上贴张纸条,三分钟内把所有纸条撕下来就算成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两眼一晕,这不是上次元旦晚会他想的游戏么?张沃输了好几局,最后请他们喝了奶茶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做人不能太恶劣,会遭报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好!”田萌推波助澜道,“那失败了还会有惩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心想,这不本来就是惩罚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得有了。”张沃说,“没成功就做二十个俯卧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接做俯卧撑行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游戏规则他还是要遵守,现在他要挑一个人跟他一起完成这个大冒险,毫无疑问,他想选祁鹤。但是又不想表现出来那么强的目的性,于是目光在张沃跟方嘉年之间逡巡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有一种不好的预感:“你不会要选我吧泽哥?我怕痒,能满地打滚那种,保证你赢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见他目光转移到自己身上的方嘉年:“别看我,我老婆在这儿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最终将目光得逞地停留在祁鹤身上,冲他一笑,并对大家说:“那就祁鹤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早就看穿他欲擒故纵的小伎俩,眼中也是盈盈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游戏开始,傅泽沛被人用眼罩蒙住双眼,视线立刻暗下来,别说撕纸条,他连祁鹤站在哪里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引导着他走过去,开始计时。除去他跟祁鹤,还有六个人,所以祁鹤身上应该贴了六张纸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比祁鹤稍矮一点,手直着摸过去,首先碰到的是祁鹤的胸口。这个游戏的恶趣味就在于,被贴纸条的那个人会被摸遍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他只能选祁鹤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一片黑暗,哄笑声被音乐吞没。傅泽沛能判断出来他摸过的大致位置,不敢遗漏半点,想想也知道这群人不会把纸条贴在容易找到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半身找完,只在后背找到了一张纸条,时间过去得很快,钟洛在一旁报时还剩两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顺着祁鹤的腰线摸到大腿,不得不感叹祁鹤身材真好,只是流畅的线条就让人遐想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的咸湿清澈已经散去,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水汽,湿润地钻进他的鼻腔里,这让他在黑暗中感到无比安全,似乎是祁鹤在告诉他,他一直在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傅泽沛在他的鞋子和小腿找到两张纸条,然后沿着他的小腿往上搜寻第二波。游戏规则是不许掀开衣服往里面贴,今天大家穿的都是校服,所以能藏纸条的地方并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时间过去,傅泽沛有点着急,动作也大起来,摸大腿根时忽然触到个奇怪的地方。随着他的动作,祁鹤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傅泽沛反应过来自己摸到了哪里,闪电般移开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包厢里其实很暗,校服裤子又是宽松的,他动作很快,别人根本没看出来他碰到了哪里,傅泽沛却不知道,窘迫得红透了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他在校服的衣领下和耳朵后面找到了两张纸条,可最后一张怎么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三十秒。”钟洛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的手摸过祁鹤的喉结,碰到嘴唇的时候顿了下,然后是鼻梁,眼眉,头发……祁鹤的相貌随着他勾勒出来的轮廓一点点浮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能在哪里呢?

        时间所剩无几,为了节省时间,他以一个环抱住祁鹤的姿势去摸他的后背,以他的身高,下巴就正好放在了祁鹤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一股热流袭进耳朵里,祁鹤快速在他耳边说:“手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配合着昏暗的灯光和吵闹的音乐,他们的小动作居然没有被发现。傅泽沛立刻去找祁鹤的手,却是祁鹤先触碰到了他,傅泽沛回握住他的手,在里面找到了最后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    游戏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摘掉眼罩,拿着找到的那张纸条问:“这张是谁贴的?贴到手心里,也太难找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看天,谁也不肯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说:“不难点怎么有挑战,是吧泽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就是你,肯定是你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一笑:“泽哥你别说我,咱俩也就半斤八两,上次你贴到我兜里,让别人找了好半天,可痒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略微一回忆,这事还真是他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哈哈大笑,只有宗滨的脸色不算很好,把刚才两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 游戏进入下一轮,这次傅泽沛先摇,可能是他运气用光了,又摇到了两个极小的数,一个二,一个三。按着顺序转过去,最后一个是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后面的人点数都比他大,傅泽沛闭眼等待着宣判,却有惊无险,点数最小的居然不是他,而是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三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点数最多的是谁?”田萌问:“我是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月说:“那应该是我吧,我是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有点激动,没想到会轮到自己。从一进门她和田萌的目光就锁定在了傅泽沛和祁鹤身上,学校论坛里关于这两人的绯闻帖热度最高,一时间她有好多问题想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选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没有犹豫:“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乔月要开口时,坐在他们对面的宗滨说道:“我也是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会出现相同的数字几率不小,遵循提前说好的规则,田萌说:“那一人问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月思索了几秒,有点害羞:“嗯……你有喜欢的人吗?是什么性别?”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祁鹤身上,很显然,他们都十分想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乔月和田萌:校草的八卦谁不喜欢?

        方嘉年,张沃和钟洛:兄弟的瓜不吃白不吃!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也不能淡定:你们想套我男朋友话经过我同意了么?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宗滨,带着深深的敌意看着祁鹤,猜想他够不够胆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说:“这是两个问题,只能问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月反应过来,脑子快速一转,问道:“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性别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简直一举两得,既问了他有没有喜欢的人,又问了他的性向。不过她猜测祁鹤会用“没有喜欢的人”来掩饰。大家也抱着吃瓜的心态,没想着他能好好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祁鹤却十分认真地说:“他是beta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喜欢他跟他是什么性别没有关系,无论他是alpha,omega还是beta,当我决定喜欢他时,他的一切就是我的性取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