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37章 危机感

第37章 危机感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才梦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上,傅泽沛对他说:“现在能告诉我你上次的分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走得很近,几乎是肩膀挨着肩膀,手背偶尔触碰摩擦,这让他在心里偷偷喜悦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问:“梦见我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乱七八糟的,好多初中同学在山上露营,然后下了很大的雨。对,还有方嘉年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梦里钻进去那么多人,看来他也没有很特别。祁鹤想了想说:“我比较好奇,你上次梦见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次?”

        上次……就那什么,咳,少儿不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祁鹤怎么知道上次自己梦见他了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嘴硬:“上次才没有,谁说我梦见你了?你哪有那么闲,天天往我梦里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笑着看他:“可是我那天特别闲,你能告诉我我去你梦里做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起那天的梦,傅泽沛还是很不好意思,毕竟他纯情了这么多年,现实里还没来得及做点什么,就在梦里跟暗恋对象亲亲爱爱了,暗恋对象还要让他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现在性质发生了小小的变化,暗恋两个字可以去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,就亲我了……”傅泽沛红着脸,“还咬了我的腺体,标记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有点意外,他没想到傅泽沛做的是个春|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都说了,你快告诉我分数!”见他盯着自己,傅泽沛赶紧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停下脚步,握起他的手,顺着手心平稳的纹路写了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惊得连话都忘了说,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,一时间忽略了自己还握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男朋友还是人吗?!

        别是个智能ai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711?”傅泽沛被祁鹤拉着手走了好长一段路,才回过神,“这分数也太变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记错的话,上次他们学校全年级第一是682,而他这个第五名只有676,跟另外一人并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算,他被祁鹤拉开了将近四十分!

        “上次考试题比较简单。”祁鹤非常淡然,“按照出题规律,这次应该难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的试题确实比上次要难,昨天考前三场时傅泽沛就感觉到了。但就是上次“简单”的题目,他也离700还差很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到祁鹤分数变态,也没想到会这么变态!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了想问:“那你为什么转回来呀?明明你原来的学校更好,连着两年省高考状元都是你们学校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看着他,那眼神仿佛在说,你不知道为什么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可能傅泽沛没有想过,他还没有自恋到以为祁鹤会为了他转学,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,祁鹤的眼睛告诉他,他就是为了他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点,傅泽沛藏不住嘴角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这个学校的环境肯定没有你原来的学校严格,上次考试的最高分都没过700,你可不能松懈。”他非常认真地跟祁鹤说,“我会在后面追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追上是无望了,当个小尾巴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,祁鹤旁若无人牵过他的手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午五点,一声铃响结束了为期两天的期中考试。学生们脑袋里紧绷的弦暂时放松,争相跑出考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考试座位是随机排的,傅泽沛没跟任何熟人分到一个考场,考试结束后在楼梯口等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泽哥!”张沃考场跟他同一层,最先出来,“我这回稳了啊,外语卷子上好几个单词都眼熟,作文都写满了,怎么着也能蒙个六十分,及格没问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说:“你不会不知道满分一百五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张沃被他说得有点懵,“那多少及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九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背过去暗骂了声靠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几秒钟,他又想通了:“没事,反正我爸又不知道满分多少,当成六十及格就行,差不了多少分!方哥他们怎么还没下来呢,我都订好包厢了,等下唱歌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背着书包靠在墙上:“通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这不是老惯例吗?不是唱歌就是去网吧包夜。”当初这点子是张沃想的,他也是为了让傅泽沛考完试好好放松放松,“哎我说,咱们下回能不能换点新鲜的,每回都是这两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也觉得没意思了:“行,下回玩剧本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想了想:“要不还是唱歌吧,玩剧本杀我这智商匹配不上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说着,就见方嘉年和祁鹤从楼上走下来。方嘉年连书包都没背,只带了准考证跟笔,祁鹤走在后面,穿过人群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巧,傅泽沛也在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考试前这几天他们两个都是单独行动,不是留在教室补习就是回家后一起复习,还是头一次在这么多人的地方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秒很短,目光只有一霎的交接,却又很长,足够他在祁鹤眼睛里度过半个余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定的是老地方,以前他们就固定四个人,钟洛有时候去有时候不去,现在不一样了,每个都“拖家带口”,人数倍增,从小包换成了大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让傅泽沛意外的是,除了乔月和田萌,宗滨竟然也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他拒绝宗滨之后,宗滨虽然没有再约他出去,但偶尔还会在微信上找他聊天,像朋友一样给他朋友圈点赞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滨毕竟是钟洛的朋友,傅泽沛不好把关系搞得太尴尬,没有直接删除,但又不想给他留念想,就一直当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滨是个自来熟,上次就跟张沃田萌他们熟悉了,这次直接跟钟洛一起过来,大家都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迟到的要罚唱歌啊,钟洛,还有宗滨,你们两个快过来点歌!”

        钟洛脱了外套:“你不怕我占一晚上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行!宗滨,你先来。”坐在沙发上的田萌一向会欺负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滨也没有拒绝,很自然地接过话筒,点了一首粤语歌:“我五音不全,你们别笑话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包厢里衬托气氛的灯光很暗,充分调动着每一个人的情绪。傅泽沛在不太明朗的灯光里看见宗滨拿着话筒坐到他对面,开口的那刻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用去看祁鹤的表情,也知道身边人现在的敌意很重,因为祁鹤的信息素早已出卖了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种类似于海水的味道,潮热,咸湿,清澈,又夹杂着一丝风雪的凛冽。傅泽沛坐在他身旁,仿佛被大西洋刮来的湿润气息包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……”傅泽沛轻轻喊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这次祁鹤不会意外进入情热期,但他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安抚他的alpha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的alpha在吃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