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36章 男朋友的好处2

第36章 男朋友的好处2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放学后祁鹤都留在学校给傅泽沛补习物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光明正大,现在偷偷摸摸,每一刻都提心吊胆,越是这样,越显得这份甜蜜来之不易。

        期末考试在周四,每天考三科,物理在第二天考。周三晚上傅泽沛复习完其他科目,只剩下硬骨头物理,想去找祁鹤又怕影响他复习,只好自己看了一会儿笔记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两人关系有了质的飞跃,他连金姨跟祁姨都不敢见了,每次打招呼头也不敢抬,总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是嘛,人家的宝贝儿子都被自己拐骗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已经十一点钟,其实傅泽沛很困了,今天全天考试加复习,连眼睛都没闭过,何况明天还要继续考,不能熬太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想要把物理再好好复习一下,不想让祁鹤这么久的辛苦白白浪费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就导致他已经非常困,眼皮子都开始打架了,人还坐在书桌前硬撑,努力把知识点装进脑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当他睡意朦胧,跟周公玩得正开心时,忽然听见远处阳台上的风铃叮叮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几乎是立刻就醒了,他不确定刚才是自己的梦,还是风铃真的响了,因为他已经睡得很熟。但紧接着,风铃再次碰撞在一起,发出当啷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很确定,那不是梦,风铃真的响了,是祁鹤在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顶着物理笔记本跑到阳台,他没开灯,只看见对面阳台上亮着,风微微吹动风铃,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祁鹤,只是被风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一下子蔫巴了,失落地转身,正当他要回房间时,又听见身后有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抱着仙人掌出现,喊他:“西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怕他回房间,祁鹤的声音不自觉有些急切。傅泽沛回头,看见他怀里的仙人掌:“你怎么抱着花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不答反问:“你头上顶着书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被对方奇怪的动作惊住了,傅泽沛解释:“这是物理笔记本,这样知识才能掉进脑袋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能因为他的回答过于可爱,祁鹤没忍住笑了:“你就是这么考进年级前五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是,我靠的是实力!”傅泽沛把本子从脑袋上拿下来,“你抱盆仙人掌干嘛?防辐射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也把仙人掌放在空缺的位置上:“白天搬到房间忘记搬回来了,刚想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那声风铃还是他晃的,不是风吹,也不是误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傅泽沛心情很好,每次听见风铃声,都仿佛听见了祁鹤叫他名字的声音,会下意识心情变好,“你复习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继续问:“叫我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说:“没事,看你房间还亮着灯,估计你还没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没有特别的,就是今晚月亮很亮很圆,就想拍给你看看;看见你房间灯还亮着,就想跟你说声晚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见他不说:“那我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祁鹤抬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煞有其事地思考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命令你现在赶紧去睡觉,明天所有科目都考个好成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今晚的月光是暖色的,皎洁温柔。祁鹤扬起嘴角问道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打着哈欠,困意强烈:“我还没有复习完,不能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影响祁鹤考试,可他知道自己不去睡觉,祁鹤也不会睡得安心,他的陪伴总是这样默默的,以至于过了十几年自己才后知后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了想说,“那我就在这里复习,你看着我,要是困了就躺在椅子上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,因为有祁鹤在,他顿时睡意全无,不仅不困,反而比刚才精神,左胸腔里那颗心脏也比平时跳得更加带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,可能这就是男朋友的第二个好处,提神醒脑,比清凉油还管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前一天太累,睡得太晚,第二天傅泽沛老毛病又犯了,开始赖床,毕竟在起床这方面,他一直没什么自觉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要考试,可身子沉得无法动弹,眼皮如同被胶水粘在一起。在关掉了第二个闹钟之后,还想争分夺秒多睡两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从昨晚到现在,此时闭上眼还能继续梦。梦里有祁鹤,还有一些他的初中同学,情节乱七八糟的,但他只记住了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早晨祁鹤照例在楼下等他,他估计今天傅泽沛要晚起,特意晚来了几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都替儿子不好意思,次次都让别人等:“又还没起床呢,我上去叫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八点半才开始考试,比平时上课时间晚,让他多睡会儿吧。”祁鹤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看了眼时间:“那等下你上去叫他,我要去机场接个客户,现在得赶快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考试时间比上课要晚,傅泽沛得以多睡了半个小时,半个小时后他还是没有要醒的意思,闹钟早被在睡梦中关闭,祁鹤不得不叫醒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不悦地颤了颤纤长的睫毛,推开骚扰他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无奈地挠他的手心:“西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这一声,傅泽沛才有点意识,从梦境中逐渐脱离,意识到那声西西不是梦里的祁鹤叫的,而是现实中的祁鹤,然后猛地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在我房间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有起床气,语气本来是该很凶的,可是刚睡醒,鼻音浓重,不自觉加了几分撒娇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如实说:“你昨天睡觉根本没锁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粗心大意也不是第一次了,祁鹤已经习惯,何况昨天傅泽沛一定是困到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起床吧,考试不能迟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傅泽沛低头看了一眼,还好昨天不是裸睡。他握住祁鹤的一根指头,声音懒懒的,“你拉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伸手将他拉起,问:“用不用再给个早安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!”不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特别特别愿意,但是还没打算进展这么快。而且万一一发不可收拾,考试就全泡汤了,他跟祁鹤都只能得零蛋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成功把他吓清醒,目的达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问完,手机闹铃就响了,是他定的最后一个闹钟。其实他原本就计划这时候起床,结果忘了关之前的闹钟,导致睡眠全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七点半。洗漱吃饭用半个小时,八点二十之前到教室。”祁鹤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懵懵地点头,然后想:男朋友的第三个好处,是人体闹钟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