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34章 西西,你好笨

第34章 西西,你好笨

        周一祁鹤回到学校,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栋高中楼就这么大,从东到西几十米的距离,消息传得比流行感冒还快。还没怎么着,人人都知道新转来的那个又高又帅的beta请了好几天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难免引起遐想,猜测着是不是跟情热期有关。但祁鹤是个beta,所以流言渐渐变成了他二次分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在这个年龄二次分化的人不多,可也不是没有,毕竟祁鹤这个人无论是从身高、相貌还是气场,都不太像个普普通通的beta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流言傅泽沛还是从张沃嘴里听来的:“说实话泽哥,那天你跟隔壁那个姓祁的都没来,我差点以为你跟着人家私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从课本中猛地抬头:“为什么不是他跟着我私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沃上下打量着他,实话实说,“你就算了吧泽哥,刚才升旗的时候,我看你眼睛都粘人家身上下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升旗仪式他站在后排,仗着位置优势,是肆无忌惮地看了祁鹤那么一小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嘴硬:“我就看了他一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张沃无情拆穿,“一眼看了半节课,眼睛都没挪过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他这么不给面子:“……不是,那你老盯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冤枉:“我冤啊泽哥,升旗仪式那么无聊,我想趁老刘不在跟你聊会天,结果一转头,你光看人家了!一个字都没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被他说得心虚了,强行解释:“帅哥谁不喜欢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无聊的升旗仪式,就算穿着同样的校服,祁鹤往人群中间一站,仍旧耀眼,赏心悦目,异常引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以为泽哥你每天照镜子就看够了,还用看别的帅哥?”张沃溜须拍马的本事手到擒来,毫不脸红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夸的傅泽沛得意忘形:“那是自然,越看才能越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张沃惊讶,“那下次我也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行。”傅泽沛立刻制止,不想再多一个人跟他分享,光个升旗仪式,周边的目光就快把祁鹤大分八块了,自己人还添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占有欲作祟:“不行就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一副“我懂”的表情,意味深长“噫”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期中考试让整个班级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,最后两节自习课偷玩手机的人都少了,基本都在低着头复习。连张沃都开始拿起书装努力,傅泽沛更是,一整节课都没有抬起头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放学后,教室里人渐渐走了。他有道题写不出来,就闷着头死磕,等张沃喊他的时候,才发现其他同学都已经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走吧,我写完这张卷子再回去。”傅泽沛仰头喝了口水,看见外面的夕阳正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要平时有别的事,张沃肯定等他。可现在傅泽沛要留下来学习,他不但帮不上忙,还可能给捣乱,想了想还是算了,他就不耽误他泽哥考年级第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啊,泽哥你等下记得锁教室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心思全不在这上面,随口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背着书包关上后门,一抬头就看见祁鹤杵在他们班门口,跟个门神似的,吓了他一大跳,不知道站了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泽哥说不用等他了,他要留下来写完卷子才回去。”张沃知道他在等傅泽沛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“嗯”了声,低头看着手机,并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纳闷:“你不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不是说不用等了吗,他严重怀疑这俩货有一腿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想想今天升旗仪式上傅泽沛看祁鹤的眼神,这种怀疑立刻有了依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俩货果然在谈恋爱!

        不够义气!都这么好的兄弟了,泽哥还瞒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看透一切的张沃顿时变成了个上千瓦的大电灯泡:“呃,那行吧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人之美的同时他还不忘记友情提醒,生怕这俩做出点过火的事:“对了,教室有监控,祁哥你跟泽哥悠着点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没明白他的意思,感觉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还在跟那道数学题死磕,一道立体几何,明明思路都有,偏偏有个条件无法证明,导致进入了死胡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承认,他有点心急,迫不及待想要追上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教室后门被推开,他正埋头苦恼,头也没回,以为是张沃又回来了:“你不是先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走过来站在桌前,高大的身影将他的脸颊遮住一半,剩下一半在金色夕阳里:“你让我放学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抬头看了一眼:“我以为张沃回来了呢……你也别等我了,先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仿佛没有遇见过这么难的题,比超纲题还要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?”祁鹤看见他下面几道大题都空着,就知道他在这道题上耗费了许多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逞强:“我自己能做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先写下面的,最后再写这道题?”祁鹤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傅泽沛在暗暗跟自己较着劲。这道题祁鹤肯定会,而且也不是超纲题,那别人能写出来他为什么不能?

        就像,有人能跟祁鹤考到同一所大学,那为什么不能是他?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坐下来,看着他道:“不要钻牛角尖,尤其是考试的时候,在这道题上浪费太多时间,后面的题也会受影响,很可能写不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傅泽沛把试卷揉得皱巴巴,恨不得撕了,“这又不是考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很烦,因为眼前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没再跟他争执,手指点着褶皱的试卷,划过上面的不规则形状:“辅助线画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这样做辅助线看着很简单,但有个条件证不出来,最后还是解不出来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傅泽沛彻底郁闷了,“我白算一节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窗户开着,吹来一阵风,少年校服领口飞扬。从教室正好可以看见远处的天空,被夕阳染成了漂亮的粉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忽然就不想回家了,这样美好的时刻,空荡的教室,只有他跟祁鹤两个人,时间仿佛凝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我跟你说个事,想好久了。”他放下笔,那道题的心结也随之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把书包放下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决定先试探一下他,以免问得太突然祁鹤被吓到:“你觉得方嘉年这个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嘉年?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相处,也讲义气。”祁鹤说,“你问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要的不是这个答案,突然又想要退缩:“没事,我就先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美好的画面,却要让他说出那样残忍的话,想想他就觉得不忍心。可这段错误的感情不能再发展下去了,再这么下去,祁鹤只会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方嘉年和钟洛有多相爱,所以才不想祁鹤在里面纠缠,更不想把自己缠到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。”傅泽沛终于狠下心,长痛不如短痛,恨他就恨他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纠结得眉头都皱在一起的模样有点可爱,以至于让祁鹤走神了几秒: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你能不能喜欢我啊,他在心里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不能不要喜欢方嘉年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饶是祁鹤这么向来淡定的人,也着实愣住了,过了好几秒才回神: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还陷在有点难过的情绪里:“对啊,他跟钟洛特别相爱,就算你喜欢他,也不会有结果,我不想看着你受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刹那,他的纠结、为难、情绪低落,全部被祁鹤收在眼底。恍然间,他明白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做过什么事让傅泽沛这么误会?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我喜欢方嘉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自己说的啊。”傅泽沛回忆着,“你说你有喜欢的人,是同学,还是这个学校的,不过不想表白,想想跟他做哥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都是祁鹤自己说的,他记得清楚。那时候他就觉得心里酸酸的,可找不到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明白了,这些反应全是因为他喜欢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吃醋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祁鹤简直啼笑皆非:“所以我就喜欢方嘉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么?”傅泽沛脑子里有太多弯,需要消化一下,“所以,你不喜欢方嘉年?那你说的是谁啊,八班我都猜遍了,就方嘉年最符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合着是个误会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喜欢方嘉年。”祁鹤直接说,“我喜欢的人在你们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班?!还是哥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都没见祁鹤跟七班的人玩过,基本上连话都没说过,除了他跟张沃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?!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的脸霎时一红,还没确定那个答案,就听见祁鹤说:“你别再误会是张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来想委婉提醒傅泽沛,谁知道傅泽沛脑回路奇特,竟然误会了这么久。祁鹤想起来上次打完球去吃饭,方嘉年和钟洛在卫生间接吻,傅泽沛故意把他支开,怕他撞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那时候,他就在默默保护自己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心里一暖。属于alpha的独特信息素情不自禁释放出来,水汽裹着清香,还有不知从哪来的橘子汽水味,掺进今天最后一丝阳光里,照在傅泽沛的发尖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傅泽沛意识到鼻边好闻的味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信息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祁鹤问,“你知道它代表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点头,他记得祁鹤说过这个味道代表的含义是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知道为什么开心吗?这才是它真正的含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问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隔着一张课桌,面对面坐着,在堆满书本和试卷的两端彼此疯狂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答案在嘴边呼之欲出,祁鹤看着他的眼睛:“是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信息素,只有我喜欢的人能闻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已经大脑超负荷,宕机无法运转,宛如坏掉的机器人,只有微张的嘴唇和睁大的双眼能表达他现在有多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绕了这么一大圈,误会林林总总,彼此心动又彼此猜疑,仿佛一场漫长的心理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心理战的终点,竟然是他向往已久的新起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抬手,揉了下他的头发,语气有点无奈又有点宠溺:

        “西西,你好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