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33章 娃娃亲

第33章 娃娃亲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匹配度很高啊,看来就是因为高匹配度才会导致你能感受到他的信息素。”医生看了眼匹配结果,说道,“九十九的我就见过一个,百分之百的还没见过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百分之九十八……”医生瞄了两人一眼,把他们当成了早恋的小情侣,“某种意义上,可以说是天生一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吓得咳了一声,结结巴巴问:“……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可他跟祁鹤根本不是那种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接着说:“越是匹配度高的信息素,诱导作用就越强,相互影响也更大。你还没到热情期,最好多注意一下,有提前发|情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前检查的时候医生说他可能没有情热期。傅泽沛看了眼祁鹤,欲言又止,祁鹤立刻领会到了他的意思:“我出去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他离开以后,傅泽沛才说:“以前我检查过,那个医生说我很可能没有情热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已经在系统中调出来他之前检查的病例看过,思索了一会儿问:“刚才你男朋友说过,他发|情的时候你在他身边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解释一下,祁鹤不是他男朋友,毕竟人家有喜欢的人,不能无缘无故被自己霸占啊。但转念一想,反正就看个病,没必要跟医生解释那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误会就误会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的信息素对你有影响,你应该也感受到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时他身体中的躁动呼之欲出,信息素被祁鹤的信息素勾引着,迫不及待想要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说:“这就对了。以前的诊断结果基于你感受不到任何人的信息素,但现在不同,你可以感受到你男朋友的信息素,而且你们匹配度还这么高,所以你有很大可能会被诱导进入情热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祁鹤的信息素影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信息素影响了你,当然,你的信息素也会影响了他。”医生坐下来继续说,“可能你自己也察觉了,你的信息素对他有安抚作用,你们交往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啊??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没多久,不过我们是邻居,从小就经常在一起。”傅泽沛没有底气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笑了,原来是青梅竹马:“这种安抚作用多存在于临时标记过的情侣之间,但是你们没有标记过对方,所以只可能是因为匹配度太高,是先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说你们两个是‘天生一对’嘛。”医生开着玩笑,“下次情热期打完抑制剂后,你可以多陪在他身边,不然他会很难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陪着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他不会伤害你。”医生说,“你是他的omega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莫名其妙的,傅泽沛想起来上次祁鹤打完抑制剂,抱着他外套睡着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当时两个护工怕他伤害到自己,不让他靠近祁鹤,可对于当时脆弱难受的祁鹤来说,是不是觉得自己被抛弃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期中考试临近,就算是傅泽沛这种天赋异禀的,也要拿着卷子多刷几套。以前他想考第一,想超过祁鹤,现在他不这么想了,他只想离祁鹤近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句话总会出现在他耳边,像塞壬的歌声:我想跟你考一所大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带着致命诱惑力,冲击着他的心脏,让他大脑清醒,时刻提醒着自己,以现在的成绩,他跟祁鹤还差很远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次期中期末考试成绩,都会以一定比例计入高考成绩中。虽然他不知道祁鹤之前的成绩,但是他知道,祁鹤想考的绝对是顶尖的大学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顶尖大学,第一名和最后一名的分数,往往只相差十几分,甚至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有更努力,才能填平中间那道沟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想跟祁鹤考同一所大学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末剩下的时间就埋在试卷中度过,每天下午祁鹤都会给他补习两个小时物理。傅泽沛很聪明,只是基础知识落下太多,估计上课根本没怎么听过,祁鹤怀疑他六十二分都是连蒙带骗勉强写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在物理上,傅泽沛一向不求甚解,只求及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算老师从五十多岁的半秃头beta换成了超级无敌大帅哥祁鹤,也无法阻止傅泽沛直打哈欠,什么电路图能量守恒光谱分析,听得他头大,还十分助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后我要是失眠,就爬起来写物理卷子,保证一道题没解出来就能睡着。”在被第三次叫醒后,傅泽沛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眼中藏着无奈和宠溺,指了指练习册:“就剩最后两道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强撑着眼皮,努力不让它们打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纳闷地嘟囔,“不是说打哈欠会传染么?我都打了好几十个哈欠了,也没见你打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情不愿,他还是坚持写完了那两道题,并给祁鹤检查。祁鹤检查了一遍,步骤和结果都没有问题:“两道都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瞬间不困了,他这么厉害?

        所谓名师出高徒,一定是祁鹤很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像个想要邀功的孩子一样,想要奖励,可是又不知道能要什么。以现在他跟祁鹤的关系,似乎做什么都是不合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越过中间那条界线,却又不敢迈出双腿,只能站在线的这边,保持着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样不远不近的关系,快要让傅泽沛抓狂。

        补习完回到家,傅罗和唐思捷已经回来,傅罗在厨房做饭,香气飘了满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换了拖鞋,看见玄关处地上放着一个盒子,以为是快递:“妈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闻声从厨房走出来,手里拿着半块没切完的西红柿:“那是昨天从外公家拿回来的,你拆开整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盒子很轻,傅泽沛找到剪刀划开,看见里面放着乱七八糟的杂物,最上面是一个老式相机,还有几盘磁带,最里面是个很大的相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老照片,之前外婆生病的时候想看,我拿回外公家忘记拿回来了,这次帮着收拾房子才找到。”唐思捷说,“里面还有好多你小时候的照片,幸亏没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记得他小时候很酷,不怎么爱拍照。

        翻开第一页,他就看见个白胖白胖的娃娃,被外婆抱着,在襁褓里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页小胖娃长大了一点,可以扶着凳子站起来,冲着镜头笑得开心。还有一张,是正坐在地上玩玩具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觉得哪里不对:“妈,这张我怎么变瘦了?你是不是没给我好好吃饭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过来看了一眼:“那是小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”唐思捷擦干手,“你们天天在一起玩,后面还有好多你们的合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乐了,拿出手机把照片中的小祁鹤拍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往后翻,果然有很多合照,从两人的眉眼中能认出来那是他和祁鹤。傅泽沛小时候婴儿肥,脸上肉嘟嘟的,又爱调皮捣蛋,而祁鹤从小就是那副正经严肃的模样,很好分辨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傅泽沛看见一张照片,指尖顿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简单来说,还是他跟祁鹤。严肃一点来说,是没穿衣服的他和衣服很整齐的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这张你怎么不给我穿衣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张呀?”唐思捷把相册往旁边挪了挪,“这张在水世界拍的,是你自己死活不穿,还要扒人家小鹤的衣服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再次对小时候的自己刷新认知:“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你看这张。”唐思捷把相册翻到下一页,“这不是吗?证据都被你爸拍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照片里,小傅泽沛正在扒着小祁鹤的领口,一副幼儿园恶霸,我最强谁都打不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他小时候这么强悍的么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决定不把这张拍到手机里,并计划趁着今天夜深人静悄悄解决这张照片,免得以后祁鹤看到,找他报仇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册很厚,他翻了一会儿,听见唐思捷说:“小时候你跟小鹤关系真好,妈妈还给你们定过娃娃亲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:“!”

        娃娃亲?!

        他跟祁鹤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你祁姨关系也好,那时候我们两家说好了,生出来不管男孩女孩,只要是一个omega一个alpha,就定娃娃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那后来呢?”这件事傅泽沛听都没听她提起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:“什么后来?就是说着玩玩的,这都什么时代了,哪还有包办婚姻的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傅泽沛还有点小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能是说着玩玩?

        求你们快把我跟对面那家伙包办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