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32章 98%?!

第32章 98%?!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清晨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还没睁开眼,就听见楼下传来说话声,但是他听不真切,还以为家里进了贼,立刻就清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穿好衣服在楼上鬼鬼祟祟往下一看,原来是他爸妈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妈,你们回来怎么也不提前打个电话?”他骤然泄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爸傅罗正在打领带准备去公司,虽然是周六,但他请了一周假,现在要加班补回来,是个苦逼的beta社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昨天半夜回来的,怕你睡了,就没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,在餐桌前坐下来:“外公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年纪大了,难免磕碰到,静养两个月就好了。”唐思捷说,“崽崽,这几天你自己在家还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养孩子放养惯了,走的时候没多想,现在才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心想,事大了!隔壁那个o不是o,也不是b,居然是个a,还险些把我标记了,你儿子的清白差点就没了!

        但一想,他好像还挺乐意让祁鹤标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祁鹤真把他标记了,那也不能算是强迫,最多是合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事还是不跟唐思捷说好,免得他们担心,反正是虚惊一场:“没事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我就说崽崽长大了,能照顾好自己。”唐思捷喝了口牛奶,“这样以后我也能放心把你放家里,跟你爸去度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这不好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刚才我出门扔垃圾看见方仪了,她说小鹤情热期了,刚结束隔离,崽崽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唔,知道。”傅泽沛心里发虚得很,“当时我跟他在一块写题,祁姨怕我们两个的信息素互相影响,让我等下跟祁鹤一起去医院做个检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了然,切割着盘子里的肉,随口问道:“我记得小鹤以前是beta,什么时候二次分化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初三,他们搬走以后,分化成了a。”傅泽沛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基本是没有疑问的,虽然祁鹤有ao两种分化可能,但他的身体发育状况都是向alpha方向发展的,无论是身高还是周身的气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傅泽沛,会傻到以为他分化成了omega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想到什么:“小鹤比你大四个月,那崽崽你的情热期是不是也快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医生检查的结果是,他是隐性omega,身体特征与beta无异,也就是说他可能没有信息素,也没有发情期,甚至连腺体都比普通omega的更加不明显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一想到这个就有点心烦:“不知道,等会儿去医院再问问医生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下午妈妈要去画廊,不能陪你去医院了。”唐思捷说着,从抽屉里拿出一瓶抑制喷雾和一盒抑制贴,“这些你以后随身带着,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突然觉得,做个omega好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都坚定认为自己跟beta一样,没有半点omega的特性,所以从小就跟a和b混在一起玩,抑制贴这种东西更是从来都不带,以至于差点忘了自己其实是个o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祁鹤再次出现,他坚定不摇的自我性别认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他可以感知到alpha的信息素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祁鹤发|情时难以忽略的压制感,无法移动的双腿,几乎要被勾引出来的信息素,敏感的腺体……都在提醒着他这个事实——他是个omega。

        连一向把他当beta养的唐思捷也不得不认清现实,叮嘱道:“崽崽你要保护好自己,有事就跟妈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郁闷着,无精打采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相比于omega和beta,他更想要成为个alpha,不仅是因为祁鹤喜欢alpha,更是因为,他讨厌被信息素支配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显然,无论社会再先进再平等,alpha都是无可置疑的支配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他爸妈一个是b一个是o,就算逆了天也生不出来a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郁闷了好一会儿,才重新跑回楼上刷牙洗脸,等吃完早饭正准备换衣服时,门铃正好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刻精神了,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睡衣,对祁鹤说:“我去换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唐思捷热情的招待声中,傅泽沛跑上楼,换了件干净的t恤和短裤,在镜子前照了又照,头发打理了好几遍,找不出来瑕疵,才算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坐在沙发上等他的祁鹤回头,看见满是少年感的傅泽沛正在冲着他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一眼就看穿他的臭美心思,笑道:“去趟医院还折腾半天,这么臭美,妈妈以为你要出去约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被说得脸一红,哪有这么拆穿亲儿子的:“妈你怎么这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悄悄观察着祁鹤的反应,想看又不敢光明正大看,还担心被唐思捷发现,只好用余光快速瞄了一眼。他似乎看见祁鹤笑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只觉得儿子长大了,都知道注意形象了:“逗你玩的,我崽崽穿什么都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一旁的祁鹤目光毫不回避,就这么打量着傅泽沛。或许是被夸得不好意思了,他连耳朵尖都泛起了红,气鼓鼓的样子有点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怕他不信,还故意问:“是吧,小鹤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笑着点头,表示认同:“嗯,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低着脑袋的傅泽沛霎时抬头,刚才祁鹤说什么??

        内心无数个声音在尖叫,红晕悄然却快速蔓延到全身,他像只被煮熟的虾,从里到外都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夸他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这份开心和趾高气扬一直保持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先给祁鹤做了个检查,并没有异常。他还有几个月成年,成年前后进入清热期都属于正常情况,不过祁方仪担心他的身体,坚持要来医院检查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给祁鹤检查完了,医生将目光转移到傅泽沛身上:“小兄弟,你也发|情期提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那倒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ao要是情热期撞到一起,恐怕就是勾天雷动地火,场面会一度无法收拾,估计就不是来这检查这么简单了,搞不好要去产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情热期的时候他跟我在一起。”刚检查完的祁鹤解释道,“我担心信息素之间会相互影响,可能会影响他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医生拿着傅泽沛刚刚填好的表格,眉头一皱:“你有信息素感知障碍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天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继续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一旁的祁鹤却没那么淡定,这个名词让他有点心慌:“信息素感知障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简单来说就是闻不到别人的信息素,也感受不到等级压制。”医生放下表格,解释了一句,“这种疾病不太常见,成因有很多,不过大部分是身体里信息素含量低于正常值造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的表情微不可查地变了变:“可他能闻见我的信息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让傅泽沛极其疑惑的地方,他明明有感知障碍,之前班上有个a信息素意外泄露,他没有受到半点影响,可是他却能闻得到祁鹤的信息素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能感受到来自祁鹤信息素的压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我可以感知到他的信息素,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傅泽沛觉得自己非祁鹤莫属,祁鹤也非他莫属。这是唯一能让他感受到信息素的人,就仿佛一个严重的色盲症患者,眼前永远都只有黑白,忽然有天看见了一抹彩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世界上没有哪两个人能比他们更加契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医生想了想:“这种情况不多见,有可能是因为信息素匹配程度比较高。这样吧,你们两个先去楼上查一下匹配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等检查完,再拿着结果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还挺想知道他跟祁鹤的匹配度的。据说,有些ao之间的匹配度高达99%,而100%匹配度的人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他跟祁鹤的匹配度有多高?

        祁方仪陪他们来的,一直在外面等,问了原因之后,陪他们到楼上去抽血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没想到来查匹配度的人这么多。因为不用等太久,十几分钟就能出结果,所以很多人抽完血都在走廊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和祁鹤排队抽了血,站在人群中有些无所适从。人家全是成双成对的小情侣,来医院检查都跟约会进行时一样,不是牵着手就是抱在一起说悄悄话,搞得傅泽沛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跟祁鹤像什么?他俩像走错片场的幼儿园小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有座位,小泽你们过来坐一会儿吧。”祁方仪说,“我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拉着祁鹤的衣角走过去。两人在人群中相当惹眼,尤其是祁鹤,一米八六的身高,加上冷峻帅气的模样,刚坐下来就有好几个omega往他们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假装无意往前挪了挪,挡住他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前怎么没跟我说过,信息素感知障碍。”祁鹤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心想,谁让我以前把你当情敌呢!哪有人主动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情敌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这种身体缺陷,谁愿意告诉别人,藏着还来不及呢。反正是o是b都没有区别,我就没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这个缺陷,他会是个普普通通的omega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戳中了他的痛处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大方地说:“没事,反正我挺喜欢当beta的,当个o多麻烦啊,还危险。你……你得替我保密,别告诉别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了好一会儿,还是问出自己怀疑已久的问题:“祁鹤,你是不是早知道我是omega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抱手坐在木椅上的祁鹤抬眼看了下他,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,他隐藏得这么好,这家伙是怎么看出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早以前。”祁鹤淡淡道,眼中带着温柔的笑意,“差不多幼儿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从一出生,他就知道。只是那时候太小,没有性别意识,也没有记忆,并不懂omega和alpha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得,原来他输在了起跑线上。连他自己都不知道omega是什么玩意的时候,祁鹤就知道他是个这玩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想着,傅泽沛重点偏了:“幼儿园的事你还记得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他小时候奶凶奶凶抢祁鹤玩具,尿祁鹤的床,吃祁鹤的零食,打祁鹤的小报告,这家伙是不是都还记得?

        难怪祁鹤后来抢他喜欢的小o,这是报应啊!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事连傅泽沛自己都记不太清了,不过他还想力挽狂澜解释一下,虽然迟到了十几年。可还没张口就听见一个ai女声喊:“请52号、53号进来取匹配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卡,确定53是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祁姨还在走廊尽头打电话,祁鹤进去取结果,傅泽沛站在门口等,有些难安和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他们匹配度很低呢?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匹配度不是决定因素,但是现在婚前体检也有这一项,如果信息素匹配度非常低,说明两人的信息素不合,甚至相互抵触,并不建议在一起长期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很快出来,手里拿着一张单子,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看?”傅泽沛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摇头。他也紧张,仿佛他们是马上要结婚的小情侣,而手里这一张就是生死状,会决定他们最后能否生活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一起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都快跳出来了,傅泽沛把那张单子拿过来,快速瞄了眼右上角加黑的匹配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59%?!!!

        结果让他忍不住想骂粗,这怎么比他物理成绩还低!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心里一阵失落,就这?

        他跟祁鹤就59%?连个及格分都不给?好歹上个六十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我们的单子。”祁鹤很快反应过来,注意到姓名那一栏,不是他跟傅泽沛的名字,“有人拿错单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进去的时候,52号已经把单子拿走了,桌上只有一张,祁鹤自然以为是他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一看,果然。这回他真要骂人了!

        不远处一对情侣发出惊呼:“我们的匹配度竟然这么高?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中那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男性说:“我早跟你说过,咱们两个天生一对,信息素很契合,你就放心跟我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omega有些犹豫:“可是……可是我还没想好,你跟你前女友真的断干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走过去,高大的身躯往前面一挡,抽走了他手中那张纸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左上角被遮挡住的号码以及名字显露出来,明晃晃写着他和傅泽沛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这份结果是我们的。”他把匹配度只有59%的那张单子塞回男人手中,“这张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全程面无表情,周身气场冷得吓人,以至于信息素低他好几个等级的男人没有敢反驳一句,只能恨恨瞪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omega立刻明白过来,夺走他手中那张不及格的单子:“你骗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重新拿着结果走到傅泽沛面前,像转交一份证书那样郑重:“这张才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人都傻了,指尖颤抖着翻开。刚才那个omega说匹配度很高,那应该至少有85%吧?

        84%他也能接受,至少没有太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83%也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82%也勉强凑合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当那个数字真正呈现在他面前时,他才是彻底傻了,以至于他确认了三遍,这真的是他跟祁鹤的匹配结果吗?

        98%!

        他跟祁鹤的匹配度高达98%!

        比祁鹤上一次的物理成绩还要高出一分!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终于松了口气,泛白的指尖重新有了血色,脸上还带着几分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,我就说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发现了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对这个结果很满意,笑意里多了几分骄傲,从他手中抽走单子,叠好保存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的匹配度不可能那么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