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30章 如何梦见一个人

第30章 如何梦见一个人

        在接到傅泽沛电话的那一刻,金岚和祁方仪就决定立刻结束假期,赶紧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当晚没有航班,当她们乘坐最早的一趟航班回到家时,已经过去了将近二十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祁鹤父母已经回来了,他自然就不用再照顾对方。傅泽沛心里有一阵小小的失落,祁鹤还要隔离两天,这两天他肯定是不能去找祁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写数学题也不能让他集中精神,傅泽沛只好趴在床上玩手机来转移一下注意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开学校论坛,几天没来,又多了许多新帖子,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眼球。

        【震惊!七中b草和b草竟如此般配!】

        哈?

        好奇心让傅泽沛点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发帖人田间日月:【呜呜呜现beta校草和前beta校草也太配了叭,入股不亏,秒杀一切ao恋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图片1】【图片2】【图片3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网络有点慢,图片上的加载符号始终转着圆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记得之前在论坛上评出来的校草是祁鹤?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已经翻不到那条帖子,傅泽沛手机继续往下滑,泛粉的指尖与屏幕摩擦,划出一片火热。

        2l:bb就是坠吊了!

        3l:他俩真的没有谈恋爱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想继续往下翻,手机忽然卡了一下,原来是上面的图片加载成功了,继而一张巨大的照片跳到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傻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他跟祁鹤吗?!

        是跟十中那群人比赛时,祁鹤给他递水,他冲祁鹤笑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张他坐在石凳上休息,祁鹤过来伸手拉他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张正在比赛中,他跟祁鹤默契地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第四张照片,饭桌上他穿着祁鹤穿过的外套,

        第五张是抓拍,比赛胜利后他激动地跑向祁鹤,照片里祁鹤正好张了下手,仿佛张开怀抱在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第六张场景一暗,乍一看什么都看不清楚,但仔细一看能模糊辨认出两个人,竟然是那次张沃过生日,在酒吧他醉酒后靠在祁鹤的肩膀上!

        可能是想叫醒他,照片中祁鹤偏头看着他,从照片的角度看过去,竟然很像祁鹤正在吻他发尖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习惯性继续往下翻,眼睛眨也不敢眨,生怕被爆出来见不得人的照片,比如他抱着祁鹤要看腹肌,以及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丢人事。如果真有,那他一世英名全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再往下都是文字,他才意识到照片只有这几张。

        2l:bb就是坠吊了!

        3l:他俩真的没有谈恋爱吗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快速划过这两条。

        4l:艹好绝!最后一张我死了!!!

        5l:果然只有校草配得上校草么?让我这种普通人怎么恋爱!

        6l:绝美爱情!我入股了呜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7l:理性分析一下,以一个长期在恋爱中的人的眼光来看,这俩货绝对不清白!没有谈恋爱也是在搞暧昧,你们看第三张,两人的目光中噼里啪啦全是火花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吗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翻回去,那张是比赛中他跟祁鹤偶尔交接了一个眼神,其实是很快的,大约只有零点一秒,当时比赛接近尾声,正是激烈的时候,谁都不敢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是这零点一秒,被某处隐藏的镜头捕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只是个普通的眼神交换,在球场上全靠眼神和默契跟队友配合,所以当时傅泽沛并没有什么感觉,现在看到这张照片,心却怦然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目光相接,如火石在空中碰撞产生的化学反应,静止的空气中摩擦出一连串看不见的火花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默默把这几张照片保存到手机里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些照片,是谁拍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不但球赛那天在,张沃生日那天也在。而且看饭桌上他穿祁鹤外套的那张照片,角度是正对着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立刻想起来,当时有几个omega在他们对面自拍。

        田萌和乔月!

        8l:还有人不知道吗?这俩人还是青梅竹马,小学和初中都是一个班的,我有个朋友就跟他俩一个学校,经常见他们放学一起走。

        9l:好嗑的属性增加了!

        10l:绝了绝了绝了!aa恋之后,我们bb党也迎来了胜利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一条条看过去,这个帖子竟然有两百多条回复。他登陆账号,悄悄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    退出学校论坛,页面停在了祁鹤的微信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几乎不发朋友圈,里面的照片更是寥寥无几,他翻来翻去也翻不出新东西,第一次体会到了暗恋心事,甜蜜又酸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条消息编辑来编辑去,删了又改,最终给祁鹤发过去:【你睡了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两分钟,他没有得到回复,于是光着脚跑到阳台,看见对面房间还隐约亮着灯光。祁鹤没睡,那为什么不回复他消息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不是在跟别人聊天?还是根本就不想理自己?如果是方嘉年给他发消息的话,他是不是立刻就回复了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把脸埋在床上胡思乱想,觉得自己变成了一颗柠檬,酸不溜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好几分钟,他趴在床上快要睡着,忽然听见对面阳台上有声音,立刻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,连灯都没开,急匆匆跑到阳台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是暗的,他又跑得急,几乎半个人撞在了推拉门上,发出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正在收衣服,听见声音吓了一跳,冲着那片黑暗急声喊道:“傅泽沛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揉着青肿的膝盖,疼得倒抽凉气,伸手开了灯。

        小阳台的灯并不太亮,发着幽暗的暖黄,仿佛在他的身上镀了一层暖暖的朦胧。还好刚才祁鹤没看见他出糗,傅泽沛调整呼吸,不合时宜地打招呼:“你还没睡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问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忘关窗户了,出来关窗。”他气鼓鼓地找着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就没睡,为什么半天不回他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刚才浴室出来,根本还没来得及看手机消息:“我刚洗完澡,吹完头发就睡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可是傅泽沛不想去睡觉,“金姨她们回来了,所以明天我要回去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在他的语气中听出来一点不情愿,又不知道原因,只以为他不想去学校:“马上就要期中考试,忘了你说要拿第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没有!”傅泽沛气势汹汹,心里却没什么底气,“我肯定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肯定可以。”祁鹤笑了,“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分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抹笑容如灯光在暗夜中骤然照出一片光芒,傅泽沛以前从未发现他笑起来这么好看,眼睛一亮,问道:“你肯告诉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拿着毛巾擦干头发上的水分,低头继续笑着,对他说:“快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没告诉我呢!”傅泽沛不肯。

        弯月挂在两人中央,晚风出来一阵花香,有潮湿水汽的味道,有点像祁鹤的信息素,让他浑身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光下,隔着几米距离,他听见祁鹤说:“如果今晚你能梦见我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那要是梦不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想了想:“那就努力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阳台的灯暗了,只有房间里透出来一些光,隐约能听见吹风机的声音。傅泽沛苦恼地想,这种无法人为控制的事,他该怎么努力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房间准备上网搜搜如何梦见一个人,不想手机屏幕却是亮着的,是祁鹤回了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简单几个字:【晚安,好梦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一颗心从柠檬汁里又泡进了蜜罐,仿佛吞下了八百斤糖浆,立刻打开搜索引擎,输入:如何梦见一个人?

        回答: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答案就是多想那个人,就很可能会梦见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祁鹤说的努力,是让自己睡前多想他一点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他就,努力努力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