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29章 贝壳风铃

第29章 贝壳风铃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似乎难住了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吃醋的时候信息素是什么味道,最应该问问傅泽沛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很久,他扶额思索后道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什么味道?”傅泽沛期待且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的眸色深深一暗,手指玩弄着水杯,光线穿过杯中的水,在他身上折射出的镭射般的光芒。傅泽沛听见他说:“等你以后闻到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?你怎么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可能知道祁鹤什么时候是在吃醋!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还有很多话想跟他说,比如为什么祁鹤会被他的信息素影响,还有不要再喜欢方嘉年的事。不过他担心自己跟祁鹤待在一起太久,会对彼此产生影响,便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情热期的alpha需要多多休息来保持体力,祁鹤的状态看起来并不是很好,垂在额前乌黑的发衬得他脸色比以往更加苍白,多出几分病态的美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知道,现在他身体里两种液体在不停冲撞,一股是沸腾兴奋的血液,一股是冰凉无情的抑制剂。

        冰蓝色与血红色在他的身体中融合,克制着最原始的本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傅泽沛没有多打扰,叮嘱他好好休息之后就回去了,临走前并光明正大顺走了一碗冰激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跟老刘请了三天假,一般情热期持续两三天,有些长的可能会持续四五天,反正情况已经跟老刘说明了,他可以名正言顺不去上课。

        学可以不上,但学习不能落下。离期中考试只有一个星期时间了,傅泽沛觉得自己能够超越前几名成为第一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。

        别人不说,就祁鹤,他怎么可能超得过?

        正想得烦躁时,手机“叮咚”响了一声,微信上有条新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:【完了泽哥!!我干了件大蠢事!】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正郁闷呢:【快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张沃秒回:【??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刚才数学老师要收昨天改的那卷子嘛,我就顺手帮你交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然后呢?】傅泽沛问。

        【然后她就知道我是抄你的了。】张沃悲惨哭诉,【你又没来学校,卷子自己飞过来的啊?】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乐了:【你不能说我昨天放学校没带回家?】

        那边沉默了两秒,才回:【所以说我干了件大蠢事!我都承认了才想到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数学老师现在已经在办公室跟我爸激情连麦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:【也可能是你妈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……】张沃心里苦,果然抄作业也是需要智商的,【泽哥,我觉得今天回去我要接受混合双打了,上次月考三科不及格的事我爸还没跟我算账呢!】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简单回忆了一下:【不是四科吗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是吗?记不清了,反正好几科。】张沃发过来,【所以今天能不能允许你可怜的小哥们去你家借宿一下下?】

        合着在这等着呢。要是平时傅泽沛肯定没有问题,高一暑假有几天张沃天天来他家打游戏,太晚了就直接睡他家。可是现在祁鹤就在他对门,他还要照顾对方,张沃一来行动就不是很方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正天天怀疑他跟祁鹤有一腿呢,要是被发现岂不是直接实锤了?

        被这家伙知道,岂不是等于全校都知道了?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保住他跟祁鹤的清白,傅泽沛只能残忍地回道:【你去方嘉年家呗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泽哥你是人吗!!方嘉年跟钟洛天天在家大战三百回合,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单身男青年,听着他们那啥,你忍心吗?!】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确实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就让我去你家借宿一晚吧!】张沃发过来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不行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为什么?】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只好谎说:【我不在家。我外公腿受伤了,我请假就是要回去看他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张沃疑惑:【是吗?可是老刘怎么说你请的病假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……】论没串好口供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【要不你去住宾馆?没钱我先借你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张沃回道:【哎没事,我找发小去,这么多朋友不用白不用,是吧?】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回复了他几句,然后返回去,看见了张沃下面宗滨的头像,还有一行小字,是最后发过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宗滨给他发的消息,他忘了回!

        隐约记得措辞还没想好,祁鹤就情热期了,他差点被吃干抹净,哪里还有时间回?

        宗滨大概是没收到他的回复,失落至极,之后也没有再给他发消息,以至于傅泽沛再次看微信时已经十几个小时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拒绝人并不是件简单的事,如果他直接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,宗滨肯定会追问是谁。就算他不问,可能也会告诉钟洛,让钟洛撬开他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件事钟洛知道,那方嘉年就不用说了。而方嘉年跟祁鹤关系那么好,肯定转眼就告诉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被祁鹤知道,那他不是完了?

        暗恋变明恋,他确实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思考良久,不能用这个理由来拒绝宗滨。慎重考虑后,他严谨措辞:【对不起宗滨,现在我只想好好学习。】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谁会把学习当情敌呢?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大约五分钟,宗滨回复过来一个苦笑的表情:【没关系,你一晚上没回我,我已经知道答案了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还想发一张好人卡,还没等自己打完字,消息又过来了:【但是我不会这么轻易放弃追你的!】

        ?

        不行!你得放弃啊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宗滨怎么不按他设想的剧本走?

        真是让人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发愁该怎么干脆果断地拒绝,不拖泥带水耽误别人时,阳台上忽然传来一阵风铃的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立刻整理了下衣服跑到阳台,刚才的愁眉苦脸烟消云散,看见祁鹤正站在窗户边,手里拿着水壶刚浇完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睡觉了吗?”他看见祁鹤的头发有点乱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的语气有种慵懒的温柔:“没有睡着,就躺了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查过资料,情热期即使是躺着,体力消耗也比平时要多许多。所以他觉得祁鹤现在应该饿了:“快中午了,你想吃什么?不过我不会做,只能叫外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毫不意外地预料到自己的午餐只能是外卖的悲惨命运,已经提前下手:“我来做吧,刚才叫了人来送食材,应该快到了。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了想,趴在窗户上很认真地说:“肉酱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吃的还有很多,但做饭很耗费体力: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记下,需要的食材正好他刚才都下单了:“那等做好饭了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但不用上学,还可以顿顿蹭饭,而且是祁鹤亲手做的饭,傅泽沛简直再爽不过,恨不得这种日子再过上一个星期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他的美梦很快就破灭,别说一个星期,连一天都没有了,因为在晚上,金女士她们提前结束假期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金女士回家前的八个小时里,阳台上的贝壳风铃一共响了十三次,其中有三次是被风吹动,一次是傅泽沛幻听,剩下九次,是少年摇响了他不为人知的心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清脆的风铃一下下碰触在一起,如在他的心上叮当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声一声,情潮涌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