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27章 撒娇的alpha

第27章 撒娇的alpha

        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如约而至。相反,那一片温热下,传来了酥酥痒痒的感觉,竟然有点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祁鹤在用舌尖舔他的腺体!

        感觉湿湿的,有点烫,有点酥麻,一下一下。傅泽沛动也不敢动,只害怕激怒了这头发|情的野兽,下一刻就冲上来咬破那一片柔软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、祁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含义不明地发出一声鼻音,似乎在向自己的omega撒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过了将近半分钟,傅泽沛手上终于拉开那别扭的拉链,从里面找出来一瓶抑制喷雾,还有半盒抑制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抑制贴基本已经不管用了,他三五下拆开喷雾,反向冲着仍旧趴在肩头蹭来蹭去的alpha用力一喷。

        呲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并不是立刻就能起作用的,大概需要一分钟的时间,喷雾里的抑制成分才能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腺体暴露在发|情的alpha目光下,这种做法实在危险又不明智,于是傅泽沛转身回抱住祁鹤,又拿着喷雾冲他喷了几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没事了……”他安慰着受伤的alpha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小部分alpha的易感期会伴随着情热期出现,这时候alpha会急需omega的安抚和陪伴。所以傅泽沛只能尽力安抚着他,以期望快点帮助祁鹤度过煎熬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的神志似乎恢复了一些,可他没有动,就这么安安静静被傅泽沛抱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在两分钟之后,傅泽沛还是发现了不对劲。窗户开着,空调在通风,可空气中属于alpha的信息素味道并没有减少分毫。

        抑制喷雾只能起到短效隔绝作用,效果因人而异,对于一些人来说,隔绝效果可以保持两个小时,而对于情热期剧烈的a和o,也许只能保持十来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找到抑制剂,抑制剂的时效是四十八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这样不行,我要去找抑制剂,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含糊不清地“嗯”了声,嗓音极度沙哑,带着滚烫的气息:“客厅柜子,医药箱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……”傅泽沛想说你忍一下,可是话到了嘴边,说出来的却是,“你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抓起桌上的手机,跑到楼下去找抑制剂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他拨通了金女士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女士跟祁小姐正在热带岛屿度假,接到傅泽沛电话的时候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小泽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长话短说:“金阿姨,祁鹤发|情了,抑制剂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岚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首先不是担心自己儿子,而是担忧地问:“他有没有伤害到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咬了他的手指,含了他的腺体,还引诱自己标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就好,抑制剂在一楼投影旁边的柜子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岚松了一口气,她很清楚顶级a的初次情热期有多凶猛,傅泽沛跟他在一起,很容易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没有挂电话,找了一番:“找到了,我现在就去给他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想金岚却在电话里叫住他:“小泽!他现在很危险,不要靠近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不靠近,怎么给祁鹤打抑制剂?

        他当然知道情热期的alpha危险,刚才只差那么一丁点,祁鹤就咬破了他的腺体。但是如果没有抑制剂,祁鹤会一直难受着,直到硬熬过情热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阿姨,他不会伤害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祁鹤到底有多么想要标记他,占有他,但同为alpha的金岚知道。祁鹤是他的儿子,她明白现在傅泽沛的处境有多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生理上,还是情感上,祁鹤都比任何人想要占有傅泽沛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岚说:“小泽,打社区电话,或者直接打120,他们会派人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犹豫几秒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刚挂断手机,楼上便传来一声杯子的破裂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拿着抑制剂跑到楼上,却发现祁鹤房间的门锁着。刚才他出门的时候确实顺手关上了门,但肯定没有锁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房间门却是死死被锁住,怎么用力也拧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,是我,我找到抑制剂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用力拍着门板:“你开门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急了:“硬撑是不行的,你开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里面传来窸窸窣窣声和alpha痛苦的低吟,隔着一层门板,傅泽沛觉得满屋子的信息素快要溢出来了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他打了社区的求助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待的时漫长且难熬,仿佛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,连他都觉得十分漫长,更别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的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约过了十几分钟,傅泽沛听见了按门铃的声音,是两个社区派来的男性beta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在楼上,他把自己锁在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致情况刚才在电话里已经说明了,他们要给祁鹤注射抑制剂。

        稍高的那个beta问:“有房间钥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摇头,刚才他问过金女士,祁鹤房间的备用钥匙在哪里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omega还是beta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老老实实说:“omega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挑了一下眉,似乎在惊讶他竟然没有收到伤害:“知道了,交给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准备上楼,较矮的那个男人手里提着一个工具箱,可能是准备破门。傅泽沛拿着抑制剂,想跟着上楼,但是被两人阻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好停下来说:“你们……别伤害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个子男人笑了下,接过他手里的抑制剂:“他是顶级a,不伤害到我们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惊讶了一下,也开始觉得祁鹤没有伤害他堪称奇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就是一系列声响,先是开门,接着似乎在争斗中打翻了东西,傅泽沛在楼梯口听见alpha一声痛苦的长啸,接着一针荧蓝色抑制剂被打入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两人下来,傅泽沛着急地问:“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没事。打完抑制剂后会出现一段时间的昏睡,这是正常现象。”其中一个人说,“一般情热期会持续两到三天,所以这几天他需要自我隔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高个子男人问:“家里没有其他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父母后天才回来。”傅泽沛如实说,“我可以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!”男人打消他的念头,“你的信息素对他有影响,刚才他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,就是怕伤害到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祁鹤是怕伤害到他?

        矮个子男人说:“这样吧,你可以照顾他,但是不要一直呆在这里,也不要离他太近,有问题随时拨打刚才的号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,也只能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社区员工离开以后,傅泽沛看了眼时间,已经九点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到祁鹤房间门前,轻轻推开一条缝,借着一盏小壁灯的光,看见祁鹤躺在床上睡得很香,手里还抱着一个灰色的团子,可能是毛绒玩具之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情热期的alpha特别脆弱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关上门,给老刘打电话帮他跟祁鹤都请了假,隐去了细节,只说祁鹤进入了情热期,他父母不在家,自己要照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估计老刘知道祁鹤是alpha,没有太多惊讶。人嘛,总有那么几天不方便来上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能睡祁鹤家,还是要回去的,又怕祁鹤半夜醒了找不到他,就写了一张纸条,放在最显眼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【我先回家啦,明天再来看你~】

        留完言,傅泽沛总觉得自己少拿了点什么东西。钥匙拿了,手机也拿了,来的时候还带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等等,他外套呢???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外套是运动款的,灰的,m码,刚才好像还瞥见来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灰的?!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抱着的那团玩意,不会是他的外套吧?

        走到一楼的傅泽沛又悄悄溜回去,推开门看了一眼,果然自己的外套被正熟睡的alpha静悄悄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算了,给他抱一晚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又不是抱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信息素对他有影响,不要靠近”“熟悉的omega的味道对alpha有安抚作用”,刚才那位护工的话和之前生理课上学过的内容,以及刚才祁鹤抱着他的模样,一同涌现进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信息素既对祁鹤有安抚作用,同时又代表着危险,为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正常来说,这种情况只存在于固定伴侣之间。alpha会渴望自己omega的信息素,同时也会在熟悉的味道中得到抚慰,在这种前提下,即使是发|情期的alpha,也不会伤害到omega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因为他跟祁鹤是一起长大的?

        还有,祁鹤为什么要隐瞒自己是alpha这件事?虽然,当时好像是他先误会祁鹤是omega的,可祁鹤怎么不解释呢?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有太多谜团围绕着他,傅泽沛干脆不想了,改天问问祁鹤不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累了一晚上,可以睡个好觉。可躺在床上,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,一闭上眼,满脑子都是祁鹤望着他的样子,还有那种嘴唇亲吻腺体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很舒服,痒痒麻麻的,让他想要躲开,又忍不住沉浸其中,甚至会让他产生一种可怕的念头——让祁鹤咬破它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关系,就咬破它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这句话在他嘴边数次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伸手摸了摸后颈,腺体是柔软敏感的地方,虽然没有被咬破,可是被嘬得红肿,隐隐有点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发生得太快,他上一秒刚刚确定了自己的心意,下一秒就被自己喜欢的人吻住了腺体,意外来得猝不及防,让人着迷,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今晚吃过的朗姆酒香草冰激凌,只尝过一口,就怦然心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