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25章 朗姆冰激凌

第25章 朗姆冰激凌

        一点小插曲之后,两人终于成功坐在了书桌前,开始今天的学习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道数学题是超纲题,涉及到了全新的没有学过的知识,祁鹤必须要给他从理论讲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超纲乍一听很难,其实并不,正如每一个新的函数,每一条曲线方程的学习,关于理论性的部分往往几句话就能解释完,重点是练习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下也是,祁鹤解释完,傅泽沛很快就明白了,满脸崇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难嘛。”语气自大,但态度很诚恳,问祁鹤:“你怎么会学超纲部分?”

        学校不同,可同一个地区教学大纲是相同的,如果他在学校没有学,那祁鹤肯定也没有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买的教辅书上有,随便看了看。”祁鹤说,“前年高考s省数学卷上,在第二大题就出现了一道超纲题,很多人没写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道题十二分。”他补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傅泽沛有印象,当时很多人就是不是超纲展开了激烈讨论,不过最后也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阅卷人不会因为超纲就对谁仁慈,只有分数是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考试之所以残酷,是因为它有规则可言,而规则不会对谁宽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道题有点绕弯子,需要思路更加开阔。傅泽沛用水笔敲着脑袋,偶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。祁鹤则安静地在一旁看着他,保持着不算太近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能靠太近,正如从未尝过人血的吸血鬼要远离人类的新鲜血液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我知道了!”傅泽沛一敲脑袋,“是不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他在草稿纸上写下一串式子,一步步将它们解出来,最后跟祁鹤试卷上的一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这样!”他自卖自夸,仰着脖子看向祁鹤,等待夸奖,“我很聪明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很想揉一把被他自己弄乱的头发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的骄傲与得意肉眼可见地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晚饭吃撑了,一口水都没有喝,此时他感觉到嘴里有点干,站起身道:“我去冰箱里拿瓶饮料喝,你喝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想了想,怕他们再次拿错水:“矿泉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家住对门十几年,祁鹤家就是他的第二个家,一切都轻车熟路,一点不见外。只是他不知道,他前脚刚出去,下一秒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“叮咚叮咚”连续响了好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巧不巧,手机就放在祁鹤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8:30

        【已通过“zb”的好友请求】

        刚刚

        【哈喽,我是宗滨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周六出来玩吗?有部新电影上映,口碑特别好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啊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不想看电影的话,咱们去欢乐谷玩也行,正好我有两张票,里面还有新开的海洋馆呢。】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条条消息传过来,祁鹤的指尖顿在屏幕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条于两秒前,可能是见傅泽沛没回,宗滨发了个不好意思的表情:【这些是不是太俗了……】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脸色变得不太好看,很显然宗滨在追傅泽沛,还要去看电影?海洋馆?欢乐谷?

        做梦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六傅泽沛要跟他去图书馆!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挑选可乐还是雪碧的傅泽沛丝毫不知道楼上发生了什么,祁鹤家冰箱里塞了满满的水果和饮料,下面还有一大箱冰激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家就不一样了,他爸不爱吃零食,他妈更不爱吃,于是家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整箱冰激凌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大人只会买他们自己爱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!你要不要吃冰激凌!”傅泽沛馋死了,大喊着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站在桌边,正因为傅泽沛通过了别人的好友请求而心情极度颓败。傅泽沛明知道宗滨要追求他,还通过了对方的请求,无异于是默认了宗滨的追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自己呢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到底知不知道,自己也喜欢他?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得到回应,傅泽沛拿了两盒冰激凌,一个是朗姆酒香草味的,一个是奶油巧克力的,顺便怀抱着两瓶水上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?”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门关着,傅泽沛觉得有点不对劲,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,非要说的话,好像二楼的空气跟一楼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潮湿,甜润,又有一丝闷热,夹杂着一点大雨降落前的清香,正从他即将打开的房间里弥漫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开门,外面的闷热立刻被隔绝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凛冽冰冷的空气,冻得傅泽沛浑身一抖,仿佛冬天新雪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屋里开着空调,数字停在21度,傅泽沛嫌温度调得太低,拿起遥控器又往上调了两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喏,我拿了两盒冰激凌,你吃哪一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正坐在书桌旁,手边的白纸上已经写下了几道同类型的题,字迹干净遒劲。他没有抬头,垂在额间的刘海微微有些凌乱,随手拿走了巧克力的那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有人给你发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边挖着冰激凌吃,边打开手机,原来是宗滨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对宗滨并没有感觉,不过出于礼貌通过了他的好友请求,毕竟他是钟洛的朋友。但对于对方正在追求自己这件事,傅泽沛想起来就感到很怪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六他要跟祁鹤去图书馆,但这终究不是拒绝的理由,周六没时间,还有周日呢,还有下周下下周呢。所以他还是要跟宗滨说清楚,免得耽误了人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在想该怎么措辞,便听见祁鹤问:“他在追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是。”看来祁鹤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意也没有要隐瞒,因为这件事很快就会结束,没有必要让其他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祁鹤不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泽沛,你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傅泽沛直接被问懵了,他没想到祁鹤竟然就这么直接地问出来这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喜欢宗滨,这点他非常肯定。因为他刚刚确定了自己的心意,他有喜欢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那个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偷偷抬眼看了下祁鹤:“我不喜欢他,我有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那个人,也有喜欢的人,对方还是个有对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掩饰自己,傅泽沛快速低下头,假装若无其事地吃着冰激凌。他害怕祁鹤会追问,如果追问起来,他该怎么说?说我喜欢你?

        不行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,他错过了祁鹤眼中难得一见的慌张。向来镇定自若的祁鹤第一次手足无措起来,心口仿佛被劈开一条裂缝,熔岩四溅,烧得他措手不及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    手边那张白纸被捏得褶皱,上面一道道深浅不一的折痕,仿佛无法跨越的深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努力向傅泽沛奔跑,在快要拥抱住他的时候,傅泽沛却转眼走进了别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朗姆香草味冰激凌,酒精含量只有0.5%,啤酒的十分之一都不到,傅泽沛却觉得鼻边酒精味越发浓烈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吧?他吃个冰激凌都能吃醉?

        这也太不科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事实证明,他的嗅觉没有问题,当浓重的酒精味混着一点酸甜,交杂着凛冽冰凉的空气在房间里蔓延开来,傅泽沛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猛地抬头看向祁鹤,祁鹤也正在幽幽看着他,眼中全无平日的温柔,而是被另一种火热的欲望所取代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心中一凛,不小心触碰到祁鹤的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好烫,你在发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不敢再去碰第二下。房间里浓郁的味道充斥着他的鼻腔,让他腿软,让他无法动弹,连同整个身子也快要不受控制地沉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就是再迟钝,也明白过来满屋子的味道和压得自己快要无法喘息的源头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来自alpha的信息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祁鹤惹得发|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