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22章 快借我抄抄

第22章 快借我抄抄

        宗滨离开,很快消失在街角转弯处,留下傅泽沛在原地自我消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的声音从耳侧传来,不知怎么,傅泽沛听出来一丝……恼怒?

        被人表白得猝不及防,他整个人都是宕机的,大脑无法运转,仿佛数百道数学题同时在运算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几秒,才微微回过神:“没什么,他就是找我要了个微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宗滨是钟洛的朋友,找他要个微信也没什么奇怪的,刚才在饭桌上,好多人都互换了微信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轻轻皱眉,瞥了眼傅泽沛的手机屏幕,正停留在好友请求的页面。傅泽沛还没有点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出租车在等,司机不耐烦地按了下喇叭,问他们还上不上。傅泽沛暂时收起手机,整理着自己的思绪:“上车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钻进后座,司机是个中年beta,估计今天诸事不顺,摆了张人人欠他钱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内气氛凝固,祁鹤追问:“他加你微信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没说宗滨向他表白的事。这跟他想象的爱情不一样,他向往的恋爱是建立在互相了解基础上的,这个宗滨,他今天才第一次见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社会都这么开放了么?第一次见面就表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是想交个朋友。”傅泽沛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出原因,他不想让祁鹤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是,祁鹤自己的感情都剪不断理还乱了,他自己的问题,还是自己解决的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我感觉那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傅泽沛忙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目光锐利:“他对我有敌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没忍住笑了声,那是因为宗滨把你当情敌了!他真的搞不太懂哪里出了问题,怎么在别人眼里,他跟祁鹤的关系总不清白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刺头把祁鹤当成他对象,宗滨以为祁鹤喜欢他,张沃就更离谱了,总以为他们两个已经勾天雷动地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都替祁鹤感到冤枉!

        车里开着空调,车窗紧闭,有些闷闷的潮湿,混杂着一点酒精的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下去的那股头晕劲又翻涌上来,事实证明啤酒还有后劲,傅泽沛脑袋比刚才在饭店里还晕乎。

        酒精开始掌控他的大脑,傅泽沛不由自主地凑近,拉着祁鹤的胳膊闻了闻:“你也喝了好多酒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祁鹤几乎对酒精免疫,喝再多也能跟没事人一样。不像他,两口就晃晃悠悠,找不着北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身上的酒精味很浓,甜甜的,不像麦芽发酵的啤酒,倒像陈年久酿的一壶烈果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?”他迷迷糊糊地喊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侧头,看见傅泽沛正痴痴望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间,狭小的空间里甜滋滋的空气包裹着烈酒气息,波涛汹涌而来。如果司机不是个对信息素没有感知能力的beta,恐怕已经被这浓郁的气息逼得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失去力气,往他肩膀上一倒,嘴里喃喃:“我要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人便呼呼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上一次在酒吧,他也是这样毫无意识地睡在了祁鹤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一怔,傅泽沛的头发几乎挨上了他的嘴唇。司机猛地右转弯,电光火石间他的唇擦过了傅泽沛的发尖,在一个贪婪的吻后,他近乎虔诚又克制地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他吻了一下傅泽沛,这件事只有他和夜色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祁鹤想,他的第一次发|情期快要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-

        困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闹铃在耳边催命般响起时,傅泽沛满脑子都是这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连眼都没睁开,他熟练地关了闹铃,立刻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一圈,牢牢把自己裹住,以免再受到下个闹铃的摧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遂人意,除了手机闹铃,还有人工闹铃。

        敲门声响起,舒缓而有规律地敲了两声,见里面没有反应,敲门的人才开口:“傅泽沛,起床了,上课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正在梦里畅游,云里雾里的,心想:我是谁?我在哪?

        眼睛眯出一条缝,他看见床头放置的杂物,全部眼熟。原来在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打了个哈欠,两秒后他意识到问题哪里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自己的房间,可门外传来的怎么是祁鹤的声音?!

        光这一点,就立刻让傅泽沛清醒了大半,去开门一看,门外站着的,就是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在我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是第一次大早上就看见祁鹤,但他每次都能发出不同的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眼中波澜不惊:“来叫你上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打了个哈欠,站在二楼环视一圈没看见唐思捷:“我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唐阿姨不在。”祁鹤递给他一张纸条,“他们回你外公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接过纸条一看,果然是唐思捷留给他的,纸条上说他外公不小心摔伤了腿,两人请假回去几天,让他照顾好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落款是昨天下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外公住在乡下,外婆去世以后,唐思捷和傅罗就想把他老人家接到城市里来住。谁知老人家不肯,守着一院子花花草草,说什么也不愿意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留字条是唐思捷的习惯,她不喜欢用手机,所以打她电话也经常找不到人。以前傅泽沛还没有手机的时候,她有事就会留张字条,现在有了手机,习惯还是照旧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将纸条随手放在桌上,准备去洗漱换衣服,突然想起来什么,警惕地看着祁鹤:“那你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说:“唐阿姨在我家放了把备用钥匙,你家也有我家里的备用钥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为了以防万一哪边把自己锁在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闹,傅泽沛困意全无,拖着身子去洗漱。昨天还是醉了,他以为醒来会头疼欲裂,却不知为何今天神清气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连起床都比以前早了那么几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洗完漱下楼,桌上已经摆好了火腿芝士三明治和牛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冰箱里没多少东西,简单吃一点吧。”祁鹤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睁大双眼,这叫简单吃一点?秒杀了他妈做的好吧?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有升旗,时间紧迫,快速解决完早餐,在收拾书包时,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秒钟后,他从书包的角落里翻出来那张团成球的数学卷子,上面只写了个名字和一道选择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白的,跟他梦里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不知道等下老师劈头盖脸骂他的样子跟梦里是不是也一模一样?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楼下等他的祁鹤,忽然听见楼上传来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!救命!!”

        心里一咯噔,他三下五除二跑上了楼,看见傅泽沛拿着书包傻在了原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呼吸急喘、额头冒汗的祁鹤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:“数学卷子快借我抄一下!!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心情可以理解,但喊救命真没必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