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21章 追求的权利

第21章 追求的权利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吃饭庆祝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觉得比上次赢了区级篮球赛还高兴,张沃嘴角都快咧到天上了:“走走走,去我家饭店,随便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他爸是做生意的,名下好几家饭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怕你爸逮着啊?”傅泽沛也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不怕,管他呢!”张沃说,“没准我爸还为我骄傲呢,他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出息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围观的观众散了,十中那群人也悻悻走了,自古胜者雄赳赳,败者灰溜溜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一会儿,不知道哪个孙子下手这么狠,半天了他肚子还隐隐地疼。方嘉年他们正商量怎么过去,他们几个加上啦啦队,还有钟洛叫过来的人,有十六七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用手撑着腿,汗滴在石板上,忽然面前伸过来一只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吧?”是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摇头,疼归疼,不过哪次打比赛不受点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舒服就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傅泽沛不想扫兴,抓起前面那只手腕,借力站起来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“嗯”了声,心脏在胸腔里狂跳,周身弥漫起淡淡的水汽,混着公园的樟木香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走在后面,趁他不注意掀起衣服一看,肚子上都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打了四辆车,一群人浩浩荡荡到了饭店。经理认出来张沃,直接给了他们最大的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座时傅泽沛随便找了个地方坐,没想太多。结果他左边是张沃,右边是方嘉年,钟洛挨着方嘉年,这边已经坐满了人,祁鹤只能坐到钟洛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怎么行?傅泽沛眉头一皱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泽哥?”挨着他的张沃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来不及解释,匆忙地说:“我想挨着祁鹤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张沃用怪异的眼光看他。难道他猜错了,是泽哥单恋姓祁的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是个一起去学校都怕被人误会的人,随便编了个借口:“我热,那个座位离空调近。哎,要上菜了,你往左边挪一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他硬生生挤到了钟洛和祁鹤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洛以为他跟祁鹤熟,没多想;祁鹤以为他要跟钟洛叙旧,也没多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傅泽沛默默想:我为这个团体付出了太多!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来来,咱们举杯庆祝一下!”张沃大嗓门喊道:“感谢裁判团公平公正,感谢啦啦队加油助威,感谢我的队友们默契配合,还要感谢我爸,给了咱们白吃白喝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哄笑,大家都纷纷站起来,举起手中的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,他们怎么直接举啤酒瓶?傅泽沛默默看了眼自己手里的白开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连对面几个小o都是啤酒瓶,准备好一口干了。这群人这么生猛?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悄悄换了瓶啤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酒量差,但一瓶啤酒应该没问题,上次是张沃的整蛊饮料度数太高了,他才一杯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嗯,一定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不会再丢人了,比如抱人家大腿之类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酒到中途,有几个人有事提前走了,张沃正在跟人高谈阔论,把一群omega哄得直乐。方嘉年和钟洛不知道做什么去了,出去了半天还没回来,傅泽沛撑得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     酒精这个东西,他还是不沾的好,虽然没醉,但头晕晕沉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的话一语成谶,空调冲着他直吹,开始冒汗的身体现在冻得直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带外套,大夏天出来打球谁能想到穿外套啊,巡视了一圈,就方嘉年的外套搭在椅背上,人和钟洛一起失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两人不会介意,挪了个位置去拿方嘉年的外套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背后传来一声沉哑清晰的声音:“穿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傅泽沛一回头,正是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祁鹤也穿着外套呢,放在腿上,他刚才没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?祁鹤连他的醋都吃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只好放下方嘉年的外套,接过他的运动外衫,毫不客气地穿在身上: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坐稳没多久,他又站起来,想去厕所。

        三楼只有两个大包厢,除了他们包厢,另外一个包厢没有人,房间里聒噪的声音被隔绝,顿时安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顺着指示牌找到卫生间,他刚要走进去,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轻微的喘|息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嘉年和钟洛在里面接吻,可能还干了点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差点撞破,傅泽沛霎时红透了脸。他感知功能缺失,闻不到信息素,但想想也知道此时这里充斥着满满的alpha侵略性的信息素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洛和方嘉年的信息素都是a级的,等级低的alpha根本无法靠近,更别说omega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整条走廊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悄悄退出去,准备去楼下的洗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他一转身,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喝过酒的头就晕,这么一撞,脑袋晃晃悠悠,更晕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莫名其妙,见他站在洗手台前:“怎么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嘘!”傅泽沛抬手捂住他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让祁鹤进去,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在跟别人接吻,他得多伤心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祁鹤感受到了这里有信息素,但他是s级的,a级的信息素对他来说根本没有影响。从傅泽沛的反应,他已经知道方嘉年和钟洛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生怕他难过,轻声说:“走,去楼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电梯的门关上,空气里弥漫的信息素的味道才基本消失。不过傅泽沛闻不到,他一本正经向祁鹤解释:“刚、刚才两个alpha在厕所打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像只有这么解释,才说得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祁鹤哭笑不得,“你看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含含糊糊:“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楼下包厢小,人也多,两人上完厕所出来,傅泽沛边洗手边回忆刚才的事,这么多人祁鹤不喜欢,怎么偏偏喜欢上了方嘉年呢?

        真是造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,想了好久才发现盲点:“诶,你不是omega吗,刚才那么强的信息素,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受a的信息素影响。”祁鹤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一惊,难道祁鹤跟他一样,也有感知障碍这个破病?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提示到了这个程度,他还是没有反应过来。祁鹤无奈,解释道:“可能我是s级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信息素只有b级的傅泽沛:有被冒犯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暂时不想回去,觉得吵,又怕回去再喝酒,这么下去他真要醉了。他喝醉了不一定干出什么丢人的事呢,就在二楼走廊尽头的观景台呆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也没走,陪他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无话,过了一会儿,祁鹤非常不合时宜不解风情地说:“这周还没补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噎了一口,怎么这家伙真把老刘的话记心上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作业写完没有?”他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有种不详的预感,果然听见傅泽沛说:“回去数学卷子借我抄抄,我还没写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还差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:“我记得好像写了两道选择,还是一道来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没写完吗?这压根就是还没写!

        “借我抄一下嘛,我平时都自己写,就这周没写。”傅泽沛决定来软的,反正他是个没骨气的,“数学我只能抄你的,抄别人的老师一眼就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错误率太高,不是我的水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确实是只能抄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再次回到包厢,方嘉年和钟洛已经回来了。傅泽沛偷偷看了眼祁鹤,后者宁静深邃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钟洛冲他笑了下:“吃饱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回神,瞥见他领口上方有好几个红印子,不自然地移开目光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两分钟,他转向右边,问祁鹤:“你吃饱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明天还要上课,不到九点就要散了。张沃兴致未尽,嚷嚷着要约一波唱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差不多行了。”乔月说,“咱们明天还要上课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”张沃很听她的话,“那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月看了眼旁边的田萌:“我跟田萌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把你们两个都送回去,保证安全到家。”张沃跟泡在蜜里一样,整个人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顺路的一起走,裁判跟几个大高个凑了一辆车,几个omega也结伴走了,还有三个离家近,走着消失在了路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小洛家。”方嘉年揽着钟洛。想到上次的事,他对祁鹤说:“傅泽沛酒量差,你们不是顺路吗,就叫一辆车吧,路上照顾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心想,看来他上次真的过于丢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钟也走了,只剩下他跟祁鹤,还有个钟洛叫过来的人。祁鹤去路边拦出租,傅泽沛低头看手机,过了几秒,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钟洛叫过来的人,一个高大的alpha。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说:“傅泽沛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,我是。”傅泽沛一头雾水,他这是又不知不觉中得罪了人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宗滨,十中的。”他盯傅泽沛好久了,从球场到饭桌,可惜傅泽沛丝毫没注意到他,“能留个微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走向跟想象中不一样,傅泽沛愣了下:“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宗滨的手机上输下一串数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宗滨看了眼:“这也是你手机号吧?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挺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    哈?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还不是你对象吧?”宗滨指了指路边的祁鹤,“虽然他喜欢你,但我也有追求你的权利,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直接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

        他被人表白了?还有,这个宗滨哪只眼看出来祁鹤喜欢他的!

        误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大的误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a,听说你正好是a性恋,那太巧了。”宗滨说,“虽然我信息素等级不高,但是,应该比一个beta强。所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beta正是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不,其实他是omega。傅泽沛在心里说,我也不是a性恋,我是o性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宗滨,倒是宗滨见他愣了半天,主动说:“没事,你考虑考虑,咱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他晃晃手机:“好友请求发送过去了,记得同意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