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14章 好猛的O

第14章 好猛的O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的逻辑很简单,照搬了那天张沃给他女朋友买alpha抑制喷雾的思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会随身携带alpha抑制剂的只有a和o,而祁鹤并不像侵略性很强的alpha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祁鹤在学校谎称是beta,通常不会有alpha去假装b,只有那些不想被看弱的omega,比如他,比如……身高足有一米八六的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竟然生出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抑制喷雾塞回书包里,问:“你二次分化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小到大祁鹤都是beta,这不会有错,他亲眼见过祁鹤的体检证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初三那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多顶级信息素拥有者并不是生下来就是a或o,大多要经历青春期的二次分化。其实这并没多意外,他母亲是位顶级alpha,他经历二次分化是意料之内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二次分化的结果不是omega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等他说完,傅泽沛就抢了话:“但是你不想成为omega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表情有些复杂,想要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转瞬想到张沃说的话,傅泽沛喜欢omega,随即转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理解。”没想到傅泽沛还安慰他,“其实,omega也挺好的,我就挺喜欢omega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想到自己也是个o,还是个隐性o,就有点同情祁鹤,但好歹人家还是个顶级的,一时也不知是该安慰他还是该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叹口气,又怕祁鹤听见了伤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好说:“放心吧,我会替你保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憋着笑,真诚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傅泽沛还没能消化这件事:“真没想到你竟然是omega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冲击对他来说无异于告诉他,其实地球是绕着月亮转的,整个颠覆了他前面十几年的人生认知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走在他左边,不禁苦笑:“我不太像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像就对了。他本来就不是!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像。”傅泽沛同意,“o都是香香软软的,我还没见过你这么a里a气的o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好,a里a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的o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的固有观念一旦形成,想改变简直难于登天。反正现在傅泽沛已经认定了他是个omega,各种暗示都不再有效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自暴自弃,o就o吧,反正他喜欢o,那四舍五入就是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边陷入自我安慰,那一边还在揣摩对方的性向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今天傅泽沛帮祁鹤借书,是为了套出他的性向,结果这么一闹,他也不好意思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omega,一般都是喜欢a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再不济也是喜欢b,总不会跟他一样喜欢omege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以前祁鹤老是跟他抢可可爱爱的小o,可那是没分化之前,现在分化成了o,性取向应该也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了,他单方面宣布,只要祁鹤不再抢他喜欢的o,那他们就算和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地铁上,傅泽沛回过神,刚才他竟然让一个omega为他剥了大半碗小龙虾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被唐思捷知道,又该说他没有风度。不过,唐思捷应该还不知道祁鹤是个omega。估计这事暂时只有祁鹤一家人知道,他得替祁鹤保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在学校,要是被人知道祁鹤是个omega,还被分在ab班里,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不禁多了几分怜爱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地铁站在转角书店旁边,他路痴,带错了路,两人从转角书店对面的出口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出口旁边是条小巷子,从巷子里穿过去是条近道,平时傅泽沛不爱走,主要是巷子里没路灯,他胆小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天光大亮,他就跟祁鹤走了那条小巷。谁知今天不走运,撞上了几个不长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呦,这不是傅泽沛吗?”几个吊儿郎当的人把他们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看了为首的一眼,没认出来:“你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为首的刺头一尴尬,被他不屑的态度激怒了:“操,老子是你大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老大爷,”傅泽沛挠了挠耳朵,笑着问,“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冤有头债有主,他又不是背锅侠,实在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位老大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小弟按捺不住了:“上次篮球赛,你使阴招让我们学校输了比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篮球赛?都过去好几个月了,他得好好想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是有这么回事,上学期七中和十中篮球比赛,本来想好好打,结果那群孙子在球场上不老实,一个劲儿使阴招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场下来,他们这边没受伤严重的,却每个人身上都青青紫紫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半场傅泽沛提议将计就计,跟队友调整了战略,见招破招,直接让对方两个球员被红牌罚下,输了比赛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忆完,再一看为首的刺头,他想起来了,谁让几个月前刺头还不是刺头,留了个杀马特发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出阴招的好像不是他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正要说话,祁鹤眼疾手快将他拉到了怀里,“小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一只拳头猛地从他脸侧旁扬过,带起一阵疾风,这几个人竟然不讲道理搞偷袭!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蒙了两秒,倒不是那拳头多凶狠,而是此时他跟祁鹤的动作,好像有点太亲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都听见祁鹤的心跳了!

        打架走神是大忌,可他却集中不了精神,全被砰砰的心跳声吸引了注意。祁鹤心跳得很快,那股熟悉的潮湿水汽再次袭来,快速包裹了他,是温柔的,缱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本来也没打算跟他们讲道理,现在恼羞成怒,全冲了上来。对方有五六个人,其中还有两个alpha,他们只有两个人,还是两个o,怎么看怎么不占优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傅泽沛不是普通的o,他可是打架堆里长大的o,从初中开始就经常被惹是生非,有时懒得动口,就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来得及对祁鹤说声谢,他就先冲了上去,一脚踹在了刺头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刺头也不是好惹的,退后几步又挥着拳头冲上来,要给傅泽沛一拳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拳头到了他眼前,傅泽沛下意识往后躲了几寸,准备迎接疼痛,结果拳头没落到他脸上,硬生生被祁鹤接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刺头看呆了,傅泽沛也看呆了,大家都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拳凶狠快速,没打算留余地,刺头也是个体魄强壮的,可想而知接住那一下要用多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听见了骨骼嘎吱作响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人愣了两秒,又迅速冲上来,傅泽沛回神,解决了两个小弟,再回身,祁鹤已经放倒了剩下的,气都没带大喘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心里惊叹:好猛的o!

        刚才他还想保护一下祁鹤,毕竟他是个omega,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能还需要祁鹤保护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刺头打架打输了仍不甘心,捂着肚子喊话:“操,你他妈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手指颤颤巍巍,抬起一指,也不知道指向了他俩中的谁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上前一步,将傅泽沛护在身后,对刺头说:“下周,再来一场篮球赛,愿赌服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就来,怕你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:“输了就别再找他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刺头:“你是他对象啊?管这么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多管闲事。”祁鹤目光冷冽。

        刺头没说话,默认答应,捡起外套骂骂咧咧地走了。这相当于直接下了战书,刺头来也得来,不来也得来,他不能在自己小弟面前丢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还在纳闷,怎么全世界都以为他跟祁鹤有一腿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疑问,他当然不会傻到去问祁鹤,但他问了祁鹤句别的:“干嘛还要再来场篮球赛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说:“这种人,不让他输得心服口服,会不停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起刚才刺头给他泼脏水,解释道:“我们没出阴招,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祁鹤自然相信他,“听方嘉年说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还想说句什么,但没说,把话憋住,藏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想说的是,刚才祁鹤有那么一点点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点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