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13章 竟然是O

第13章 竟然是O

        大概高中生活太无聊,祁鹤给傅泽沛送早餐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年级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两位当事人丝毫不知情,周日照常一起去图书馆借书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傅泽沛不想去,但借书卡只能本人使用,要刷脸,所以他只好早早起床,打着哈欠跟祁鹤一起坐地铁去了图书馆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末,图书馆人有点多,两人排队搜索完书籍,直接上了四楼。两人来得太早,四楼一角的借阅室还有五分钟才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量子宇宙?”傅泽沛想着刚才祁鹤搜索的书目,“你对这方面很感兴趣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一本科普读物,听别人提到,就想买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有点失望,他以为他总算知道了祁鹤的一个小秘密,“那你大学想考什么专业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没回答他,反问道:“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四楼是顶楼,他们站在一处宽阔的廊桥上,光从四面八方倾泻进来,落在傅泽沛的手心。他轻轻握住,试图抓住那束光,但只是徒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茫然:“不知道,没有想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傅泽沛来说,那仿佛还是很久远的事。久远到像祁鹤离开的那个暑假,时间层层叠叠,记忆穿不透迷雾,仿佛永远都到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记得,暑假他回外婆家住,正如每个暑假那样,再回来时,唐思捷告诉他金女士一家搬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透过花纹雕刻的屋顶,祁鹤接住他手里那束光,斑驳地落在自己的掌心,形状宛如一朵盛开的花束,有些烫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告诉傅泽沛,其实他的梦想很简单,去发现一颗新星,亦或做个植物学家,栽培出满山坡不同颜色的栀子花,似乎都很有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点光渐渐在掌心消失,祁鹤拍了下他的肩膀:“开门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借完书,又在借阅室里呆了许久,傅泽沛随手拿了一本星空图鉴,看得他昏昏欲睡,又去研究放在一旁的天文望远镜模型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借阅室出来,一楼侧厅里正好有场书画展,两人进去转了一圈,出来时已经快中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不想回去,回去就意味着要补习,科目还是他最讨厌的物理,给他补习的人还是祁鹤……想想就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中午不回去,咱们就在外边吃吧。”他心里打着小算盘,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,拖得时间长,补习时间就短,“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定。”祁鹤见他难得欣喜雀跃,不忍戳穿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就等他这句话呢,立刻指向马路对面:“我想吃小龙虾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思捷不给他做,在学校又吃不到,他馋了快一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嘴不疼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早不疼了。”果然一个谎要用十个来圆,傅泽沛只能接着往下编,“阿姨的药特管用,吃完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神情明灭,抿起嘴唇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那家小龙虾店刚开业不久,正在酬宾。两人点了一大份小龙虾,又点了两份凉饮。傅泽沛馋得慌,一上菜就戴上手套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点的香辣口味,这家店口味要比以前吃过的更辣。祁鹤掐去虾头,目光却紧盯着傅泽沛的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两片唇瓣此时也仿佛被汤汁浸过,比抹了层红油还要润,颜色是鲜红的,正如眼下肆意蔓延的爱恋,火红炙热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里开始弥漫淡淡的甜酒味,有点像陈酿多年的青梅酒,烈里带甜,又由甜转烈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嘴唇上下一碰,又用舌尖去舔嘴角的白色米粒,才闻见了蔓延在鼻边的浓酒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没有点酒啊?”他深知自己一杯倒,生怕那天的事情景再现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全身线条紧绷,显得比以往更加凌厉:“可能是别的桌,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从书包里拿走一盒类似纸巾的东西,走向卫生间。傅泽沛心大,丝毫不觉刚才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洗手间里,汗水几乎浸透了祁鹤半个背脊,白色衬衣下的线条若隐若现,他匆忙抽出一张抑制贴,贴在后颈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约过了两分钟,身体里那股呼之欲出的冲动才渐渐平息下去。全身的肌肉也随之放松下来,紧握的拳头里,装着抑制贴的盒子已经被攥成了团。

        顶级alpha的信息素对omega们具有致命吸引力,即使味道已经散得很淡,可仍旧有附近的omega被招惹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意外发|情?”一位omega从另一边走出来,刚才那股强势的信息素逼得他不能动弹,“需要帮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帮助当然是临时标记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整理好衣领,尽可能遮掩住后颈的抑制贴,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omega笑了笑,靠在洗手台上说:“你的信息素好强势,是个顶级a吧?我还是第一次遇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没有否认,打开水龙头冲了把脸,在那位omega想要凑上来时,冷声道:“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许是被他的冷冽吓到了,omega愣了下,不甘心地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回到座位上,傅泽沛面前的小龙虾壳已经堆成了小山,人被辣得直吐舌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了好久,没事吧?”看见祁鹤回来,他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摇头,挽起袖口,戴好围裙坐下:“没事,接着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太辣了,我得再要杯饮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准备抬手叫服务生,被祁鹤拦了下来。他将自己那杯推到傅泽沛面前:“喝我这杯吧,我没喝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喝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喜欢喝饮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傅泽沛拿过来喝了几口,看见他把小龙虾剥好放进碗里,却不吃,“你干嘛不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:“我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惊讶,他都没看见祁鹤吃多少,再一看桌上,祁鹤面前孤零零放了几个虾壳,而自己这边已经堆成了山,顿时有些羞愧,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是不吃了,也没有心思再吃,却仍旧低着头专心剥虾,他必须要转移下自己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初三那年他经历了二次分化,和他母亲一样成为一位顶级alpha,这件事除了他的家人还没人知道。自从那之后,他便随身带着抑制贴和抑制喷雾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年里他遇到了许多omega,甚至遇到过发情的omega,却都没有发生危险,直到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生命里,毫无疑问傅泽沛是个危险分子,他只是多看了他几眼,就几乎要当场进入发|情期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看着他把一个个小龙虾处理好,连虾线都细心挑出来,再放进碗里,好奇心泛滥:“你不是不吃了?要是你不喜欢吃小龙虾,可以再点别的,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请客是理所当然的,毕竟大部分都进了他肚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吃。”祁鹤处理完最后一个小龙虾,将虾仁扔进碗里,推到桌子中间,“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受宠若惊,祁鹤剥好虾给他吃?

        他听见祁鹤接着说:“谢谢你的借书卡,还是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多不好啊,你都没怎么吃……”傅泽沛良心过不去,他还把祁鹤的饮料喝了呢,“要不你再吃点,咱俩aa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正想拒绝,傅泽沛就用手拿着一粒虾仁伸到他嘴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多吃点,省的我妈又说我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都送到嘴边了,祁鹤只好张嘴,傅泽沛探着身子把虾送进去。隔着一次性手套,电光火石间,他的手指触到了祁鹤的嘴唇,一片柔软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没注意,从碗里捏起一个,也送到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祁鹤却皱起了眉,嘴唇上留下的,说不清是烫还是痒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他跟别人吃饭,也会这样的么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过意不去,要抢着买单,祁鹤没再推辞。两人从小龙虾店出来时,太阳正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吸着没喝完的冰镇山楂汁,看见祁鹤手里还抱着书,说:“放书包里吧,等下地铁上肯定没座,拿着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帮我拿着,我帮你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饮料瓶塞到祁鹤手里,抢过他手里的书,拉开拉链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要合上拉索的那刻,傅泽沛瞥见了个眼熟的东西,在书包黑暗的角落,发着幽亮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好奇心重,直接伸手拿了出来,瓶身上的一点光渐渐消失,当它完全暴露在阳光底下时,傅泽沛才看清那竟然是一瓶alpha抑制喷雾!

        所有抑制喷雾首字母都有白色夜光设计,正是为了即使在黑暗中,也能让需要的人一眼找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个东西,竟然出现在了祁鹤的书包里!还是a开头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怎么会带alpha的抑制喷雾?”许多结果在傅泽沛脑海里一一闪过,他诧异地看着比自己高半头的祁鹤,震惊地说不出话,“难道你,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祁鹤并没有想对他隐瞒自己的第二性别,只是他才转过来几天,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傅泽沛说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道这么快就被发现了,他只好顺水推舟:“没错,就是你猜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在人群中,傅泽沛发出一声惊呼,“你竟然是omega!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愣住:“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