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8章 腹肌与小龙虾

第8章 腹肌与小龙虾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后,傅泽沛抱着衣服不情不愿站在了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被唐思捷赶出来的,除了衣服,怀里还抱着小半框樱桃,也是唐思捷让他送过来的。深呼吸了一口,傅泽沛敲响了对面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待期间,往嘴里塞了颗樱桃,甜得倒牙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几秒钟,金岚过来开门,看见是傅泽沛站在门外,忙迎他进屋:“是小泽啊,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好。”傅泽沛向她问好,乖巧得简直不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让金岚是个alpha,还是最高级信息素拥有者。虽然他闻不到别人身上的信息素,但作为omega,多少还是会受到压制。加上金岚在政府机构工作,为人严谨端正,傅泽沛从小就有点怕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端着樱桃走进屋了,他诧异,房子已经换过一轮主人,里面的装潢却没大变化,还是原来那样。看来祁鹤的两位母亲真的很恋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这是我妈刚买的樱桃,让我端过来给你们尝尝,可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将小编筐放下。他从小就招大人喜欢,长得奶里奶气的可爱是一方面,嘴甜是主要的,总讨得周围大人老师一片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说完,厨房方向传来一阵叮铃咣铛,金岚笑着解释:“方怡在厨房做晚饭呢,小泽还没吃过吧?留下来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不了。”傅泽沛忙说,“我来还祁鹤外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岚也不强求,指了指楼上,“小鹤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顺着楼梯往上,傅泽沛站在高处不经意往厨房撇了一眼,看见两只大螃蟹正在地上肆意横行。祁阿姨的手艺还是这么……令人堪忧。

        右手边第一间就是祁鹤的卧室,左边是书房和客房,小时候他经常和祁鹤到书房玩,祁鹤看书,他玩。书房里有一整面墙那么大的书架,傅泽沛总是喜欢趴着梯子去找最上面的书,尽管他连上面的字都认不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人提心吊胆把他抱下来,不一会儿,他又去摆弄放在书架旁的艺术品或花盆。算起来,金女士养在书房里的名贵花草可被他祸祸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于他,祁鹤安静多了,总是乖巧地趴在桌子上看书,一声不吭,只会时不时提醒他危险,然后把大人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那熟悉的门前,傅泽沛再次深呼吸,外套包裹着他的手臂,传来一丝暖意。当初金女士他们把房子卖了,他还失落了很久,毕竟这里也有他一小半的童年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指节刚扣到门,响了一声,里面就传出来祁鹤的声音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门只是关着,没锁。傅泽沛抱着外套进去,看见下一幕,顿时呆住,胡乱遮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、你怎么不穿衣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见他大惊小怪,不紧不慢说:“刚洗完澡,你就敲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语气还有点无辜,好像在怪傅泽沛敲门的时机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的光景从指缝间漏进来,祁鹤只腰间往下裹着一条奶白色浴巾,往上是结实的腹肌和胸膛,未干涸的水顺着中央那条沟壑隐隐流进浴巾里,身体线条流畅紧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没敢看他的脸,被那不知道六块还是几块腹肌勾住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满脑子都循环着张沃的话:你还撒娇要摸人家腹肌,还撒娇要摸腹肌,撒娇摸腹肌,摸腹肌……也不知道昨天最后摸着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随意擦着滴水的头发:“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咳,”傅泽沛藏在手底下的脸通红,一路烧到脖子根,“你先穿上衣服行不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见祁鹤短促地笑了声,从柜子里找了件短袖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衣冠整齐了,傅泽沛才肯放下手,说:“我妈让我来还外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特意咬牙加重了前两个字,证明不是他自愿来的,是唐司捷让他来的。他只是个没有感情的送衣服机器。

        祁鹤接过衣服,随手仍在床上:“还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了想,决定不提昨天的事,只是含糊着道:“那什么,谢谢你的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说了声不客气,又说:“不谢我的外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他怎么觉得三年不见,祁鹤话变多了?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他总喜欢欺负祁鹤,因为祁鹤话总是很少,就算他抢了他的糖,弄坏了他的玩具,祁鹤也不会屁颠屁颠去告家长。久而久之,傅泽沛下意识就觉得祁鹤是好欺负的性格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大以后,人家比他高比他壮,成绩还比他好,他就怂了。欺负是不敢再欺负,只敢嘴上过过瘾逞个强,祁鹤也从来不顶撞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时候祁鹤也会调侃他了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憋得脸红,慌乱转移话题,生怕他提起昨晚的事,“外套还给你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单手撑在衣柜上,没说话,那意思好像是慢走不送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傅泽沛抬腿迈出他房间那刻,听见祁鹤用浑润的腔调问:“你嘴不疼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猛然想起来骗祁鹤闪舌头的事,立刻又装起来大舌头,口齿不清地说:“疼,可疼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谎不能说一半,演就要演到底。

        杏白色的暖调灯光下,看不出来祁鹤有什么表情,只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不知道他关心自己做什么,刚到楼梯口便闻见下面飘来一股子香味,肚子开始不争气地嗷嗷叫唤。餐桌上摆着一盘香辣小龙虾,和刚洗好的樱桃。

        祁方怡看见他下楼:“小泽吃过饭没?留下吃过饭再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吞咽着口水的傅泽沛本能想拒绝。闻着香是香,不过以祁女士的厨艺,味道可就难说了,她可是做的馅饼能硌掉四颗牙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祁方怡讪讪一笑:“搬来还没请阿姨,我做得不太好,基本是金岚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稍稍把心揣回了肚子里,想着要是金女士做的倒可以尝尝。祁家基本都是阿姨在做饭,金女士做菜有一手,但工作太忙很少展露。

        蓓蕾正蠢蠢欲动,不自觉口水都泛了上来。祁鹤不知何时站到了楼梯上,无情道:“妈,他口腔溃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方怡“呀”一声,温柔又略带抱歉说道:“早知道就做成清淡口的,这……小泽,你能吃香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傅泽沛回答,她就先一步去抽屉里找药。边找边说:“最近天气太干燥,容易上火,你们两个平时多喝水。”她找出一盒药,塞到了傅泽沛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斜了眼祁鹤,气得说话都不利索了,跟祁方怡道了谢。

        祁方怡:“小鹤,你去门口送下泽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住对门,就不必了吧。不过出于阻止他吃小龙虾的愧疚,祁鹤还是把傅泽沛送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祁鹤似乎有话要说,却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心里还一阵怨念,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成心的,害得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小龙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停顿了几秒才说:“多喝点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