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4章 转校生

第4章 转校生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怎么回到家他不记得。只感觉晚上好像下过雨,但不算冷,潮潮的,醒来已经是翌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扒开窗帘看了眼,外面是阴天,灰沉沉的。他伸了个懒腰,觉得时间还早,换了个姿势躺下接着睡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几分钟,敲门声响起,唐司捷的声音跟催命符似的传进他耳朵里:“崽崽,快起床,要迟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蒙着被子,模模糊糊“噢”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两分钟后,唐司捷的声音再次穿透门板:“崽崽,你真的要迟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的美梦被打断,他揉了揉眼,磨磨唧唧开始穿衣服。头有些宿醉后的难受,也不知道张沃的“整蛊饮料”里放了什么鬼东西,一夜过去后劲依旧很上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傅泽沛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是打开窗子,清凉的风吹进来,让他瞬间清醒了不少,头脑中乱成毛线团的思绪也渐渐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他怎么回来的来着?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连着拍了好几下脑袋,硬是一片空白,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跟被按了一键删除似的,他全忘光了,只知道一觉睡到了早晨,连个梦都没做。洗漱完出来,他问唐司捷:“妈,我昨天晚上怎么回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司捷敲他脑袋:“当然是被人送回来的。同学过生日你也不能喝这么多酒啊,不知道今天还要上课的吗?要不是有人送你回来,看你怎么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我就喝了瓶啤酒。”傅泽沛小声狡辩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司捷显然不信,看他的眼神仿佛在说:接着编,再接着给我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番思索之后,她郑重其事道:“崽崽,妈妈不反对你跟朋友出去玩,也不反对你喝酒,但是你是个还没有成年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有成年的omega,我知道。”傅泽沛听她说了八百遍了,“在外边喝醉很容易被人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司捷欣慰地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便听见他说:“但是妈,说真的,谁占谁便宜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司捷:“……”不愧是我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从傅泽沛出生她就接受了自己十月怀胎的崽崽是个隐性omega这回事,也一直把他当成个beta养,但毕竟在生理上傅泽沛是个omega,omega在社会中终归是弱势群体,醉酒在外碰上不怀好意的alpha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不是omega,唐司捷也有这个担心,常常想如果自己生的是个alpha就好了。可惜她是个omega,而丈夫是beta,不然她很想要个alpha宝宝,那样就不用操心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看傅泽沛这样,标准的beta身材,alpha气场,一点都没有omega的样。唐司捷稍稍放心了些,又叮嘱他年纪轻轻也少去祸害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不能喝酒的基因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,明明唐司捷和傅罗都能喝点,怎么基因遗传到他这就变味了,闻到点酒精味就开始脸红头晕,找不着北。

        呃,虽然他不喝酒的时候也找不着北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因为今天外面没太阳,连时间概念也随之被模糊。傅泽沛坐下吃了两口饭,本想拿出手机刷几条新文,结果不小心瞥见了时间,已经七点五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!!!”他手里的小笼包瞬间不香了,“妈,你怎么不早点叫我!我要迟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司捷:“我说过了呀,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很不幸,第一节是物理课,他的死穴,如果迟到,严格又古板的五十岁男beta老师一定会让他在外面站一节课。傅泽沛有个原则,能躺着绝不坐着,能坐着绝不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可在教室里趴桌上听老师絮絮叨叨,也不愿在走廊站着喝西北风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,西北风它是真的不好喝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立刻冲到卧室换上校服,背起书包就要出门。学校离他家不远,努力一下应该赶得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司捷站在门口,不慌不忙的:“对了泽泽,有件事我差点忘了,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住咱们家对面,经常跟你玩的那个大哥哥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大哥哥小姐姐的,现在他哪有心情跟唐司捷扯家长里短:“有事等我放学回来再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边说着,又往嘴里塞了个包子。迟到归迟到,早饭要吃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个原则,绝对不让自己饿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不想在教室外边站一节课,于是拿出体育测试的速度冲下楼,在单元楼门口撞了个人,仓促说了句对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事与愿违,他还是迟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走到学校门口他就已经迟到,干脆放慢了速度,开始慢悠悠往教室走。时不时有同样迟到的学生匆匆从他旁边走过,奇怪地看他两眼。傅泽沛不在意,反正都已经迟到,一分钟和半小时似乎也没多大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教室门口,他也没进去,把书包往地上一扔,顺着墙边蹲了下来。罚站对他来说不是难事,就是自己罚站怪无聊的,要是能有个人一起迟到,陪他聊聊天就好了。傅泽沛打着哈欠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脑袋里的小剧场刚落幕,他就看见隔壁班门口来了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定睛一看,好像是昨天那个转校生。转过来第一天上课就迟到,够本事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虽然跟他不熟,但有方嘉年这个共同好友,至少不是完全陌生,想着怎么也能聊两句。隔壁班这节是老刘的课,老刘是七班八班的班主任,教语文,虽然人不怎么严格,但他决不允许第一天上课就迟到这种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蹲得腿有点麻,站起来抖了抖腿,等着转校生被老刘赶出来,他好幸灾乐祸溜过去聊聊天打发下时间,顺便问问昨天晚上他喝醉后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等了几秒,那家伙竟然抬脚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么简单?轻而易举?不费吹灰之力之力?

        噢,也不全是,还是废了点力气的。至少他喊了声“报告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没天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傅泽沛成绩好,但迟到次数多了,老刘也会让他去教室后边罚站以示惩罚,用老刘的话说就是,他不能总仗着成绩不错就为所欲为,要真有本事,就把年级第一给考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觉得吧,也不是不能试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下课铃响,物理老师讲完课走人他才进教室。傅泽沛不是胡搅蛮缠不可理喻的那种学生,相反他很乖,如果他态度强硬一点,非常没礼貌地闯进教室也不是不可以,但他本人认为这种行为非常不礼貌且粗鲁,并表示严重谴责。那与他的人设严重不符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五十多岁的老师,没几年退休了,再被他气出个什么病可就不值当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司捷对他的家教很严格,从小就教导他要有礼貌,要尊人爱己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还教导他不许说脏话。他们家规矩列了很长,如果谁违反了,就要去楼道里面壁反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年幼无知,曾多次违规,主动挑衅其他小朋友啦,跟着大人骂脏话啦,后来发现他妈是认真的,真的次次把他扔到楼道里,还不给饭吃,于是就不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饿肚子是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见他进来了,忙凑过来:“泽哥,你今天怎么又在物理课上迟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!”傅泽沛卷起手边的卷子作势要打他,“昨天晚上那是什么破饮料,喝得现在胃里还难受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听完“噗嗤”笑了起来:“不是吧,合着那饮料是泽哥你给喝了啊。可惜啊可惜,那可是我精心秘制的,等着惩罚玩游戏输了的人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没毒,也就放了点洋酒,辣椒面,山楂汁,芥末,生姜水,哦好像还有番茄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傅泽沛回味起那酸酸辣辣麻麻还带点苦的味道,胃里又开始忍不住翻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事吧泽哥?”张沃看他脸色有点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我像没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幸灾乐祸地笑:“饮料放那,我也没想到会被你给喝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仔细回想了下为什么自己会喝下那杯“整蛊饮料”,几秒钟后,他回忆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那个转校生看他!

        可再往前回忆,好像是他先偷看对方被抓包了……不管,一定是因为那个转校生看他!他竟然被个beta看了一眼,就匆忙到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泽哥你不是喝啤酒吗,怎么喝起饮料了?”张沃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了两秒:“饮料……醒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还是头一次听说:“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傅泽沛转移话题,“算了算了,看你昨天还知道送我回家的份上,不跟你计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张沃家跟他家完全反方向,而且还挺远,扔下那么多omega不送,先送自己回去,够义气!

        张沃听得一愣:“昨天不是我送你回去的,泽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傅泽沛也愣住,“那是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道:“祁鹤吧,就隔壁班那个转校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刚才还得意洋洋的指尖完全顿住,混沌犯困的头脑猛然惊醒:“你说谁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祁鹤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祁鹤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在心里默念了两遍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他觉得隔壁那个转校生这么眼熟,这不就是以前住他隔壁,抢走他的情书,害他约会迟到,还让他喜欢的omega变心的那个情敌么?!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转过来了?

        昨天晚上酒吧里灯光太暗,他一直没看清那人的模样,只是觉得轮廓有点眼熟,似曾相识。刚才在外边站着同样没注意,主要是那家伙又长高了,模样也长开了,比以前更加深邃精致,实在跟他记忆中……有点出入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是冤家路窄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不知其中所以然,对傅泽沛的反应非常纳闷,还以为两人以前有恩怨:“泽哥,你真一点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该记得点什么吗?”傅泽沛才纳闷,“你是不是我兄弟,就把我扔给一个陌生人?!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说他也是个b,不担心他占别人便宜,就不怕有人借机对他做点什么吗?傅泽沛脑海里跳出来祁鹤那张冰冷讨厌的脸,好像也……不用太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喝醉酒,他这辈子也不会占祁鹤的便宜。祁鹤同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回张沃冤枉死了:“泽哥,这不能怪我啊,是你自己抱着人家不撒手,又是搂腰又是抱大腿的!还撒娇,要摸人家的腹肌,我跟年哥怎么扯都扯不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教室里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长久的沉默之后,傅泽沛心情不太美妙,随着教室里恢复的吵闹声,他压低声音:“我、抱、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。”张沃老老实实说,“我也不知道原来泽哥你喝醉酒这么难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见傅泽沛脸色更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赶紧补充:“祁鹤说正好跟你顺路,就让他顺便把你送回去了。没事,大家都是beta嘛,b跟b能发生什么啊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还在苦苦回想,昨天他到底是如何“抱”祁鹤的。很遗憾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怀疑昨天喝的不是整蛊饮料,是断片酒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见他沉默不说话,心里一慌:“卧槽!你俩不会真发生了点什么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坐不住了,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小声问:“所以你俩谁上了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脑袋还在宕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谁上了谁啊?”张沃又重复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此时才反应过来,直接拿着卷子在他头上呼了下:“整天想什么呢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没有啊?”张沃还觉得有点失落。大帅比跟大帅比,听起来就很带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上课铃不合时宜地响了。这节是地理课,傅泽沛没心情听,趴在桌上转笔看向窗外。明净的窗外一片郁郁,风带动树叶沙沙地响,跟老师在黑板上写字的声音混为一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刚才张沃描述的场景,傅泽沛把头埋在了校服里,后悔至极。他这十七年清誉,全毁昨天晚上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