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攻略了我的情敌在线阅读 - 第2章 A性恋

第2章 A性恋

        还没放学张沃就已经跃跃欲试,恨不得逃了最后一节课提前去准备布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这场联谊,傅泽沛没什么感觉,虽然他也是o性恋,但他大概率是遇不到自己命中注定的omega了。否则,他这么帅这么优秀,前十七年怎么都没有一点遇见对的人的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追他的人不是没有,跟他接近的omega也不在少数。就说幼儿园吧,班里一大半的omega都被帅气可爱的他迷得七荤八素,连上厕所都要牵着他的手一起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那时候开始傅泽沛就觉得自己非常有omega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学也有那么几个,不过都不联系了。到了现在嘛,喜欢他的人有大把,光是他去操场走一圈,就能看见好几个在偷看的omega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有一个敢主动来跟他打招呼交朋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学校人人都知道高二年纪有个帅气又优秀的beta,就是听说这个beta为人高冷,不好接近,凡是去表白的都被拒绝了。有小道消息说,他只喜欢alpha,是个不折不扣的a性恋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郁闷死了,他根本不知道这小道消息是从哪里传出来的。拜托,别说拒绝,他已经好几年没有收到过来自omega的表白了好吗!

        掰着手指头算算,上次收到omega的情书好像是在初一,已经过去四年了!

        到现在他还对那个omega有点印象,是个害羞的男性omega,说话的时候耳朵会红。傅泽沛当时懵懵懂懂,还没来得及回应,这段感情就被狠狠扼杀在了摇篮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封情书被老师发现了,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有过自己喜欢的omega,但总是不顺利,不是被家长发现,就是约会迟到被甩,还有变心喜欢上别人的……理由简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时候他也能摸摸其他omega的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放学,张沃就冲出教室,对着还在收拾书包的傅泽沛喊道:“我跟他们先过去,泽哥你断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刚说完,人就一溜烟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的性格就是不慌不忙的,他打了个哈欠等教室的人三三两两都快走光了,他才慢吞吞背着书包走出教室。窗子外夕阳烧得正红,映得他脸也红彤彤的的,有几个beta正在操场上踢足球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打了个哈欠,纳闷,怎么越睡越困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张沃的“断后”战略非常科学,因为刚走出学校,傅泽沛就想起来件重要的事——他没准备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跟张沃的熟悉程度,空着手去也没什么,可去年他过生日,张沃割肉送了他双限量版的球鞋,送给他时那叫个舍不得啊,恨不得把球鞋抱到自己被窝里晚上跟自己睡。今年傅泽沛不表示一下实在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想着,他让司机绕路到电子城,买了款最新的游戏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上张沃发过来的定位是家酒吧,以前他们去过一次,位置傅泽沛很熟。到了地方,几个人已经把现场布置得差不多了,把人家好好一个文艺酒吧搞得花里胡哨,审美堪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去了趟电子城,过来晚了,人已经到得差不多。傅泽沛“啧啧”打量着:“包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一副老子有钱的欠揍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知道他家境不错,因为是个beta,父母管得不严格,又只有这么一个孩子,对成绩要求不高,反正以后也是继承家业,所以就由着张沃吊儿郎当混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泽哥快来坐,就差你一个了。”张沃热情地招呼他,“快让我看看你给小爷带的什么礼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隔着桌子把装着游戏机的大盒子扔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当场拆开,看见是自己还没来得及买的游戏机,激动地当场给了他一个飞吻,还歪歪唧唧地要抱他以表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开起开,少恶心我。”傅泽沛非常嫌弃地转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桌子不够大,临时拼在了一起。就在他转头的那刻,看见另一桌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。现场灯光有点暗,看不太清他的脸,估计是张沃叫来的。他低着头在看手机,气场强大得像是个alpha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敛回目光,问:“那是谁啊?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也往那边瞥了一眼:“方哥叫过来的,好像是他们班新转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嘉年是隔壁班的,一个将近一米九的alpha,经常跟他们几个一起打球。虽然是alpha,但方嘉年却没有什么侵略性,能跟他们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方嘉年叫个alpha过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小傅同学。”张沃一本正经,“omega就喜欢这样的,要不是他,你以为今天会有多少omega愿意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停顿了两秒,张沃神秘兮兮地补充:“而且他不是alpha,是beta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b?”傅泽沛轻轻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回头看那人,那人坐在阴影里,高高的,双腿随意交叠在一起,看不清模样,但周身强大的气场让人直觉他是个alpha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是个信息素等级很高的alpha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社会倡导abo人权平等,没有等级之分,但信息素不一样,有优劣之分,从高到低由s到e级。等级在出生时由医院检测判别,划分标准并不单一,而是综合了味道、浓度,以及对其他性别的吸引与压制程度等各个因素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傅泽沛觉得,这是个玄学。

        高等级的信息素很少见,傅泽沛只听说过一次,是他以前的邻居,一个女性alpha。等级为低级的也不多见,多数人都是b到d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傅泽沛,他的信息素就是普普通通的b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不出来吧?一开始我也没看出来,方哥跟我说的。不过是a是b有什么关系,招omega喜欢才是王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戳了一下他的胳膊:“你看你看,那边还几个omega都偷偷在看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往他指的方向一瞥,果然是。他也开始看向那人,定了定说,“这不是抢你风头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沃叹息一声,连连摇头:“我要长这么帅,我也去抢别人风头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要真再给他一张帅气十足的脸,不一定要多祸害多少人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得入神,忘了收回目光,再回神时就见那人轻扫了自己一眼,只是无意的,接着看向另一边聚在一起的omega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吧里放着舒缓的音乐,却依旧遮掩不住来自对面omega们的低声交谈和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难过啊泽哥,那边也有偷偷看你的o。他一个beta,再大的能耐也不能把这么多omega都收走不是?”张沃以为傅泽沛不开心,大声安慰他,“你看我都不难过,何况你这么帅,今晚肯定可以找到心仪的小o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哪只眼看见我难过了?”傅泽沛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:“我怎么觉得你有点黯然神伤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谁说今晚他要找小o?

        七点半生日party准时开始,张沃拿着平时乐队演唱的话筒在上面讲话,啰里啰嗦的,比竞选演讲还要长。下面躁动的人群已经三五庆祝了起来,接着是切蛋糕,开啤酒,有人抢过话筒唱起歌,一下子进入到了气氛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沃被抹了一身奶油,连同在他旁边的傅泽沛也跟着遭殃,被抹了满脸奶油。等真玩起来张沃哪还记得他,早跑到omega堆里跟小o们腻歪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来的人挺多,得有三十多个,有一半傅泽沛眼熟,另一边就完全不认识了。他没张沃那么能侃,随便扯个话题都能跟人家聊上俩小时。现在他熟的几个人,有两个在唱歌,剩下的跟张沃在一块,傅泽沛就落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泽哥泽哥,你也过来啊!”过了好久,张沃才想起来他,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冲他竖了个中指,开了一瓶啤酒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酒量不怎么好,但现在不想去跟张沃“狼狈为奸”,就坐在沙发上喝着酒四处打量。有个女生omega在已经盯着他看了很久,见他一个人,主动凑过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女生留着长长的卷发,甜美害羞:“你自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的目光正在人群中搜寻那个像a的b,心想刚才忘了问张沃那人叫什么名字,他总是觉得很眼熟,好像在哪儿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生在他身边坐下:“我叫田萌,十七班的舞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是个纯文化生,没跟艺术生打过交道,也不知道张沃从哪儿弄来了这么多omega。于是礼貌地准备自我介绍:“噢,我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傅泽沛嘛,我知道,谁不知道咱们学校有个帅气的beta呢。”她不客气地笑嘻嘻打断,又想起什么,“不对,现在有两个了,还有个刚转进来的,也是个帅气的b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用问,傅泽沛也知道她口中另一个是谁。他忽然有种危机感,觉得自己b草位置不保。

        田萌说:“我关注你好久了,可惜你是a性恋,不喜欢我这样的omega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有点小小的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靠,到底是谁在外边乱传他是a性恋的!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想借此机会解释一下,他真的不是a性恋,也不知道哪个人乱传的。于是义正言辞:“其实吧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你不用安慰我。”田萌一声叹息,举着酒杯将杯底的液体饮尽,“哎!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语气真的有必要搞得跟他是个无敌大帅比风流倜傥优秀过人,最后却x功能有障碍一样惋惜吗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确实有某方面的障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绝对不是x功能!

        田萌正想要跟他交换个手机号,傅泽沛不大愿意把手机号她,毕竟是不太熟的人。两人正僵持着,就有股熟悉又奇怪的味道扑进了傅泽沛的鼻腔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跟课间在走廊闻见的味道差不多,不过却更热烈,像是经历过了一场大雨后,空气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浓郁又清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问田萌:“你有没有闻见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萌被问得一脸懵,抬起手臂嗅了下自己身上:“什么味啊,没有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现场某个人信息素的味道?

        不可能。傅泽沛首先排除了这种可能,他闻不见alpha身上的信息素,这也不是他自己信息素的味道。omega与omega之间的信息素感知非常弱,如果现场真的有人临时发情,就不是现在这副场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傅泽沛摸摸鼻子,怀疑自己嗅觉失灵:“没什么,可能是谁喷的香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场这么多人,有奶油的甜腻味,淡淡的酒精味,还有各种混杂在一起的不知是谁的香水味,鼻子一时失灵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嗅觉向来有点小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田萌也没太注意,她心思不在这上面:“傅泽沛,我们还没交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等手机号三个字说出来,她的话再次被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阴郁低沉的声音响起:“不好意思,借过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