盒马小说中文网 - 修真小说 - 仙门钓鱼人在线阅读 - 第245章 棋子与诺言

第245章 棋子与诺言

        冰层将原本的一切都掩盖住了,放眼望去,明晃晃的表面,如同玉石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空的太阳格外刺眼,周围的温度,也在快速升高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在高温下,但是冰层的表面还并没有开始融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受不了如此骄阳,几人找了两个房间,暂时歇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幻境到现实,突然安静下来,他们都觉得浑身异常困倦,一挨到床面,眼睛不由自主地就闭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江小鱼只觉得脑袋有些昏痛,使劲儿揉了揉太阳穴,他才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睡着的是玉石,四方桌子上趴着的是纪泉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是,今天玉石跟变了个人似的,睡觉十分的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倒下去辗转反侧了好久,江小鱼始终找不回睡意,没办法,他推开房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空气很潮很热,那些蒸汽,似乎要被人的毛孔给堵住了似的,身处其中,着实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准备回去的江小鱼突然看到天空落下一道身影,他一眼就认出来,回来的正是朴善。

        转身把房门关上,江小鱼朝着朴善落下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朴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可有什么收获?”

        朴善摇了摇头,“果然,那东西并不是人力能够创造的,不过,这次我距离它已经很近了,可惜,却始终无法再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朴善画风一转,问道:“施主想来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地从四象宗来到这般苦寒之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苦寒?”江小鱼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珠,现在的极北,燥热得如同火炉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我那里去坐坐吧。”朴善在前方带路,穿廊过巷后,打开了一间看起来十分普通的禅房木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间禅房很大,但是,里面的摆设却是简单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示意江小鱼坐下,朴善道:“应该是温天师让你来我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小鱼点了点头,从指环空间掏出那枚棋子,递到朴善的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朴善双指在棋子上不断揉捏,眼睛则看着棋子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的时间后,他才露出微笑,将棋子收入了袖袋,说道:“天师的意思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顿,继续道:“你回去告诉天师吧,我随后就来,定然不会误了以前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承诺?”江小鱼并不清楚温知命和朴善之间以前有什么约定,但是看样子,这承诺一定不简单,不然的话,朴善和尚也不会思考那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朴善双手合十,解释道:“你能来这里,想必,你也是知道的,多年前,我也是四象宗的一名弟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晚辈听人说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离开四象宗的时候,天师并没有阻挠,他只是告诉我说,从今往后,倘若什么时候,四象宗有了过不去的难关,他将以棋子为信物,让我回去相助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小鱼这才明白温知命安排自己几人来天悲寺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朴善和尚看起来修为的确不是一般的金刚境的佛门僧人可以比的,有他这种的高手加持,四象宗的胜算,肯定是要大许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江小鱼他们没活下来的话,那么,这条讯息注定要中断,朴善和尚,自然也就不会相助四象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连联系朴善这么隐秘的事情都被青虹轩的人提前知道,江小鱼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 四象宗到底还有多少布置被人掌握,那个深埋在四象宗的谍子,又到底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江小鱼把自己知道的关于四象宗的危机告诉了朴善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朴善会怒得拍案而起,没想到,他却格外的淡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底下,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,有是非的地方,也都会死人,这是个不变的轮回。同时,天底下,也没人能摆脱这个魔咒,贫僧亦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施主放心,既然曾经有过承诺,那么我会信守诺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前辈!”江小鱼颔了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你也请告诉天师,仅此一次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朴善说完,又低头想了想,继续道:“四象宗我就不去了,我会直接去青虹轩,一是震慑一下那边的人,给四象宗分散些注意,二来嘛,他们杀我十位师兄,甚至意图毁掉天悲寺,我也正好去讨个说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朴善说话的声音很平和,但是,江小鱼能够从他神态微弱的变化看到他深藏在心底的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修身养性多年,但是,江小鱼记得,朴善年轻的时候,乃是凡人世界的一名热血剑客,这种人,骨子里的东西,要改变其实是很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朴善已经明说了不会去四象宗,那么,他的这个决定会不会影响温知命的布置呢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江小鱼开口问道:“前辈可有什么传信的法门,这件事情,我也好让宗主知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朴善有些疑惑,“你们难道不回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小鱼点了点头,道:“实不相瞒,按照宗主的安排,我们此行的最终目的地,乃是凡人世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凡人世界?”朴善闻言更加疑惑了,“凡人世界,那里可找不到能对四象宗有帮助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是为了揽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朴善眉头紧皱,觉得更加不可思议,“我如果记得不错的话,揽月应该至少沉睡了近两百年,带她去凡人世界?天师的布置,还是那么的让人捉摸不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小鱼突然想起,多年以前,朴善和尚也是从凡人世界走进的修真界的,他不由得开口问道:“前辈,晚辈想向你打听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听人?”朴善摆了摆手,“离开四象宗后,我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极北这片地方度过的,从我这里打听人?莫非,此人也在极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人并不在极北,而有可能在凡人世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凡人世界?”朴善轻笑了一声,“我离开凡人世界已经这么多年了,那里怕早就物是人非了。而且,跟我一般年龄的人,早就不在人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人应该没那么容易活到大限之日。”江小鱼继续道:“有传言,她曾经在凡人世界出现过,我听说,前辈以前曾经是个浪迹天涯的剑客,想必一定见多识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那你说说看吧!”朴善其实并不觉得江小鱼想要打听的人自己能够认识,毕竟凡人世界一点也不必修真界小,那里山脉纵横,国度众多。即使自己到过的地方,结交过的人很多,但也只能算是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小鱼伸了伸脖子,声音不由自主地压低:“裁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朴善和尚一下子坐直了身体,声音竟然变得有些尖锐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小鱼浑身一震,朴善能有如此反应,那就说明,他肯定是知道裁缝的,而且,看样子,似乎还有过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寻找裁缝将是一件漫长而久远的旅程,没想到,现在在朴善这里,居然能得到裁缝的消息,这可真是个意外之喜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朴善惊讶,江小鱼面露喜色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裁缝!地仙,裁缝!”

        朴善整个人似乎凝固了,合十的双手无力地垂下,眼眸中,满是悲凉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到朴善的表情有些不对劲,江小鱼赶忙收起脸上不合时宜的笑容,小心地问道:“前辈?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朴善不说话,他提起了一口气,刚想说话,那口气又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朴善起身,罕见地背负双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小鱼一时有些茫然,也赶忙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朴善背过身去,身形一时竟然有些佝偻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往日的记忆涌上心头,他只觉得眼角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好久,朴善才伸手擦了擦眼角,随后转过身来,无力地叹息道:“她已经不在了。”